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昆明律师 > 西山区律师 > 司佐洋律师 > 律师文集
律师信息
  • 姓名 : 司佐洋
  • 职务 : 副主任律师
  • 手机 : 138-8801-1004
  • 证号 : 15301201311135111
  • 机构 : 云南诚者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司佐洋

微信扫一扫关注司佐洋

被告人孙某某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一审辩护词

作者:司佐洋来源:找法网更新日期:2019-05-15浏览量:2319

被告人孙某某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审辩护词

(辩护结果:孙某某最终被判一年有期徒刑)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云南博政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孙某某家属的委托,指派司佐洋律师作为协助组织卖淫罪一案一审的辩护人,参加本次诉讼。通过庭前查阅案卷,会见被告人孙某某及参加今天的庭审,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辩护人的辩护观点是: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孙某某犯有协助组织卖淫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对起诉书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有异议。被告人具有从轻处罚的情节。具体辩护理由如下:

一、关于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提供接送客人”的帮助行为无异议,就该事实辩护人补充一点:被告人共提供了3次从1楼到5楼接嫖客的帮助行为。

辩护人根据2018年11月9日现场抓获的四对卖淫嫖娼人员的询问笔录和辨认笔录进行归纳对比如下:

房间号

卖淫女

笔录内容

嫖客

笔录内容

602

邹某某

未辨认出孙某某,笔录也未指认孙某某

应某

孙某某是把我从楼下带到5楼的人,带小姐给客人挑选的另有其人。

603

王某某

辨认:孙某某是把我从楼下接到5楼的人。询问笔录中称孙某某带她给客人挑选过一次

刘某

孙某某是把我从楼下带到5楼的人,之后把卖淫的小姐带到包房挑选的。

605

陈某

未辨认出孙某某,笔录也未指认孙某某

蔡某某

未辨认出孙某某,笔录也未指认孙某某

607

向某某

孙某某是把客人从楼下接到5楼的人,他还带我们给客人挑选过一次

朱某某

孙某某是把我从楼下带到5楼的人

   以上对比图是辩护人根据现有证据的客观归纳总结,根据上图可以清晰的得出被告人共为应某、刘某和朱某某3位嫖客提供3次从一楼到五楼的接客行为(表格内黄色部分),605房间的陈某和蔡某某没有指认孙某某。孙某某没有送客行为,因为嫖娼行为尚未结束即被抓获,且无人指认孙某某有送客行为。

就该事实,陈某的三次《讯问笔录》和《辨认笔录》陈述内容前后一致,予以认可,其证明内容是“孙某某负责把客人从一楼带到五楼,然后用对讲机通知我去开门”,陈某的笔录与孙某某的笔录,以及付某某于2018年11月9日同一天作出的《讯问笔录》与《辨认笔录》所陈述的内容是一致的,且相互印证,证明孙某某只负责把客人从一楼带到五楼天台3号门口的事实。另外,孙某某把客人接到5楼后并不是接客行为就完成了,到五楼天台门口还有3号门和2号门,这两道门分别由陈某和付某某接应。孙某某只是负责接客行为其中的一个环节。

二、对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商谈价格”的帮助行为不认可。

首先,付某某于2018年11月9日同一天作出的《讯问笔录》与《辨认笔录》内容是一致的,其证明内容是“第二组8号男子就是小祥(孙某某),他负责将客人从一楼带到五楼,交给小永”。对付某某2018年11月20日的讯问笔录不予认可,这份笔录里称“小祥负责接男客人和带小姐给客人挑选,还跟客人谈嫖娼的价格......”,付某某的这两份讯问笔录内容前后不一致,2018年11月20日的讯问笔录与《辨认笔录》的内容也严重不符,11月20日的证词不具有真实性。因此仅对2018年11月9日同一天作出的《讯问笔录》与《辨认笔录》内容予以认可,仅能证明孙某某负责接送客人的事实,不能证明孙某某负责商谈价格。

其次,刘某的2018年11月14日的《询问笔录》里虽然指认“迷彩服男子”谈价格的情况,但是刘某在2018年11月9日的《询问笔录》里称:“然后就来了个穿迷彩服的男子,把我带到了5楼,并把我带到603的房间。接着这个迷彩服男子带了6个女的进房间来给我选......”11月9日的笔录中,刘某并未指认被告人有商谈价格的事实,侦查人员也没有询问“迷彩服男子”的具体特征。在没有询问具体特征的情况下,公安机关于2018年11月11日为刘某作出《辨认笔录》。刘某某在2018.12.4辨认笔录里两次提到他在派出所办案大厅看到的嫖娼人员,证明被告人和卖淫嫖娼人员没有分别关押,辨认前见到了辨认对象,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七条:“在组织辨认前,应当向辨认人详细询问辨认对象的具体特征,避免辨认人见到辨认对象”的规定,刘某的辨认具有一定的瑕疵。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具有“商谈价格”的帮助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三、关于起诉书指控的被告人具有“带性交易女子供客人挑选”的行为无异议,但是被告人孙某某带卖淫女供嫖客挑选的行为只有一次。

