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李晓东律师
李晓东律师

找法网律信通认证律师

服务更有保障

  • 信誉深度认证律师
  • 签订委托协议保证服务质量
  • 收费合理标准
  • 司法部门全面监督和保障
高级合伙人律师

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电话咨询请说明来自找法网

139-4060-6394

接听时间:08:00:00-20:30:00

当前位置:找法网 > 锦州律师 > 太和区律师 > 李晓东律师 > 亲办案例

医疗事故化疗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告知不够充分

作者:李晓东  更新时间 : 2021-06-27  浏览量:183

医疗事故化疗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告知不够充分


锦州医疗律师李晓东:


       对化疗,手术等重大事项的告知,历来是医生不重视的,在鉴定中,鉴定专家也不太重视。但下面的案子很好,很重视。大家自己在鉴定中未必有这么好的幸运。


       2011年12月12日,患者因上腹部不适在杭州,,医院就诊,经胃镜检查诊断为“胃占位”,病理提示:(胃角)少量异型腺体及退变异型细胞(腺癌首先考虑)。为求确诊和更好的治疗,2011年12月16日,患者入住被告医院。经再次胃镜检查、病理检查确诊为胃窦部腺癌。HP-。但被告无视《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谎称胃癌的术前新辅助化疗为国际规范化的治疗方式,仅仅告知化疗的毒副作用便开始了3个周期的顺铂90mgd1+希罗达1500mgd1-d14术前新辅助化疗。被告没有告知新辅助化疗的适应症、利与弊,更没有告知替代方案(直接手术根治)。也就是说,被告没有尽到如实告知病情的说明义务和特殊治疗的替代医疗方案,侵犯了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经过2011年12月22日、2012年1月12日、2012年2月7日三次术前化疗,患者出现了明显的骨髓抑制征象,有2012年3月1日血常规为证:白细胞2.1;血小板由238降至127;中性粒细胞0.9。被告用吉粒芬升白细胞后于2012年3月15日行胃癌根治术。术后病理证实:胃窦小弯侧肿块,大小2.5*42.5px溃疡型,中-低分化腺癌,浸润至深肌层,淋巴结无转移。2012年4月11日,被告对患者进行了第四次化疗。2012年4月27日,患者在当地医院化验血常规,结果显示:白细胞1.1;血小板49;中性粒细胞0.31。2012年4月28日,患者急赴被告处诊治,然被告没有及时将患者收治入院,也没有留观治疗,错失治疗良机。直到2012年5月4日血常规显示:白细胞0.8;血小板41,被告才将患者收治入院。入院后,被告没有及时对致命性的血小板减少采取升血小板药物治疗和输注血小板,再度错失治疗时机。2012年5月18日,患者因血小板减少并发脑出血,于2012年5月19日死亡。患者的死亡是被告一系列医疗过失导致。关于的死因,被告在给患者家属书面答复中坚称系胃癌合并白血病、脑出血等并发症。而实际患者却是死于不当化疗后的骨髓抑制及骨髓抑制的处理不当。所谓白血病实际上是骨髓抑制和对升白细胞药物、升血小板药物的反应。被告的医疗过失具体包括:1、被告侵犯患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没有告知患者可以直接手术根治,错误地直接对其进行三次胃癌的术前新辅助化疗,也没有告知新辅助化疗的适应症、利与弊。2、被告对化疗后的骨髓抑制严重性估计不足,明知抢救药物尤其是血小板极度紧缺却没有尽充分告知义务,也未尽到与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3、被告对患者化疗后出现的骨髓抑制处理不当,处理不及时是导致患者死亡的致命一环。综上,患者系普通的胃癌患者,但并非死于胃癌及其并发症,而是死于不当化疗后的骨髓抑制及骨髓抑制的处理不当,这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害。


      被告浙二医院答辩称:1、被告术前术后对患者行化疗有明显指征,方式选择正确。结合患者术前的CT及胃癌根治术后恢复尚可。2、被告对患者及家属告知明确,不存在“侵犯原告知情权和选择权”的问题。化疗方案及可能的风险均告知患者及家属,患者及家属签字确认。3、被告对患者诊断及时,不存在对患者“骨髓抑制处理不及时”的问题。期间,被告均未间断升白细胞的治疗,因用血的紧缺,被告已经尽最大努力给患者输入血小板,患者最后的病变也不是单纯的化疗而引起。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在诉前调解过程中,经被告医院申请,本院委托XX省医学会对被告在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其医疗行为有无过错、医疗过失行为与患者的最终死亡的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损害后果中的责任程度进行医疗损害鉴定,XX省医学会出具的(2013)33号鉴定意见书认为患者胃癌诊断明确,进展期胃癌术前予行新辅助化疗有指征,未违反卫生部胃癌诊治规范的规定,化疗方案、剂量选择符合常规。


医方治疗前虽已告知该患者的治疗方案包括手术,或先行术前新辅助化疗再行手术,以及化疗可能出现的各种不良反应,但对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告知不够充分,存在不足。


2012年5月4日,患者因出现白细胞减少入院治疗,后出现严重骨髓抑制,尤其是血小板下降(血小板计数13×109/L),医方予三次血小板输注及抗感染、输血浆等对症支持治疗,医方处理规范,符合医疗常规。但患者仍因血小板减少继发颅内出血,属血小板输注疗效不佳。由于未作尸检,患者确切死因无法明确,根据提供的鉴定材料,综合考虑认为患者死亡与化疗所致血小板下降继发颅内出血有关,系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所致,与医方诊疗过程中的过失行为无因果关系。鉴定结论为:被告浙二医院在对患者的诊治过程中有过错,过错与患者最终死亡的后果之间无因果关系。


     本院认为,本案中被告医务人员对患者行手术或先行术前新辅助化疗再行手术的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告知不够充分,使患者及患者家属未能对先行术前新辅助化疗治疗方案产生的不利后果有充分明了的知晓和判断,虽然该项告知义务的不当履行与患者最终的死亡无因果关系,即与患者所受物质损害无因果关系,但知情权作为一项人格性权利受到不当侵害,符合精神损害赔偿的条件。本院综合医方的过错程度、患者所遭受损害的程度及当地经济生活水平等因素,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而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死亡赔偿金等物质损失,因与被告的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XX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XX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二、驳回原告XX的其他诉讼请求。

医疗事故化疗两种治疗方案的利弊告知不够充分

以上内容由李晓东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晓东律师咨询。

李晓东律师 高级合伙人律师

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手  机:139-4060-6394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 在线短信咨询

(接听服务时间:08:00:00-20: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