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当前位置:找法网>天津律师>南开区律师>窦树华律师 > 律师文集

债权人在保证人重整案中申报债权,又另案起诉债务人,法院不支持

作者:窦树华 来源:找法网 日期:2021-07-23 14:36 浏览量:124


债权人在保证人重整案件中申报债权,法院作出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的裁定,债权人不接受《重整计划》,另案起诉债务人要求其偿还债务,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前言:

笔者在办案过程中遇到上述问题,债权人另案起诉后,法院迟迟未作裁判,经裁判文书网检索到相同情形的案例,转发如下,并就此案发表个人意见,抛砖引玉,望批评指正。

一、案例索引

天津市A区人民法院(2020)津0102民初XXX号借款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

二、案件当事人

原告:B公司。

被告:C公司、D公司、李某。

三、基本案情:

B公司与C公司签订《银行承兑协议》。B公司分别与E集团、D公司、李某分别签订《保证合同》,上述主体向B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B公司依约定开具银行承兑汇票,汇票到期后B公司对汇票进行了承兑。C公司未能交存全部票款,尚有汇票敞口未交存,造成B公司垫款。

2019年9月5日,某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对保证人E集团的重整申请。2019年10月22日,B公司以其享有的对E集团的保证担保债权申报债权为本金49937239.32元。2019年12月5日,某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确认B公司债权金额为49937239.32元。E集团债权人会议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某中院作出(2019)冀02破X号之十五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E集团《重整计划》、终止E集团重整程序。2019年12月30日,某中院裁定确认E集团《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根据《重整计划》,B公司可以受偿的情况如下:现金受偿金额50万元,留债清偿金额49437239.32元,E集团股票受偿数量8267097股。B公司不同意《重整计划》,因此,未受领现金和股票。

2020年1月,B公司将债务人C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全部本息。

四、法院认为:

B公司与C公司签订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与E集团、D公司、李某签订的《保证合同》均合法有效。截止汇票到期日,C公司未能交存全部票款,尚有汇票敞口部分票款未交存。B公司有权依照合同约定主张未交存的票款本金和罚息。与此同时,E集团对C公司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因此,B公司不仅有权向债务人C公司主张上述债权,还有权向连带责任保证人E集团主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四条规定,保证人被裁定进入破产程序的,债权人有权申报其对保证人的保证债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B公司以其对E集团享有的保证债权本金数额申报债权符合上述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经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对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均有约束力。就涉诉债权,B公司已经向E集团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并且债权全额得到确认。已经法院裁定批准的《E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明确规定,为保全子公司经营性资产,同时化解子公司的债务风险,对于对子公司相关资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在充分考虑并保证其担保权的前提下,也要在本次上市公司重整程序中一并清理。C公司为E集团全资子公司,因此B公司对C公司所享有的涉诉债权也在《重整计划》的调整范围内。《重整计划》还规定,债权人未按照本《重整计划》的规定领受分配的偿债资金和抵债股票的,将提存至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提存的偿债资金及股票自《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公告之日起满三年,因债权人自身原因仍不领取的,视为放弃受领清偿款项和股票的权利。已提存的偿债资金将归还上市公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已提存的偿债股票将按照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形成的生效决议予以处置。《重整计划》规定的以股抵债,自股票划转至债权人指定证券账户或根据本《重整计划》规定在管理人账户提存后,E集团及其他连带债务人对该部分债权不再承担清偿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四)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以及《重整计划》的规定,在管理人将B公司在《重整计划》中应分配的资金、抵债股票提存后,涉诉贷款已视为清偿完毕,各方的权利义务终止。如果允许B公司在破产重整程序中申报全额债权的同时,在本次诉讼中再次主张全部本息,就会造成债权人仅基于一个借款合同关系而获得两份全额债权确认的生效判决。在这种情况下,B公司既可依破产重整债权全额要求取得相应比例的破产重整财产,此后又转向债务人要求其履行全部债务,从而造成双重受偿的结果。综上,对于B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五、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B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六、分析意见

(一)向保证人申报债权的分析

1.《民法典》第六百八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依据上述规定,债权人有权选择债务人或者保证人承担偿还债务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经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对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均有约束力。《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重整计划》草案之日起三十日内召开债权人会议,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出席会议的同一表决组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

案例分析

债权人在保证人重整案件中申报债权,法院作出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的裁定,债权人不接受《重整计划》,另案起诉债务人要求其偿还债务,能否得到法院支持?

前言:

笔者在办案过程中遇到上述问题,债权人另案起诉后,法院迟迟未作裁判,经裁判文书网检索到相同情形的案例,转发如下,并就此案发表个人意见,抛砖引玉,望批评指正。

一、案例索引

天津市A区人民法院(2020)津0102民初XXX号借款合同纠纷民事判决书。

二、案件当事人

原告:B公司。

被告:C公司、D公司、李某。

三、基本案情:

B公司与C公司签订《银行承兑协议》。B公司分别与E集团、D公司、李某分别签订《保证合同》,上述主体向B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B公司依约定开具银行承兑汇票,汇票到期后B公司对汇票进行了承兑。C公司未能交存全部票款,尚有汇票敞口未交存,造成B公司垫款。

2019年9月5日,某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对保证人E集团的重整申请。2019年10月22日,B公司以其享有的对E集团的保证担保债权申报债权为本金49937239.32元。2019年12月5日,某中院作出民事裁定书,确认B公司债权金额为49937239.32元。E集团债权人会议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某中院作出(2019)冀02破X号之十五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E集团《重整计划》、终止E集团重整程序。2019年12月30日,某中院裁定确认E集团《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根据《重整计划》,B公司可以受偿的情况如下:现金受偿金额50万元,留债清偿金额49437239.32元,E集团股票受偿数量8267097股。B公司不同意《重整计划》,因此,未受领现金和股票。

