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李晓东律师
李晓东律师

找法网律信通认证律师

服务更有保障

  • 信誉深度认证律师
  • 签订委托协议保证服务质量
  • 收费合理标准
  • 司法部门全面监督和保障
高级合伙人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锦州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电话咨询请说明来自找法网

139 - 4060 - 6394

接听时间:08:00-21:30

当前位置:找法网 > 锦州律师 > 太和区律师 > 李晓东律师> 律师文集

宫内缺氧窒息医疗事故

作者:李晓东  发布时间:2021.02.23 19:21  

宫内缺氧窒息医疗事故

案例2

 原告,,诉称,原告因超过预产期于2015年2月9日入住,,医院妇产科住院部,经入院检查一切正常,医生告知要服用催生药,服药后进行了一次检查,胎心正常。随后每隔两小时服一次催生药,均无反应。期间共服用三次催生药,后两次服药后均没有进行检查。次日凌晨1点左右,原告疼痛加剧,呼吸困难,原告家属因情况紧急,去办公室叫医生,结果办公室没有任何医生。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原告家属又去找医生办公室仍没有人,又去叫护士,护士来掀开被单,已是满床是血。直到这时,护士才叫推入产房。后被告方才对原告进行剖宫手术,但胎儿生下后已死亡,并造成原告术中大出血。综上所述,原告在入院时本人及胎儿各项指标均正常,但入住被告医院后,由于被告的极端不负责的行为,致原告本人身体受到伤害及胎儿死亡的严重后果。


经审理查明,2015年2月9日,原告,,因超过预产期入住,,医院,入院诊断:妊娠41周孕3产1先兆临产。
入院时病情:孕妇为已婚育龄期妇女,G3Pl:以“停经4l周,不规律下腹痛半天”为主诉。查体:生命体征正常,神清,对答切题。心肺无异常,腹部膨隆,子宫增大如孕月。肝脾未扪及。产科情况:宫高:36cm,腹围:l05cm,胎心:150次/分,胎方位:RO,无宫缩。骨盆外测量24-27-21-9cm。肛查:骶骨中弧、骶尾关节活动,坐骨棘不突,坐骨切迹3横指;宫颈位置:中,质中,宫口未开,宫颈容受20%,先露头,S-3,宫颈评分2分,胎膜未破。头盆评分9分(骨盆5分,胎方位评2分,胎儿2分)。重要检查:2015-02-09我院产科B超;双顶径:96mm,股骨长:72mm,胎盘:前壁,ii-iii级,羊水指数:202mm,估计胎儿体重3600-3700g,宫颈长度:31.1mm。印象:单胎,晚孕:脐血流正常;羊水较多。
治疗经过:入院后行胎心监护无宫缩,NST+于2-9行米索前列醇1/8片诱导宫缩,因胎儿窘迫于2月10日5:20急诊在腰麻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于2015年2月10日5时27分娩出一死女婴,因产后出血,术后立即入介入室行双侧子宫动脉栓塞术。术后诊断:1、妊娠41+1周孕3产2已产(剖);2、肺肝肾功能应激性异常,请相关科室会诊,协助治疗。心肺肝肾功能恢复正常。2-25行超声显示:子宫下段右前壁局限性积液,腹壁低回声占位,考虑局部血肿。给予活血化瘀中药治疗。现妇科超声子宫下段右前壁可见72x42x35mm的囊性包块,主任查看患者后,考虑局部囊肿,可门诊口服中成药治疗。
原告,,于2015年3月24日出院,共住院43天。出院情况:患者无明显下腹痛,无发热。查体:生命体征正常,腹软,无压痛,双下肢无水肿。出院诊断:1、妊娠41+1周孕3产2已产(剖);2、死产;3、产后出血;4、脐带真结;5、急性肾功能衰竭;6、子宫动脉栓塞术后。注意休息,加强营养,继续口服中成药,1月后门诊复查B超,如有不适,门诊随诊。


