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律师信息
  • 姓名 : 杨春龙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39****2906
  • 证号 : 11301200110926610
  • 机构 : 河北联想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石家庄市广安街77号
找法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故意伤害案代理词1

作者:杨春龙来源:找法网更新日期:2012-09-12浏览量:1136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马力伟的辩护人,本律师详细查阅了案件材料,并进行了必要的调查了解,结合本律师参与诉讼中了解的情况。本律师认为被害人的陈述是虚假的,案件中的证据不能证实马力伟有罪,并存在诬告陷害的可能,请法院依法谨慎裁判,判决马力伟无罪。具体辩护理由如下:

一、本案的起源在于郭凤英家先打李凌飞家的小孩子。

李晗烁、李凌飞的证言均证实,是李晗烁先因李凌飞家小孩在其门前玩耍而与李凌飞发生纠纷,才导致李凌飞家到李晗烁家理论发生纠纷,所以说本案的起因在于原告人一方。

二、郭凤英等人的陈述存在多处矛盾、重大矛盾,不能依据其陈述认定马力伟有罪。同时,有证据证明郭凤英并没有被人打倒,而是心脏不舒服自己坐在地上的。

1、李士阔称“还没走过来,就被马力伟打了一拳,躺在地上”;郭凤英的笔录是“还没打起来,马力伟从身后就一拳打在我的头部左侧,后倒在地上”。而郭凤英的病例记载其称“被人打伤全身多处”。如果郭凤英等陈述属实,那么如何伤到全身多处的?

2、郭凤英的询问笔录分别由李士阔、李晗烁代签,代签笔录证明代签人必然在场,证明一家三口已经串供。此三人的笔录既不符合询问规则,也不符合签字规则,违法的证据不能采信。

3、卷65页公安机关对郭凤英的第一次询问时间为200872790分至2008727958分,询问地点为藁城市中医院外二科十病室,询问人是朱国强、张志伟。

104页公安机关对李凌云的第一次询问时间为20087279102008727950,询问地点为藁城市公安局岗上派出所,询问人是朱国强、张志伟。

108页公安机关对李凌飞的第一次询问时间为200872795520087271035,询问地点为藁城市公安局岗上派出所,询问人是朱国强、张志伟。

时间、询问人员重合,地点不同。难道此二人会分身术?足以证实对郭凤英的询问笔录是虚假的。

4、卷65页公安机关对郭凤英的第一次询问时间为200872790分至2008727958分。而郭凤英病例中的CT成像诊断报告单的报告日期为200872791458,报告单呈送给医生的时间只能更晚。而郭凤英笔录中(卷53页下数第五行)明确说“中医院诊断为左颞骨骨折”,足以说明此份笔录是事后伪造的。

5、李士阔、郭凤英、李晗烁三人的讯问笔录均证实,郝力强和郭凤英没有身体接触,那么公安机关的鉴定结论通知书为何在2008812同时通知马力伟、郝力强?

以上证据证实,郭凤英一开始告的是马力伟、郝力强,之后撤换笔录单独告马力伟,但是818已经发出的通知却没有办法撤回。公安机关对此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6、卷68页公安机关对郭凤英的第二次询问时间为20088380分至200883910分,询问地点为藁城市公安局郭凤英家,询问人是朱国强、张志伟。而根据病例中的一般护理记录单显示,2008831600记载,“患者生命体征平稳,夜寐安,嘱其加强营养注意休息”。那么郭凤英到底有无住院治疗,到底有没有病?!

7、卷66页郭凤英第一次笔录第1213行说“白素岩就要过来跟我打架,但还没打起来就……”;卷71页郭凤英第三次笔录下数第12行说“白素岩拦住,我们俩就互相捞抓起来”;其对白素岩到底动手没有都记不清,怎么能相信其陈述真实准确呢?

8、根据李士阔、郭凤英的讯问笔录均证实,是被人从后面打在头部左侧,之后躺(倒)在地上(64页第78行李士阔笔录;卷66页第1314行,72页第3行郭凤英笔录)其他人也证实郭凤英是躺在地上。

那么被人从后面一拳打晕、打到,会是躺下吗?只能是趴下!但是趴下就看不见是谁在背后打的了,所以为了诬陷马力伟,他只能说是躺下,而躺下就不可能是被人从身后打的。其始终无法自圆其说。

9、卷66页第1314行郭凤英的笔录并没有说回头看到马力伟,并且说“有人在我腰部踢了一脚”。为了弥补怎么会看见是谁从后面打她的漏洞,卷59页第3行郭凤英笔录又说“当时我一侧身一看是站在身后的马力伟,当时我头一晕就躺在了地下”,这又犯下了一个错误。

如果是一拳把其打晕、颞骨打骨折,那么大的撞击力,必然是马上就晕倒,怎么还会侧身一看,然后躺下?而且没有感觉到“有人在我腰部踢了一脚”,这明显是谎言。

10、杨艳君、李士洞的证言,李士洞与李士阔是一个老爷爷的兄弟,李士洞与杨艳君是夫妻,此二人故意对公安机关隐瞒了亲属关系,足以见其心虚。而且夫妻是否同时出门看见事实?杨艳君说打在头上,李士洞说打在身上,为何会不一致?

