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毕节律师 > 七星关区律师 > 高竞鹏律师 >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高竞鹏
  • 职务 : 主任律师
  • 手机 : 135****8110
  • 证号 : 15205200210477577
  • 机构 : 贵州圣谋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学院路108号东城印象12号楼贵州圣谋律师事务所楼
高竞鹏

微信扫一扫关注高竞鹏

张*诉**电力建筑有限公司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作者:高竞鹏来源:找法网日期:2012-07-11浏览量:827

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黔毕民终字第507

上诉人(原审被告)毕节地区忠友电力建筑有限公司。住所地:毕节市市东双树路工校路口。

法定代表人许忠友,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邓维义,男,本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高瑞崇,本芳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志先,女,汉族,1957911生,贵州省毕节市人,住毕节市市东办事处双树村丫口组。

委托代理人高竞鹏,贵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王建军,贵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审第三人孙飞龙,男,1974820生,汉族,贵州省毕节市人,住毕节市大新桥办事处殷官屯村照壁组。

原审第三人刘龙学,男,197039生,汉族,贵州省毕节市人,住毕节市撒拉镇永兴村1l组。

上诉人毕节地区忠友电力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忠友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志先、原审第三人孙飞龙、刘龙学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毕节市人民法院(2006)黔毕民初字第122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7827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上诉人张志先在原审中起诉称:2005年,被告将其承建的杨家塘政府拆迁安置工程56号楼的人工工作承包给刘龙学。刘龙学将其中的混凝土工程分包给第三人孙飞龙,原告于2006年在该工地上做工时,发现挑料的水泥桶上有一根钢丝,不利挑料,消除钢丝时钢丝突然弹起打在原告的右眼上,导致受伤出血,经诊断为:右眼系钢丝弹伤,右眼球破裂,完全失明。并做了眼球摘除手术,需要安装仪眼。原告在住院期间,孙飞龙为原告只支付了医疗费3,800元,原告支付的医药费7,694.57元,误工费2120元,护理费2,1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90元,共计13,524.57元。由于眼球摘除,已影响了原告的面容,给原告造成了阴影。关于原、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毕节市人民法院(2006)黔毕民初字第0838号判决书认定为劳务合同关系,应由雇主承担责任,忠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请求依法判决:由被告支付医疗费7,694.57元,误工费2,120元,护理费2,1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9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5,390.68元,小计28,915.25元,残疾赔偿金65,177.04元,残疾辅助器(仪眼)费27,200元,精神抚慰金20,00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51211,被告将其承建的杨冢塘拆迂安置工程56号楼工程中的人工工作承包给第三人刘龙学,刘龙学又将其中的混凝土搅拌工程人工工程分包给第三人孙飞龙。第三人刘龙学、孙飞龙是自然人。2006年张志先、聂开琴等在孙飞龙的工程中做挑搅拌过的混凝土。劳动过程中,被告提供的劳动工具挑料桶上有多余的钢丝,影响搅拌后的混凝土的挑料工作,张志先用手拆除时,被钢丝弹及其右眼后出血,因与挑料的聂开琴用卫生纸给其擦后继续劳动,又出现继续出血,同做工的彭永翠建议马上去医院,取开琴与张志先去医院离开工地时告之了孙飞龙后去毕节地区医院,途经原告冢中时告之丈夫及儿了其在工地受伤,其家人在工地找到刘龙学、孙飞龙要求其二人将在工地受伤的原告送医院医治,于是刘龙学、孙飞龙办理了住院手续并预交了住院费,此后,被告与原告协商,同意给3万元的赔偿一次了结,原告不同意,被告及第三人只给付了共计4,000元医疗费后,未再给付有关费用。第三人办理的住院的档案,毕节地区医院出具疾病证明书记载原告受伤是工作中不慎被钢丝弹伤右眼致残。此后医疗费用是原告支付。医疗结束后,原告诉至毕节地区劳动社会保障局工伤科,经工伤科依法定职权向聂开琴、闻帝琴、彭永翠调查查明张志先在被告施工的工程中右眼被弹伤的事实后,原告向毕节地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认定构成事实劳动关系后,被告不服,提起劳动关系确认,请求确认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劳务关系。本院(2006)黔毕民初字第0838号民事判决书根据法规认定,原告与被告忠友公司存在劳务合同关系,驳回了其他诉讼请求。原告持该判决书,以人身损害赔偿诉来我院。