2020年1月,B公司将债务人C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全部本息。

四、法院认为:

B公司与C公司签订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协议》、与E集团、D公司、李某签订的《保证合同》均合法有效。截止汇票到期日,C公司未能交存全部票款,尚有汇票敞口部分票款未交存。B公司有权依照合同约定主张未交存的票款本金和罚息。与此同时,E集团对C公司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在主合同规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因此,B公司不仅有权向债务人C公司主张上述债权,还有权向连带责任保证人E集团主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四条规定,保证人被裁定进入破产程序的,债权人有权申报其对保证人的保证债权。根据上述法律规定,B公司以其对E集团享有的保证债权本金数额申报债权符合上述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经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对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均有约束力。就涉诉债权,B公司已经向E集团破产管理人申报了债权,并且债权全额得到确认。已经法院裁定批准的《E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明确规定,为保全子公司经营性资产,同时化解子公司的债务风险,对于对子公司相关资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在充分考虑并保证其担保权的前提下,也要在本次上市公司重整程序中一并清理。C公司为E集团全资子公司,因此B公司对C公司所享有的涉诉债权也在《重整计划》的调整范围内。《重整计划》还规定,债权人未按照本《重整计划》的规定领受分配的偿债资金和抵债股票的,将提存至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提存的偿债资金及股票自《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公告之日起满三年,因债权人自身原因仍不领取的,视为放弃受领清偿款项和股票的权利。已提存的偿债资金将归还上市公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已提存的偿债股票将按照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形成的生效决议予以处置。《重整计划》规定的以股抵债,自股票划转至债权人指定证券账户或根据本《重整计划》规定在管理人账户提存后,E集团及其他连带债务人对该部分债权不再承担清偿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四)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以及《重整计划》的规定,在管理人将B公司在《重整计划》中应分配的资金、抵债股票提存后,涉诉贷款已视为清偿完毕,各方的权利义务终止。如果允许B公司在破产重整程序中申报全额债权的同时,在本次诉讼中再次主张全部本息,就会造成债权人仅基于一个借款合同关系而获得两份全额债权确认的生效判决。在这种情况下,B公司既可依破产重整债权全额要求取得相应比例的破产重整财产,此后又转向债务人要求其履行全部债务,从而造成双重受偿的结果。综上,对于B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五、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B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六、分析意见

(一)向保证人申报债权的分析

1.《民法典》第六百八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债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保证人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依据上述规定,债权人有权选择债务人或者保证人承担偿还债务责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经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对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均有约束力。《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重整计划》草案之日起三十日内召开债权人会议,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出席会议的同一表决组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该组债权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即为该组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第八十六条规定,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重整计划》即为通过。按照上述规定,即使有的债权人不同意《重整计划》,也要受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的约束。本案中,B公司行申报了债权,并且债权全额得到确认,待领受分配的偿债资金和抵债股票,提存至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以后,涉诉贷款即视为清偿完毕,各方的权利义务终止。B公司不能基于一个借款合同关系而获得两份全额债权确认的生效判决,从而造成双重受偿的结果。因此,B公司另案起诉债务人主张权利法院不予支持。

3.从本案的裁判结果可以看出,债权人一旦向保证人申报债权,《重整计划》经法院裁定生效,债权人就要受其约束,而不能拒绝接受,再向债务人主张权利。

根据上述分析,建议债权人在申报债权之前对重整企业进行调查,预估可能受偿的情况,进行分析、对比,评价是向债务人主张权利还是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对自己有利,选择有利的对象主张债权,避免在申报债权后,不同意《重整计划》,又无法退出而被动的受《重整计划》的约束,且丧失了其他救济途径,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4.结论:债权人在保证人重整案件中申报债权,法院作出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的裁定,债权人不接受《重整计划》,另案起诉债务人要求其偿还债务,法院不予支持。

 

代表的债权额占该组债权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即为该组通过《重整计划》草案。第八十六条规定,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重整计划》即为通过。按照上述规定,即使有的债权人不同意《重整计划》,也要受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的约束。本案中,B公司行申报了债权,并且债权全额得到确认,待领受分配的偿债资金和抵债股票,提存至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和证券账户以后,涉诉贷款即视为清偿完毕,各方的权利义务终止。B公司不能基于一个借款合同关系而获得两份全额债权确认的生效判决,从而造成双重受偿的结果。因此,B公司另案起诉债务人主张权利法院不予支持。

3.从本案的裁判结果可以看出,债权人一旦向保证人申报债权,《重整计划》经法院裁定生效,债权人就要受其约束,而不能拒绝接受,再向债务人主张权利。

根据上述分析,建议债权人在申报债权之前对重整企业进行调查,预估可能受偿的情况,进行分析、对比,评价是向债务人主张权利还是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对自己有利,选择有利的对象主张债权,避免在申报债权后,不同意《重整计划》,又无法退出而被动的受《重整计划》的约束,且丧失了其他救济途径,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4.结论:债权人在保证人重整案件中申报债权,法院作出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重整程序的裁定,债权人不接受《重整计划》,另案起诉债务人要求其偿还债务,法院不予支持。

 



在线咨询窦树华律师

律师综合信息

  • 用户推荐热度: 5.0

  • 累计帮助用户量:636

  • 好评:19

咨询电话:13802125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