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法网>襄阳律师>樊城区律师>唐俊凌律师 > 律师文集

是谁聆听到了生命之门转动的回声

作者:唐俊凌 来源:找法网 更新日期:2022-08-04 16:36 浏览量:219

是谁聆听到了生命之门转动的回声

――写在听闻死刑复核结果之后

下午,Z大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接待客户,Z大说中院电话通知他让家属下周见Z小最后一面,地点是羁押地的县法院,而说到具体时间我已经恍惚。三言两语沟通中,我的声音有些干涩颤抖,但我依然问了大概情况,Z大说中院不告诉死刑复核结果,只说让家属会见,并强调了最后一面,他的语气同样颤抖而沉重……

仓促间送走了客户,我呆呆地静坐在办公桌前……我知道作为律师我应该更理性一点,但我依然感性起来,无法释怀。我不知道这种情绪会影响我多久,但我的确无比失落,无法保持客观的思维。

Z小是因为运输贩卖毒品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一行七人二部车从南方某省运回了10公斤冰毒,其为唯一出资购毒的主犯,甫回城即人赃俱获,而上游售毒人员并未告破到案。二年半来,作为其辩护律师我与他的会见近三十次,从一审到二审,再到最高法死刑复核。因为路途和时间原因,我曾经抱怨其中几次会见没有实质意义,但此刻我知道我以后再也无法会见他了,我与他的距离已无法用路途和时间来衡量……忽然就想起与他会见时好几次我说过的话:人都是有感情的,律师也是,从相互之间这种信任的感情出发,我希望他能够振作一点,多想想年迈的母亲和关心他的诸位兄姐。此刻我想,我的话是否有些多余——当他面临最终结果的那一刻到来时是否会因我的话而有更多的不舍与牵挂,而我是否是那个努力想点燃他希望而又最终让他绝望的人,他是罪有应得还是我本不该多此一举……

一百多年前,美国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诠释了行医的真谛:“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那么律师呢,尤其刑辩服务的真谛又是什么?是殊途同归还是不足为训?面对死刑核准后的生命流逝,作为万物灵长的我们,痛定思痛我们生存的意义又是什么?

当下,一场疫情的传播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轨迹。在人类灾难面前,平凡如我,或许每天关注着死亡人数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而很少产生悲戚感,毕竟家人无恙,亲朋好友无恙。在生死抉择面前,脆弱如我,或许每天考虑着如何叮嘱亲人远离外界,如何降低自身被疫情传播感染的风险,毕竟健康重于一切,生命只有一次。同样平凡脆弱如我的医护人员,是他们以飞蛾扑火般的执著选择了逆行而上,有的最终成为了烈士。生命因涅槃而绽放出绚烂的光彩,有些人定格在了历史的星空,耀眼夺目,直至永恒!这或许正是他们对自身生命意义的诠释。

那么作为即将被执行死刑的犯罪人员呢,他们生命的意义又该何去何从?他们是否应该脸谱化的刻上耻辱烙印而生命也应该变得无足轻重?暂时无恙的我们是否应该对每一个生命保持应有的悲悯与敬畏?

疫情夺走的是躯体和机能健康,犯罪夺走的是思想和行为健康。在恶化后的结果方面,二者并无本质区别,那就是带来死亡。数十年来,律师是替坏人说话的观点此消彼长若隐若现,林森浩案、张扣扣案殷鉴不远,令人记忆犹深。虽然有些俗套,但我依然还想为Z小说几句话,因为我始终认为我所接触的Z小,并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起码他在思念亲人的言谈中表现出了温情的一面,而案件指控中他也并不涉及其他恶劣行径,其与人沟通中态度平和略显桀骜,但显然不是一个习惯于欺压良善的恶徒。

但他贩毒的数量的确惊人,足以为祸一方遗害无穷,其中注定包含无数个无辜的个人与家庭直至周边社会的稳定。Z小迷途已远,我拼尽全力也没能将其从生死的悬崖边沿挽留牵引回来。

生命本没有贵贱之分,生命之门时而开启时而关闭,有的人来,有的人去。有的人来时留下了美好,有的人去时留下了遗憾。

生命之门转动不止,回声久久不绝……

唐俊凌2020/4/17


在线咨询唐俊凌律师

律师综合信息

  • 用户推荐热度: 5.0

  • 累计帮助用户量:2717

  • 好评:66

咨询电话:13886215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