审理中,原告,,申请对,,医院的诊疗是否存在过错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xx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6年2月20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认为:
(一)对医方医疗行为的评估
1.住院诊断明确。住院后胎心监护无宫缩,NST(+),用药物诱导宫缩,符合产科处理的原则。
2.产妇于2015年2月9日住院诱导宫缩之后,无医生的病程记录,说明医生对患者产程观察存在不足。
3.医方缺少2015年2月9日20:27:37-10日3:30分间的胎儿监护图,应承担相应风险责任。医方未提供2015年2月9日20:27:37以后的胎儿监护图,尽管此后至10日3:30分之间有多次护理记录,应认为医方无客观证据证明医方此后继续进行胎儿监护,医方应承担相应的风险责任。
4.医方在发现胎儿胎心率明显减慢,出现窒息后,处理不及时。根据送检资料,2015年2月10日3:30医方发现胎心减慢至65次/分;6:59:57产妇自觉有胎动至今,腹壁可闻及微弱胎心音,胎心60-70次/分;8:57:04再次多普勒听胎心,未闻及胎心搏动,胎儿已死亡。医方在3:30发现胎心明显减慢,至8:57胎心消失,时间长达5小时27分,医方未及时行剖宫产娩出胎儿,应认为医方处理不及时。
5.发生产妇大出血之后的医方处理方面,未发现任何处理不当的医疗行为。
(二)因果关系及参与度
1.尸检证实胎儿脐带打结(真结,距脐部26cm),结合临床资料分析,应认为胎儿死亡符合脐带打结,在生产过程中发生宫内窒息死亡。此为患方自身疾病因素。
2.医方对患者产程观察、胎心监护、发生胎心减慢出现窒息后未及时处理,娩出胎儿等方面存在过错,与胎儿死亡存在因果关系。综合医患双方因素,应认为胎儿死亡既与其自身疾病因素有关,又与医方过错因素有关。以认定胎儿自身因素与医方过错因素是导致其死亡的共同因素较为合理。
综上,鉴定意见为:xx医大学,,医院对,,母女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是导致,,胎儿死亡的共同因素。原告,,支付鉴定费及会诊费8500元。
因该鉴定意见未明确,,医院对,,本人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故本院依法要求xx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补充鉴定,该鉴定中心于2016年7月29日出具说明书认为:发生产妇大出血之后的医方处理方面,未发现任何处理不当的医疗行为。按照鉴定的递进关系,当发现医方对,,的损害无过错时,便无须再考虑因果关系和参与度的问题。
审理中,原告,,申请对其自身的伤残等级及后续医疗费用进行鉴定,本院依法委托重庆市明正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该所于2016年5月5日作出鉴定意见为:1、,,未达伤残等级鉴定标准。2、,,目前预计需后续医疗费约伍仟元人民币。原告,,支付鉴定费及会诊费2450元。
另查明,原告,,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尚未结清。原告,,出院后门诊复查产生医疗费1942.91元。
本院所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原告提交的住院病历资料、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被告提交的尸体检验意见书等证据在卷予以佐证。这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已经庭审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本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被告,,医院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需要明确被告,,医院的诊疗行为过程中是否存在医疗过错,该过错与损害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参与程度等作为判断基础。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涉及到医疗领域高度专业性的医学知识及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超越普通人的经验、学识,因此法院在确定本案事实的基础上,需借助医学专家的鉴定意见作为判断基础,并对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后加以确定。
一、关于本案责任问题。
本院依法委托西xx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其鉴定程序合法,且鉴定意见书经质证后没有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故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鉴定意见应当依法予以采信。该鉴定意见明确,,医院对,,母女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是导致,,胎儿死亡的共同因素,故,,医院应当承担50%的赔偿责任。同时应当说明,虽然,,医院对,,大出血之后的医疗行为不存在过错,但,,医院对产程观察不足导致,,胎儿死亡是原告必须进行大出血后的诊疗的原因,故原告,,因此所产生的损失也应当由,,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
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第二附属医院赔偿原告,,46714.24元。此款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以上内容由李晓东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晓东律师咨询。

李晓东律师 高级合伙人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锦州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手  机:139 - 4060 - 6394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 在线短信咨询

(接听服务时间:08: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