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阜阳律师 > 颍州区律师 > 刘明珠律师 >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刘明珠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91-5991-9711
  • 证号 : 13401*********314
  • 机构 : 安徽汉仁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马鞍山路1000号新都会环球广场31楼
刘明珠

微信扫一扫关注刘明珠

安徽省巢湖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作者:刘明珠来源:找法网更新日期:2022-09-27浏览量:72

原告:张**,女,1963年4月13日出生,汉族,住安**湖市。

原告:李**,女,1984年5月10日出生,汉族,住安**湖市。

原告:李**,男,1987年2月21日出生,汉族,住**省。

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杭**,安徽汉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男,1987年5月2日出生,汉族,住安**湖市。

被告:刘**,女,1984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住江**武区。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任**,安**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史**,安**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市分公司,住所地江**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100**0XH。

负责人:娄**,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江**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李**、李**诉被告吴**、刘**、中**京市分公司(下简称:人**京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三原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杭**,被告吴**、刘**委托诉讼代理人任**、史**,被告人**京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陶**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李**、李**向本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24531.17元,营养费200元,近亲属误工费21482.4元,护理费2710.8元,交通费2000元,死亡赔偿金638180元,丧葬费49678.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945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其他项金额不变;总金额变更为1000437.87元。因被告一承担主要责任,故分责后原告主张的金额为696906.51元(已扣除保险公司垫付的40000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20年5月10日11时22分,吴**驾驶苏A×××××号小型轿车沿巢**境内的S105省道由东向西行使,行至105省道48KM处,与同向受害人李**驾驶的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李全福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李**随即被送至安**湖医院进行救治,于2020年5月14日医治无效死亡。该事故经巢**市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吴**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次要责任。吴**对事故认定提出复核,合**警部门维持巢**警部门的责任划分认定。案涉车辆车主为刘**,在被告人**京公司投保。现三原告作为李**的法定继承人,诉讼要求各被告依法赔偿各项损失696906.51元。

被告吴**、刘**辩称:第一,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法工办复【2005】1号《关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是否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可否纳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意见》明确规定,"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证据使用。因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行为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不能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第二,现行有效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也明确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第三,现行有效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已将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改为《交通事故认定书》,删去了"责任"二字,其立法的本意不言自明。第四,巢湖市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未载明“受害人所驾驶的皖A×××××三轮车存在全面的加装、改装,根本不符合上路条件”这一重大案件事实,该认定书存有重大瑕疵。第五,合肥市交警支队作出的【2020】第0615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除了未载明上述重大事实外,也没有载明复核人,更没有载明不服结论的救济途径,或者该结论是否终局,该复核结论也存有重大瑕疵。综上,本案责任划分不应当完全以《交通事故认定书》及复核结论为生效依据,而应当由法院独立调查并做出公平合理的裁判。

一、受害人李**存在明显过错,应承担事故同等责任。第一,受害人未停留观察、未打转向灯,而直接从直行车道左转进入被告所在车道,属于违规变道和转向,违反交通法规。第二,事故发生时,受害人所驾驶的皖A×××××机动三轮车前轮制动系处于无效工作状态,存有安全隐患,不符合上路条件。第三,驾驶机动三轮车,依法须有驾驶资格,原告未举证证明受害人李全福具有准驾资格,应当视为无证驾驶。第四,受害人所驾驶的三轮车存在全面的加装、改装,严重违反交通法规。以上,有鉴定文书、案发现场行车记录仪的视听资料等证据证明。所以,受害人应承担同等责任,即便法院认定达不到同等责任,受害人至少应承担不低于40%的责任。

三、本案已被刑事立案,原告依法无权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因受到犯罪侵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2020年7月15日,本案作为涉嫌交通肇事罪的刑事案件,被告吴**作为嫌疑人,由巢**安局移送南**淮分局管辖。根据上述规定,本案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请,应待刑事部分确定吴**是否构成犯罪后,依法予以裁判。若刑事部分裁判吴**构成交通肇事罪,则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请,依法应当驳回。

四、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明细应当合法合理认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应当剔除或扣减。

1、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死亡赔偿金无异议。

2、近亲属误工费有异议:法律并未规定该项赔偿项目,原告无权主张。

3、护理费有异议:护理人数应为一人。

4、交通费有异议:应当有发票,即便无发票,也应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标准50每天,住院共计4天,应为200元。