4查明:原告住院时间为106天,其中含被告及第三人垫付的4,000元之后,原告支付的剩余医疗费是3,694.57元,误工费按20元/天×106=2,1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元/天×106=1,590元,以上有医院证明及发票及判决书认定;护理费没有提供证医疗证明不予认定;残疾赔偿金按2005年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计为8,147.13元×20年×40%=65,177.04元(其中40%系数为7级伤残的计赔系数,20年为法定计算赔偿年限);审理经委托鉴定张志先的伤残等级为七级,安装仪眼的残具辅助费用及更换的费用约27,200元,鉴定费用3,107元(应归入其他诉讼费用类);精神损失费在安装仪眼后可视为损害程度不严重,以上除鉴定费外,原告应得赔偿为99,781.61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定社会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企业、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根据以上规定,被告是建筑企业,将工程层层分包给自然人即第三人,为此,被告2本案应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同时,根据法律规定,本院(2006)黔毕民初字第0838号民事判决书是依法发生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具有既判力,判决确认了被告与原告构成了劳务合同关系,驳回了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因此,被告是本案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被告与第三人构成了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资格,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可以另外向第三入主张权利,但是依法第三人应不应当赔偿不是本案审理确认的范围。

其次,张志先的伤残是否是在同被告劳动过程中受到的损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三)项“根据法律或者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能推出的另一事实”,第六十六条“审判人员对全部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

张志先被钢丝弹伤的陈述,体现了劳动者受雇后,主观上有给雇主干好的劳动心理动机,其陈述与聂开琴、陈永翠的陈述相互印证,符合生活法则。事故发生后,原告家人找到第三人的时间就是事故发生后不久,第三人陈述原告受到钢丝弹伤,送原告去医院治疗以及办理入院手续住院治疗到毕节地区医院诊断为钢丝弹伤,是各种证据交叉印证了张志先被弹伤的事实,第三人用行为证明了原告受伤是在其工地上被弹伤。因此,原告所举证据依法应当予以采用。

被告及第三人所举的证据,特别是证人证言均陈述一个基本事实:没有看见原告在工地上受伤,其中,闻帝琴的证言,原告与其回家都是好的没有受伤的陈述,闻帝琴在工伤科调查时,推翻了此陈述,且是孤证,又无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不作证据使用。被告举证分包的协议,第三人陈述中说没有分包协议,他们只是打工的陈述,被被告后来举证的分包协议所否定,即第三人认可了该分包协议,因此,可以认定第三人是分包人,由于其无用工资格,其承担的责任依法由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被告的分包协议可在本案中作证据使用。另外,被告陈述了张志先右眼不是在工地上受伤的陈述及第三人孙飞龙、刘龙学的同上陈述以及证人的证言,上列证人均系被告的下属员工,具有利害关系,各证据之间没有关联性,因此对刘龙学、孙飞龙及被告证人证明原告不是在为被告劳动过程中受伤的证据不予采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雇工合同应当严格执行劳动保障法规》的司法解释中,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受到的工伤,应依劳动法给予保护。因此,原告的伤害应得到赔偿,劳动者不承担过错责任;特别是原告受损伤,是被告提供的劳动工具瘕疵造成的,非被告的管理责任,也非第三人的管理责任和劳动者本身违反劳动纪律和操作程序所造成。

另外,原告诉讼的护理费没有医院证明不予支持;在安装仪眼后,其美容的间题得以恢复,客观上可判断右眼伤残造成的精神损害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恢复,可以认定为不严重。因此,精神损失费依法不予支持。原告提出吕茂英的赔偿扶养问题,原告受的伤仅为七级,安装仪眼后其劳动能力大部分可得到恢复,因此,其被扶养人的义务不能转移给被告或第三人,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另外,被告提出的原告按农村人口计赔的问题,原告家在双树村,该村的土地大部分在新城区开发时被征用,就连被告施工的地方也在被征用的另一村的土地上,原告早已不以农业为生,且根据市政府的规定,原告所在的村组已集体转为农转非划为城市管理的社区组织,同时,原告在被告处打工的每天收入已在30-40元不等。因此,按城镇人口计算并无不妥。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第十七条,参照《劳动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的规定,判决:一、由第三人孙飞龙、刘龙学连带赔偿原告张志先的医疗费3694.57元,误工费2,1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90元,共计7,404.57元;二、由第三人孙飞龙、刘龙学连带赔偿原告张志先的伤残赔偿金65177.04元;三、由第三人孙飞龙、刘龙学连带赔偿原告张志先残疾辅助器具(仪眼)安装费27,200元;以上一、二、三项合计第三人刘龙学、孙飞龙应赔偿原告的费用为99,781.61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逾期由于刘龙学、孙飞龙无用工主体资格,应由被告忠友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限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上列99,781.61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288元,其他诉讼费l286元,鉴定费用3,107元,由被告承担。

