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常州律师 > 武进区律师 > 朱兵飞律师 >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朱兵飞
  • 职务 : 合伙人律师
  • 手机 : 158****0790
  • 证号 : 13204201310125754
  • 机构 : 江苏铭天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江苏常州武进区常武北路229号 新地中心7楼
找法网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以少充多、缺斤少两,构成诈骗罪么?怎么判刑?

作者:朱兵飞来源:找法网日期:2020-03-20浏览量:2399

以少充多被控犯诈骗数十万,律师成功辩护实现缓刑

在商业交易中,有些不诚信的商人会在交易过程中,以少充多、以少计多,骗取被害人钱财的行为。这种现象小到菜场买菜的缺斤少两,大到金额上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大宗交易,对于超过一定数额的上述行为构成诈骗罪是没有争议的,现实中有争议是在于行为人为实施诈骗使用的成本,是否应当扣除,这也是辩护的价值所在,可以决定量刑的档期是否在3年以上、10年以上。


【基本案情】

案由:诈骗罪

公诉机关:常州金坛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男。

辩护人:朱兵飞、张雷,江苏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件概述

20131月中旬,唐某与被害人朱某约好向朱某出售青鱼、鲫鱼各一万斤。2013120日,唐某等六人事先经过预谋,共同出资从某地分别购得青鱼和鲫鱼进行诈骗。2013121日上午,唐某等六人将鱼运至某地朱某经营的鱼塘。唐某等人提出用事先准备好的小鱼苗为计数单位,每向鱼塘内投入四十条鲫鱼就向小桶内投一条小鱼苗,后又采用同样的方式即每向鱼塘内投入五条青鱼就向小桶内投一条小鱼苗计算青鱼数量。在卸鱼、计数过程中,唐某某等人趁朱某不备向小桶内多投入小鱼苗来增加计数,从而骗得朱某支付鱼款18万元。2013126日,朱某清点鱼塘发现仅有青鱼284条、鲫鱼1700余条,合计价值人民币31690元,后朱某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


【审判结果】

被告人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五千元。


【律师解析】

类似唐某这种在交易中,以少充多、以少计多,骗取被害人钱财的行为,对于这种行为构成诈骗罪是没有争议的,而有争议的地方在于行为人为实施诈骗使用的成本,是否应当扣除;以及在本案中,由于鱼塘捕捞的不客观,导致在认定诈骗数额时存在争议。


一、关于诈骗数额的计算

本案中唐某等人通过“以少计多”的方式骗取朱某鱼款的事实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但唐某等人所涉嫌诈骗的数额是多少,即唐某等人实施诈骗使用的青鱼、鲫鱼成本是否应当扣除,朱某实际受损多少,类似于本案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也是存在不少争议的。

一种观点认为,应当减去伪诈骗成本的价值。理由是:行为人在骗取财物的同时将诈骗的标的物交给了对方,从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其实际获得的财物数额应该是诈骗所得钱财减去他付出的“对价”。

另一种观点认为,不应当减去诈骗的价值。理由是: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所谓“数额”指的是犯罪嫌疑人使用诈骗手段骗取的财物的价值,而非其实际获取的经济利益价值。法律和司法解释并虽然没有明文规定“诈骗数额”指什么数额,但是仔细分析刑法关于诈骗罪的罪状表述,可以推出立法者的原意。

本案在办理过程中,办案机关起诉时已直接将受害人朱某获得的青鱼和鲫鱼的价值进行了扣除,这点辩护人认为还是值得肯定的。本案的诈骗行为与一般以假充真的诈骗有所不同,唐某等人卖给朱某的鱼品质没有问题,只是在计数过程中偷偷加放计数鱼苗,想通过上述方式来赚取差价,客观上唐某等人也通过这样的方式骗取了被害人相应的鱼款,被害人被骗得的损失只是唐某等人没有实际交付的青鱼和鲫鱼。因此,公诉机关认定唐某等人的诈骗数额应当扣除朱某获得的青鱼和鲫鱼价值也是比较客观的


二、诈骗数额的认定

本案经过两次庭审,但两次庭审公诉机关都未能就认定唐某等人诈骗数额进行充分举证,认为本案六名被告供述不一致,应当以被害人和证人(打捞人员)的证言作为定案证据。对于该控诉意见,辩护人从证言本身的关联性和证明标准两方面进行论述,并对本案做了证据不足的无罪辩护:

1、证言关联性

首先,被害人在询问笔录里提到的捞鱼时间离买鱼时间已间隔数日,在被害人没有在第一时间申请公安机关对鱼塘现场进行封存保护,不能排除这间隔的数日鱼的数量有减少可能的情况下,认定唐某等人卖给被害人鱼的数量即打捞上来的数量不客观。

其次,打捞证人均提到用派网拉鱼只能将鱼塘里80%-90%的鱼拉上来。鱼塘里的鱼没有全部清点的情况下,公诉机关认定唐某等人实际卖给被害人的青鱼和鲫鱼数量也是不符合实际的。

2、证明标准

《刑事诉讼法》第195条关于有罪判决的标准是“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该标准在《刑事诉讼法》第53条有明确含义:

(1)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本案量刑事实方面,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等人构成诈骗罪的数额不明确,证明该事实的证据如被害人供述与公安机关制作的案发经过自相矛盾,公安机关后来补充的说明也未合理排除该矛盾。公诉机关对唐某等人的量刑意见没有相应地证据予以证明。

(2)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刑事诉讼法》要求据以定案的单个证据,需经过法定程序查证属实才能具有相应的证据能力。查证属实,即要求证据要满足真实性和可靠性的要求,从而具备证明能力。任何证据只有同时具备证据能力和证明能力,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本案被害人的供述和两证人的证言虽然能相互印证,但却无法证实被告人等人实际卖给被害人的青鱼和鲫鱼数量被害人清塘捞出来青鱼和鲫鱼的数量,该证据不具备认定本案被告人构成犯罪的证明能力。

(3)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被害人供述和两证人证言提到清塘捞鱼是在案发后数日进行,且只将鱼塘80%-90%的鱼拉了上来,也即不能排除案发后数日鱼塘有少鱼的可能性、鱼塘的鱼也未全部捞出。庭审中,公诉人也指出被害人打捞上来的鱼只是一个概数。显然,综合本案全案证据,认定被告人量刑的事实是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本案结语】

唐某等六人经事先预谋,共同出资从浙江湖州、常州购得青鱼和鲫鱼,采用以少计多方式进行诈骗,骗取被害人148万余元,检察院的量刑建议是3年至5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然而,由于公诉机关由于在取证方面存在重大瑕疵,经过辩护人一方和检察机关的反复沟通,最终控辩双方以全部判处缓刑的形式完成了所谓的“辩诉交易”,本案宣判后唐某等人均表示不上诉。


若您身边的亲人、朋友不幸也正在经历被控犯诈骗罪,可寻求朱兵飞律师的帮助,可帮您最大程度的维护自身权益。

以上内容由朱兵飞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朱兵飞律师咨询。

朱兵飞律师
朱兵飞律师
服务地区:江苏
专业领域:婚姻家庭 债务债权 合同纠纷 劳动纠纷 交通事故 房产纠纷 刑事辩护 公司法
手机热线:158****0790 (08:00:00-21:30: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