5、精神损害抚慰金有异议,不应被采纳:本案被告已被刑事立案,精神抚慰金不应被支持,具体意见在答辩中已阐述。另,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明显超过法定最高标准。

6、家属处理丧葬事务损失费用、丧葬费有异议:应按照国家和安徽省标准计算,或者据实提出合理的数额,不可重复计算。

7、被扶养人生活费有异议,不应被采纳:张**的抚养人是其两个女儿,而不是李**;李**是否真实“入赘”不得而知,法律也未规定“入赘”女婿承担法定抚养人义务。

8、财产损失有异议:无任何鉴定依据,不应被采纳。

综上,原告各项损失金额为728999.68元,交强险已赔付12200元,被告保险公司已赔付40000元,被告已赔付8000元,剩余损失为668799.68元。受害人李**存在明显过错,应承担事故同等责任。赔偿数额以法院认定为准。

五、被告真诚悔过,积极赔偿受害人及其家属,即便原告方对被告及被告家属采取过激行为,被告也始终坚持筹款赔偿。

事故发生后,被告对自己的过失深感内疚,积极表达歉意并与原告方协商赔偿事宜,希望求得原告方谅解,但原告方情绪激动并对被告和被告家属采取过激行为,导致被告两次报警求助,协商未果。目前,除协调保险公司理赔40000元之外,已另行赔付8000元,被告方一共赔付原告48000元。被告另有40000元提供,但原告嫌少拒收。作为普通收入者,被告将继续坚持筹款并赔偿原告,以求得原告谅解并给予被告分期付款的宽限。被告对受害人李**的死亡深表歉意!被告恳求原告谅解!但司法裁判坚持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基本原则不可动摇,本案的裁判应由法院独立客观调查,并公平合理地划分责任,避免以损害结果为导向,避免悲剧进一步扩大,导致被告家庭破裂、子女无靠。综上,请人民法院依法主持调解、公平裁判,被告将继续积极筹款、履行付款义务,求得原告谅解!

被告人**京公司辩称:案涉车辆在人**京公司投保了三责险1000000元,交强险和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后已经在交强险赔付了10000元,在三责险范围内赔付了30000元医疗费,要求在庭后核实驾驶员驾驶证和行驶证的原件,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医疗费数额由法庭核实并扣除10%的非医保用药,住院伙食补助、营养费天数认可,标准以法院核定为准,近亲属误工、交通费认为过高,合并认可3000元,护理费不认可,住院4天在ICU没有护理,护理费在医药费里面包含,死亡赔偿金请法院判决,丧葬费以实际发生为准,精神抚慰金认为驾驶员已经追究刑事责任,不认可,如果法院判决精神抚慰金,请求核减,并要求按责分摊,对于被扶养人生活费,受害人并非张**的法定扶养人,受害人是否真实入赘不得而知,法律也未规定入赘女婿承担法定扶养人义务,原告举证达不到证明目的,财产损失认可300元。

经审理查明:2020年5月10日11时22分,被告吴**驾驶苏A×××××号小型轿车沿**市境内**5省道由东向西行使,行至105省道48KM处,与同向李**驾驶的由道路右侧向道路中心借道通行的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李**受伤经抢救无效于5月14日死亡、两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李**受伤后,被送往安**科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4天,被诊断为腹部损伤、腹腔内出血、创伤性肠破裂、左侧髂骨骨折、左侧坐骨骨折、左侧肋骨骨折。2020年5月14日,李全福因治疗无效死亡。李**治疗期间共花费医疗费124531.17元。被告人**京公司给付40000元,被告吴**支付5000元,另吴**给付原告3000元。2020年5月18日,巢**安局委托安**康司法鉴定所对李全福的死亡原因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死者李**系交通事故致严重腹部损伤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2020年5月25日,巢**安局交警大队委托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对事故车辆苏A×××××号小型轿车与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碰撞痕迹、事发时的行驶速度、安全性能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一、苏A×××××号小型轿车前部中右侧与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左侧前部发生碰撞后,在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逆时针旋转时,苏A×××××号小型轿车右侧前部和右侧后部又分别与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左侧中部和左侧后部发生碰撞。二、事故发生时,苏A×××××号小型轿车的行驶速度为106km/h-108km/h之间,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的行驶速度不具备计算条件,无法确认。三、事故发生时,苏A×××××号小型轿车的转向系和制动系均处于有效工作状态。四、事故发生时,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的转向系和后轮制动系处于有效工作状态,前轮制动系处于无效工作状态。2020年6月11日,巢**通警察大队作出巢公交认字【2020】第0004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吴**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李**负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2020年7月6日,合**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合公交复字结论【2020】第0615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维持**大队对该案的认定。

