•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当前位置:找法网>徐州律师>泉山区律师>朱松律师 > 律师文集

孕检时正常,出生后为死胎的,是否支持死亡赔偿金?

作者:朱松 来源:找法网 更新日期:2021-12-13 12:34 浏览量:950

我们团队有专门处理医疗纠纷案件的律师,拥有多年的从医经历,拥有临床医学经验,具有执业医师证和律师执业证,能够更好的为客户提供专业和精准的服务。



案例:

    某孕妇在医院建立产妇档案,孕期产检正常,后临产入院,采取顺产,在第二产程过程中,行产钳助产以LOA娩出胎头;胎头娩出后见明显龟缩征,娩肩困难,立即呼救;后采取多种措施,仍无法娩出胎肩,立即以手沿骶骨伸入阴道,握住胎儿后上肢,使其肘关节屈曲于胸前,以洗脸的方式娩出后臂,从而协助后肩娩出;出生后为死胎。后经医学会鉴定:“死亡原因符合肺扩张不良伴颅脑损伤致宫内窒息死亡”同时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评定“胎儿死产的原因系胎儿宫内窒息,其发生与医方第二产程处理不及时、使用产钳以及患者发生困难肩难产有关。”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评定本病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在这种情形下,医院应赔偿的项目有哪些呢?

支持的费用有:

1.医疗费,孕育胎儿必然产生产检及生育费用,该部分费用(产检、生产费用)系产妇为保障胎儿顺利产出的直接投入,现胎儿死亡,该部分费用系产妇的损失;因为由于院方的过错导致死产,使必然发生的费用成为无益投入,应当作为损失认定。

2、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过错程度酌定5-10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7号)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对精神损害抚慰金应综合考虑多种因素合理确定,司法实践中无唯一确定的标准。胎儿是母体的一部分,但也是成为一个法律上的人的必经阶段,在情感上,无人能否认产妇夫妻是胎儿的生物学父母,活胎待产的产妇夫妻可能即将取得为人父母的身份,胎儿也可能即将获得为人子女的身份。产妇在活胎待产的情况下,院方因观察不力、措施不当导致死产且承担主要责任,使即将成立的身份权关系戛然而止,对产妇及其配偶带来的巨大精神创伤是不言自明的,这种精神创伤也有别于身体遭受损害带来的物质性精神损害,还包括了亲权、人伦道德的伤害,伤害程度甚于物质性精神损害,因此,本案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能简单地依据没有一个“人”死亡确定,否则既不合人伦常情,亦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立法本意相悖,因此可以确定相对较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但仍需考虑我国的具体国情,和司法实践中已经形成并为法律从业人员及社会普通公众接受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过高的裁判实践。

3.丧葬费。

该胎儿已濒临出生,且出生前仍处于存活状态,虽然死胎不是民法上的“人”,但作为法律客体,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医疗机构新生儿安全管理制度(试行)》已经明确禁止按医疗废物处理死胎、死婴,按照《殡葬管理条例》应当实行火化安葬,由此产生的费用与丧葬费完全相同,因此可以参照法律规定的丧葬费标准确认相应的损失。

4、住院伙食补助费,根据各地标准计算。

5、营养费,结合住院天数,参照当地标准计算。

6、护理费,结合住院天数,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的陪护费,计算标准是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也可以参照本地护工的一般收入标准确认。

7、交通费,一般法院根据实际情况酌定。

8、鉴定费,据实结算。


   关于赔偿比例问题。双方对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论无异议的情况下,在院方承担主要责任情况下的责任比例如何确定,这需要根据医疗过程中的过错情况以及伤病等就医内容本身的复杂情况等合理确定。本案中,产妇分娩前检查胎儿是正常活胎,无明显难产状况,虽然肩难产是分娩中的并发症,但死产主要还是与第二产程延长后处理不当相关,处理得当应当可以避免死产的结果,因此法院判决确定院方承担90%的责任。即以上全部费用的90%由医院承担。


如下费用一般不会被法院支持:

1、误工费,用人单位不得因女职工怀孕、生育、哺乳降低其工资,而产妇生育后如果存在工资收入减少的情况,并非因医院侵权行为所致,对该请求不会支持。如单位少发工资,产妇可以通过劳动仲裁方式向单位主张此项费用。

2、病历资料复印费,并非因胎儿死亡造成的直接损失,不予支持。

3、孕期和生育必备用品、孕期营养费,产妇即使有孕期购买药品的票据,但很难证明药品是其孕期所必要、合理的开销,一般也不予支持。

4、产妇孕期购买的商品及婴儿用品,其价值和使用价值仍然存在,并非是产妇的损失,所以一般也不支持。

5、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是行为人通过口头、书面或其他方式向受害人进行道歉以取得谅解的一种责任方式,主要适用于人格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形。人格权具有丰富的内容,除具体人格权外,还有一般人格权,并非一旦人格权遭受侵害就必然采用赔礼道歉的方式承担责任,是否适用赔礼道歉应当遵循责任与救济相适应原则,人民法院确定侵权人承担某种侵权责任,需要以该种责任能够达到救济的目的为条件,产妇因院方医疗过错遭受的物质损失及精神损害,已经通过赔偿的方式得到救济,无需再并用赔礼道歉的责任承担方式。还需说明的是,医疗行业本属于有较高风险的服务行业,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是每个医务人员追求的目标,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医务人员在正常采取医疗行为时抱有侵害患者合法权益的心态,因此医疗损害责任的承担方式应当主要适用法律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的具体规定,只有违反患者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密义务时,才应适用侵犯人格权时侵权责任的承担方式,其余损害应限定在赔偿责任上。

 6、死亡赔偿金

       胎儿娩出即为死体,不存在死亡这一法律事实,不满足适用死亡赔偿金的前提条件。医疗费、误工费和护理费的赔偿权利人应为胎儿的母亲,精神损害抚慰金和丧葬费的权利主体为胎儿父母。

主要法律规定:《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殡葬管理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7号)、《医疗机构新生儿安全管理制度(试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在线咨询朱松律师

律师综合信息

  • 用户推荐热度: 5.0

  • 累计帮助用户量:941

  • 好评:519

咨询电话:15150017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