上诉人忠友公司不服原判上诉称:1、张志先不是在上诉人承建的杨家塘拆迁安置工程工地上工作过程中受到损害的。原判仅以聂开琴的证言认定张志先在工地上受伤错误。2、原审第三人出于善意送被上诉人去医疗并支付一定的医疗费的行为不能作为对上诉人不利的证据,原判以此证明张志先是在工地上受伤的事实错误。3、被告及第三人所举证据,原判以第三人以及提供有利于上诉人的证言的证人与上诉人存在依附关系认定第三人陈述及证人证明与本案无关联性违反证据规则的规定。4、上诉人将没有技术含量的简单劳务工程发包给第三人刘龙学完成,刘龙学又将其中的混泥土搅拌人工工程分包给第三人孙飞龙完成,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发包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上诉。人不应与第三人对被上诉人受到的伤害承担连带责任。5、原判对被上诉人人身损害相关赔偿标准按城市居民计算,没有法律依据。综上所述,原判认定被上诉人张志先在上诉人的工地上务工受到伤害的事实所依靠的证据不足,认定上诉人与第三人对被上诉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被上诉人人身损害相关赔偿标准按城镇居民计算,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后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张志先辩称:1、答辩人在给忠友公司做工过程中右眼受伤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有聂开琴、彭永翠两人的证词相互印证,且与医疗机构的诊断结论相一致。2、忠友公司与第三人刘龙学、孙飞龙对答辩人所受损失承担连带责任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在本案中,忠友公司将其承包工程肢解后把其中的土建工程分包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资质的刘龙学,刘龙学又将其承包的土建工程再次把其中的混凝土工程承包给第三人孙飞龙,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对答辩人右眼受到的伤害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按城镇居民收入标准计算答辩人应获得赔偿数额合理合法。答辩人的户籍所在地和经常居住地同为毕节市市东办事处,且所在村已被改编为城市社区组织,4、第三人.刘龙学、孙飞龙不能作为本案证人为忠友公司作证。因为他们是本案的当事人。5、忠友分司所举闻帝琴、张道龙的证人证言不具备证明力,达不到忠友公司的证明目的。闻帝琴、张道龙均未出庭作证,未接受各方当事人及法庭的质询,张道龙的证言内容逻辑错乱前后矛盾,忠友公司代理人对闻帝琴所作的调查笔录上并非闻帝琴自己的签名,且2006525,毕节地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调查闻帝琴时,其表示对忠友公司代理人所作笔录的内容一概不知并明确否定。综上所述,答辩人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

综合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分歧意见,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是:1、张志先右眼是否是在忠友公司工地上务工过程中受到伤害的?2、忠友公司是否应对张志先受到的伤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张志先受到伤害应得到的赔偿应以农村居民标准还是城镇居民标准?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张志先在上诉人承建的杨家塘拆迁安置工程工地上工作过程中受到损害的事实,有当时的目击证人聂开琴的当庭证言,彭永翠、闻帝琴在毕节地区劳动仲裁委会所作的证言,毕节地区医院疾病证明书等有关证据相互印证,可以认定。至于忠友公司提供的闻帝琴本芳律师事务所所作陈述时的证词,已被后来闻帝琴在向毕节地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所作的证词否定。综合全案证据,忠友公司提供的该份证词本院不予采信。因此,忠友公司主张张志先不是在杨家塘拆迁安置工程工地上工作过程中受到损害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忠友公司认为张志先受到的伤害不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上述规定,忠友公司应当知道刘龙学、孙飞龙没有相应资质和安全生产条件,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时,毕节市人民法院(2006)黔毕民初字第0838号生效民事判决书,具有既判力,该判决确认了忠友公司与张志先构成了劳务合同关系,忠友公司是张志先从事雇佣活动的雇主,其对张志先受到的伤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忠友公司的这一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张志先的户籍所在地和经常居住地同为毕节市市东办事处,且所在村已被改编为城市社区组织,原判对张志先受到的损害适用城镇居民标准并无不当。因此,忠友公司认为原判对张志先受到的损害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错误的主张,本原不予支持。为此,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判决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288元,由上诉人毕节地区忠友电力建筑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志先可于本判决送达之后,自动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一年内,向原审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如果未按本判决的期限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彭林勇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00七年十一月九日

以上内容由高竞鹏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高竞鹏律师咨询。

高竞鹏律师
高竞鹏律师
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 死刑辩护 交通事故 离婚 企业法律顾问 建筑工程 房产纠纷
手机热线:135****8110 (08: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