另查明,李**(1956年8月20日出生)生前一直从事三轮车运输行业,李**长期赡养其岳父张**(1928年1月28日出生),张**育有两个女儿,张**和张**(系李**妻子)。事故车辆苏A×××××号所有人为被告刘**,在被告人**京公司投保交强险和保险限额10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投保了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2020年7月15日,巢**安局作出巢公(交)移字【2020】10004号做出移送案件通知书:经对吴**涉嫌交通肇事案进行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吴**系取保候审期间再次犯罪…决定将该案移送南淮分局。原告张**、李**、李**同意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吴**垫付的5000元医药费,对于被告吴**支付的3000元认可为慰问金。

上述事实,有原告张**、李**、李**,被告吴**、刘**,被告人**京公司的陈述及三原告、被告吴**、刘**提供的证据,在卷佐证,其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吴**驾驶事故车辆苏A×××××号小型轿车与李**驾驶的皖A×××××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李**受伤后经治疗无效死亡,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吴**负事故主要责任,故被告吴**对本起事故产生的损失承担70%的赔偿责任。另事故车辆苏A×××××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人**京公司投保,故被告人**京公司应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履行赔偿责任。另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刘**对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有过错,故原告要求刘**承担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原告张**、李**、李**同意在本案中一并处理被告吴**垫付医药费5000元,该费用亦包含在诉请范围内,故为减少诉累,本案中一并处理。被告吴**主张另支付3000元为医药费,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认可该费用系慰问金,考虑到本案情况,原告的说法更为合理,故对于被告吴**该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现本院就原告诉请分析如下:

1、医疗费及非医保费用:本院根据杨**的医疗费票据,据实计算为124531.17元,被告人**京公司辩称扣除非医保用药比例10%,但未提供证据证明非医保用药的具体项目,本院不予采信;

2、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本起交通事故造成李**受伤住院治疗4天,故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4天×50元/天)、营养费200元(4天×50元/天)予以采纳,护理费应为542.16元(4天×135.54元/天)。关于近亲属误工费、交通费,被告人**京公司认可3000元,本院予以支持;

3、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本院根据相应的赔偿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638180元[37540元/年×17年)]、丧葬费39518.5元(79037元/年÷2)。

4、精神损害抚慰金:被告吴**辩称因本次交通事故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事立案,但被告吴**提供的现有证据只能证明吴**取保候审期间再次犯罪,移送至南**淮分局管辖,并未提供证明其只因本起事故遭受刑事处罚,且李**对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负次要责任,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

5、车辆损失: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本起事故造成车辆损坏,本院酌定为1000元。

6、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李**对其岳父张**长期履行赡养义务,故原告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本院不予支持;

7、诉讼费:法律规定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有赔偿受害人损失的义务,故被告人**京公司承担其在交强险限额内向三原告承担的赔偿数额所对应的诉讼费。

综上,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三原告的损失有:医疗费124531.1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营养费200元、护理费542.16元、近亲属误工费和交通费3000元、死亡赔偿金为638180元、丧葬费39518.5元、车辆损失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857171.83元,被告吴**应赔偿三原告的损失为636320.28元[121000元+(857171.83元-121000元)×70%];被告吴**垫付医药费5000元,原告获赔后应予返还。

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分公司应在其承保的交强险限额内给付赔偿款121000元,在其承保的商业三责险限额内给付赔偿款510320.28元[(896811.53元-121000元)×70%-5000元];

二、驳回原告张**、李**、李**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列第一项合计为631320.28元,扣减被告中**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分公司已给付的40000元,下欠591320.28元,由被告中**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给付原告张**、李**、李**赔偿款591320.28元(631320.28元-40000元)、给付被告吴**赔偿款5000元。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100元,本院减半收取5050元,由被告中**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市分公司负担1150元,被告吴**负担39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倪**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唐**

书记员刘**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责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一款: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以上内容由刘明珠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刘明珠律师咨询。

刘明珠律师
刘明珠律师
服务地区:全国
手机热线:191-5991-9711 (00:00:00-24:0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