11、李建民的证言卷第87页,其说没有发现谁打郭凤英。

12、李云梅的证言卷89页第9行,证明郭凤英在其家门口座着,不是躺着。

13、魏荣坤的证言,卷90页下数第24行“看见马力伟站在胡同口……我就往里面走”证明马力伟不在打架现场。卷91页第二行“我看有人躺在地上,过去一看是郭凤英,我问他怎么了,郭凤英说心里难受”。并没有说头疼、被谁打了,更没有晕过去。卷91页第89行,公安机关问“你当时看见两家都有谁在场?”魏荣坤回答的在场人不包括马力伟。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公安机关在笔录上写下了马力伟的名字,魏荣坤发现后要求按其陈述的真实情况划掉马力伟的名字。

14、李霞的笔录,卷97页第67行“我们就把李士阔……拉开了”,第1415行“有李士阔……别人倒没注意”,证明马力伟没有参与打架、当时不在现场。

15、李瑞听的证言卷第100页第14行“谁也别打李士阔的媳妇,她有心脏病”第18-20行“郭凤英……座着(与李霞的证言一致),我看到魏荣坤前去拉郭凤英,郭凤英说别管我,我现在心慌,随后郭凤英就躺在地上了(与魏荣坤的陈述一致)”。证明郭凤英是自己难受坐在地上的,马力伟没有打郭凤英。

16、李凌云的笔录,证实马力伟没有动手。其笔录的时间与郭凤英第一次笔录的时间重合,证明郭凤英的笔录是虚假的。

17、李凌飞的笔录,证实马力伟没有动手。其笔录的时间与郭凤英第一次笔录的时间重合,证明郭凤英的笔录是虚假的。证实事件的起因是郭凤英家先挑起事端。

18、马力伟的笔录,证实其一直没有说过打郭凤英。被告人陈述是非常重要的证据,这样一个小案件被告人始终没有认罪,难道办案机关没有察觉到不寻常,没有感觉到案中的冤情吗?

三、证据显示,郭凤英的治疗等情况不符合骨折的特征。

1、造成骨折至少要500斤的力量,单纯的拳头无法造成颞骨骨折。

2、如果当时骨折必然头晕呕吐,不可能第二天才呕吐。郭凤英陈述,上后短暂昏迷第二天呕吐,之后住院,足见其虚假。

3、骨折必然内出血,要想排出淤血必须手术,且需住院3个月以上才可能出院。郭凤英既没有手术也没有长时间住院。

4、依据其病例医嘱,其所用药物与骨折不匹配。

5、不论骨折还是外伤,都属于硬伤。而郭凤英的病例中有血液分析报告单、心电图,这些都不是治疗外伤和骨折的。

6、根据病例中的一般护理记录单记载,200872627日,郭凤英精神好、生命体征平稳,医嘱给与消肿药物治疗。2008728记载“患者晨可,夜寐安,继续同前治疗”,2008729记载“继续同前治疗”,2008731记载“继续遵医嘱消肿等药物治疗”,没有见对骨折的治疗。

四、对郭凤英的轻伤鉴定结论不认可。

1、在申请重新鉴定过程中,鉴定中心指出藁城的第一次鉴定的CT以及分析报告单中,CT片子时间是2008725、缴费时间是2008725、扫描时间为2008726、报告日期为2008727,时间存在矛盾,不符合鉴定常规,先后4次拒绝进行二次鉴定。在此期间郭凤英提交了藁城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门诊证明,二次鉴定中心明确说要医务科的证明。之后没有见到上述证明,却进行了二次鉴定,我们不认可其轻伤是双方发生纠纷之时造成的。

2、重新鉴定申请书,要求鉴定骨折的大致时间,而重新鉴定没有进行此鉴定。而陈旧性骨折是案发时形成的还是以前形成的无法确认,不能证明是本案的伤情。

3、郭凤英提出鉴定费发票不是正规发票,不能证实其按规定缴纳费用,也就证实其第一次鉴定是不规范的。不能采信。

此案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恶意操纵造成的,请法院慎重处理,宣告无罪。

辩护人:河北联想律师事务所

杨春龙  律师

2009311

以上内容由杨春龙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杨春龙律师咨询。

杨春龙律师
杨春龙律师
服务地区:河北-石家庄
专业领域:婚姻家庭 刑事辩护 仲裁 企业法律顾问 公司收购 股份转让 企业改制 破产清算 公司法 股权
手机热线:139****2906 (08: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