虽然公诉人提交刘某某和向某某、郝某某、王某某的证人证言,意图证明多人指认被告人具有带小姐供客人挑选的行为。对此,辩护人认为公诉人的逻辑存在重大错误。是不是有几个卖淫女指认,被告人就带小姐供客人挑选了几次?显然不是!因为现场抓到的几对中,只有一个嫖客(刘某)指认被告人带小姐供他挑选(表格中红色字体部分),其他嫖客均指认带他们挑选客人的另有其人。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就是在被告人为刘某带小姐挑选的过程中,一次带齐了上述指认被告人的全部卖淫女?根据刘某在2018年11月9日的《询问笔录》里称:“然后就来了个穿迷彩服的男子,把我带到了5楼,并把我带到603的房间。接着这个迷彩服男子带了6个女的进房间来给我选......”刘某的笔录印证了辩护人的上述怀疑,即孙某某在为刘某带卖淫女挑选时,一次带了6名卖淫女。这也解释了为何存在多个卖淫女指认被告人带小姐供客人挑选,而只有刘某一个嫖客指认被告人的情形。因此,孙某某带小姐给嫖客挑选的行为只偶然的发生了一次,而不是多次。

四、卖淫女李某某和嫖客葛某某并非2018.11.9现场抓获的,对二人的全部询问笔录和辨认笔录均不予认可。其中李某某辨认“孙某某是负责发工资和上下钟的工作人员”,可李某某在询问笔录中又称上班后没有领过提成,既然没有领过提成,她又如何辨认出孙某某是负责发放工资的呢,很显然其陈述不仅自相矛盾且与葛某某的陈述也不一致,不具有真实性。葛某某虽辨认“孙某某是2018年11月6日1点10分在火锅五楼带小姐给我挑选的人”,但是李某某和葛某某称他们之间以微信转账方式支付嫖资400元。根据其他证人证言可以证明,李学亮负责统一收取嫖资,卖淫女或其他工作人员不能私下收取嫖资,加之葛某某和李某某并非现场抓获,因此不排除葛某某和李某某私下自行联系卖淫嫖娼的可能性,仅凭这二人的言词证据,而无其他证据证明印证的情况下,认定孙某某为二人卖淫嫖娼提供帮助,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五、对本案量刑情节的辩护意见。

1、孙某某前罪系未成年人犯罪,不构成累犯,同样也不应依据未成年犯罪前科对其本案进行酌定从重处罚。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第六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辩护人认为:有关累犯的立法本意当然包括了“未成年前科不作为认定后罪酌定从重处罚情节”这一含义,这符合“举重以明轻”的逻辑关系。因为累犯是法定从重情节,而前科劣迹是酌定加重情节,既然重的情节都不加考虑,在法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那么轻的情节当然也应当不予从重。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三条第12款规定:“对于有前科的,综合考虑前科的性质、时间间隔长短、次数、处罚轻重等情况,可以增加基准刑的10%以下。前科犯罪为过失犯罪和未成年人犯罪的除外。”因此,被告人虽犯有抢劫罪,但犯前罪时未满16周岁,不应按前科加重处罚。

2、被告人当庭认罪、悔罪,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主动交代了全部犯罪事实,且前后供述一致,没有翻供情形。

3、孙某某在到案后,积极配合调查,不仅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揭发了其同伙“小A”的犯罪事实并对小A进行有效辨认,构成坦白。

4、被告人孙某某涉案时间短,2018年10月26日开始上班到2018年11月9日被抓,上班短短20天的时间,且尚未领取工资即被抓获,根据辩护人上述第一、二、三点的辩护意见,可以认定孙某某在卖淫组织中所从事的是辅助的服务,参与程度和起到的作用相对较小,因此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法庭参考采纳!

此致

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博政律师事务所

                                             司佐洋  律师

s

以上内容由司佐洋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司佐洋律师咨询。

司佐洋律师
司佐洋律师
服务地区:云南
专业领域:交通事故 刑事辩护 债务债权 医疗事故 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工伤赔偿 人身损害赔偿 工程合同
手机热线:138-8801-1004 (09: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