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宁波律师 > 镇海区律师 > 褚玮海律师 > 律师文集
律师信息
  • 姓名 : 褚玮海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37****2130
  • 证号 : 13302200411603365
  • 机构 : 浙江维知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宁波江东区百丈东路815号华侨城碧华阁7A
找法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鸡与鸭讲之步步惊心

作者:褚玮海来源:找法网更新日期:2012-03-02浏览量:874

  1、鸡与鸭讲的背景资料:   上周五,WGF  拒接我的无数电话,我短信发去言辞恳切地陈情:希望他在为企业把关的同时,能谨慎善意地审核,律师需要防范风险,同时要解决难题。但被他冷漠地回复:此事与我无关,不要再打我电话了。WGF不负责任地向金华公司出具了很有风险的法律意见,金华公司也拒绝票据权利申报书上盖章,那样我的委托人就要白白损失50万。常州的法官很通人情地再给我们两天时间——周六,周日。而WGF何许人也,这样不通人情,不给人说话融通的机会?

      票据背书人在得知票据被人提起公示催告后,可以及时向法院提起权利申报,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利,怎会如WGF所说的涉及犯罪坐牢?杭州的委托人是专门从事票据承兑生意的,他们的短处在于没有在票据上盖章,是空白的背书人,需要盖过章的后手金华公司出面代为申请。如今事出无奈,要求助于金华公司以及WGF恰如被人扼住了喉舌,生死存亡,诚岌岌可危之际了。
       好歹WGF也懂点法,也可以算是法律同行,但如此坚决的 拒接电话,使我相信WGF是一块坚硬的石头。我忽然很沮丧,很沮丧,为啥在我国法律同行会如此断然地拒绝谈话与交流。莫非这真是一场高难度的鸡与鸭讲?我心里没底,但是即使没有用,我还是要找到WGF,我要与他面谈。
    2、鸡与鸭讲的陈容:
           以我一己之力, 找他出来面谈,已经没有希望了。周五晚上联系上的金华大师兄,他电话WGF后反馈过来的消息,简直令我绝望:不用来金华了,即使叫娘舅过来讲,也没用的!!NN的WGF,我脸色惨白地对暖,考拉、一滴水她们讲:姐被WGF搞死了!(后来我与一滴水短信往来,一滴水关切的询问,搞的怎么样了,遂感慨这个搞字真是即色情又黑社会啊)
            鸡团:金华校友谢师兄出动了金华校友的全明星阵容,囊括法院,司法局。加上后来加入战团的金华公安。拟以三法司之利,来解决一个盖章问题。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只是WGF他拒绝一切沟通,他,他,他不会是不可夺错误之志的匹夫吧?我敢赌WGF只是刚愎自用,心胸狭窄的小人。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果然是。
            鸭团:本性忠厚但似乎缺乏判断力的金华公司老板(可以称为昏君),自以为心计过人的二老板娘——妃子。本来老板已经同意盖章,但是这个妃子似懂非懂地狐疑了很长时间,最后召来那个不学无术,自高自大,一肚子坏水水的法律工作者WGF咨询。业务不精是要害死人的。
      3、鸡与鸭终于讲上了
          一天之内,WGF接到了无数的关于票据的电话。确实,每个电话都被WGF大义凛然地拒绝。谢师兄电话打了,拒绝;法院电话打了,拒绝;估计司法局电话打了,也会拒绝。。。。。。因为人在慷慨激昂时,真可以做自认为大义凛然的事。WGF兄估计也进入了这个状态啦。
       此时我的委托人之妻面色惨白,目光忧心仲仲,总是发出一声声无奈的叹息。后来获知又有新的票据被挂失,旧恨新愁一时涌上心头,就差点晕倒在宾馆大厅。
         周六晚,委托人忽说有省公安厅的同学,问我是否管用。哎呀,找到当地派出所,以派出所的名义找到老板与WGF,也许这是个办法。陷入僵局,死马也权当活马医哪。席间,大师兄建言,WGF这么强硬的拒绝,是不是因为没有好处的原因,要给他报酬。于是晚上,委托人向WGF发去了支付代理费的短信。
     周日, 奇迹出现了,这个要拜我们的公安的神奇的力量。金华公安局长亲自出马,叫来了三派出所的头。终于,乖乖,我见到了鸭团的全部成员,WGF摇摇摆摆地囔囔着走进来:你是宁波来的,哪,我在宁波很多同学的,我很忙很忙的啦!。。。。。。。。。跟着进来老板及老板娘。来之不易的,鸡于鸭终于讲上话。
       在局长的主持下,我与 WGF就盖章有没有风险的问题展开了辩论,争论来争论去,WGF始终认为今后公司盖章会有刑事风险。眼看着又要陷入僵局。
      我提出,如金华方认为有风险,是不是可以派人一同到常州核实,如有风险可以拒绝盖章,出差的费用由委托人来承担?哈哈,我常常觉得俺自己在僵持时能做退一步海阔天空之想,这样,鸭团与鸡团就这一方案达成了初步的意见。
        4、周日午饭后,我们催促金华老板准备资料。但是老板叫我们联系WGF,联系WGF后,他始终说自己很忙,叫我们等着。哎。被他晾也是预料中的事。
          一直到晚五点,他才施施然来。说要签一份协议。协议我早已经起草好,恭候WGF的修改。在修改中,WGF突然提出要我们先交纳保证金50万元,其中3万元是做为他得代理费。50万元,啊呀W律师,你这个会要了人家的命的!WGF见我如此说,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了下,说:那么押30万。我的委托人又一次要瘫倒在地了。 WGF  又一次  消失。
       晚七点,在公安的压力下(不好意思,我们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WGF   又一次来 了。这一次,他说不签协议了,明天派员一早赴常州。然后他给了我申报权利所需的委托书,以及一些资料。我生怕他又一次使诈,在检查时发现权利申报书没有盖章,于是提出:漏了最为重要的票据权利申报书。
            WGF一听我如此说,马上说,老板要他保留这一份资料,说好明早九点常州法院门口会合。
            其实我拿到了委托书时,心里已经有狂喜的感觉了,已经特别授权于我,我就可以在申报书上签字,只要常州法院认可我的签字就可以了。在委托人还在与WGF纠缠票据权利申报书时,我向她使了个眼色,轻声告诉她,不必纠缠,有委托书就可以了,我们可以撤了。
     5、周一一早五点,我们就从杭州赶向常州。
         在路上还是感觉心里没有底,万一WGF他们看了法院的资料后,仍然认为有风险,再一次拒绝盖章,那么我们所有的努力就要付诸流水了。在联系上常州的校友会后,常州校友会派人来接应我,为避免最后关头的失败。一切准备就绪后,打WGF电话,关机,关机。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WGF第二天根本没有来常州!
       九点半,我们交资料给承办法官,特意向他说到了WGF的刁难,刁难了我们整整二天,所以 票据权利申报书仍没有金华公司的盖章。没有想到法官很快就接受了,因为我是特别授权的,签字是有效地。哈哈, WGF啊WGF,你也在千算万算,但是他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给了我委托书。 老天终于有眼,皇天有眼,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姐终于在最后一刻搞定了WGF。
       在法官告诉我们没问题的那一刻,我与委托人在法院过道紧紧地相拥,这个胜利实在来的有点艰难,一波三折,步步惊心。
      向来无为而治,最喜风花雪月的我,一不小心,走上了与人斗智斗勇的道路,真是造化弄人。 
    6、 结语:
         庄子曰: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有歌曲唱: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黑夜永远不懂天的白。
        捞曰: 鸡与鸭讲,鸡如何能与鸭讲?春天的花如何预知秋天的果,飞鸟如何爱上水里的鱼。有些隔阂永远存在,无法消弭。
        WGF从最初法律判断的失误,到最后演变成关于尊严与颜面的对决(我想,他是上升到如此高度的),一直给我设置各种障碍,直到最后请出了人间的权势者来做成此事。
         我们的道德也是面目可疑的,金华老板在没有拿到钱之前,满口答应帮忙,钱到位了之后,就开始推三阻四。所以世上多损人不利己的小人,而稀有毫不利己,永远利人的神人。
  
       但按照国人向来的以成败论英雄的标准,我做成了此事,我可以得瑟。
       
        (在此特别鸣谢西北政法大学浙江校友会以及江苏校友会的鼎力协助,感谢金华谢师兄,常州史师弟的热忱。行走法律江湖,手持母校衣钵,得素未谋面的众校友相助,幸甚。)

s

以上内容由褚玮海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褚玮海律师咨询。

褚玮海律师
褚玮海律师
服务地区:浙江-宁波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 损害赔偿 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仲裁 合同纠纷 知识产权 银行 票据 保险理赔
手机热线:137****2130 (08: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