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信息
  • 姓名 : 李晓东
  • 职务 : 高级合伙人律师
  • 手机 : 139 4060 6394
  • 证号 : 12107201010935655
  • 机构 : 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中央南街宝地铂金大厦8楼62号(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脊柱术后截瘫医疗事故
作者:李晓东来源:找法网日期:2020年03月22日
脊柱术后截瘫医疗事故----改标题简化文章后再次发表
       曹,,诉称,2007年11月11日,原告可能因生活习惯或坐姿不端正而患脊柱侧弯畸形1年,进行性加重6个月入住被告医院治疗。11月13日,被告医生在未作牵引的情况下,就对原告施行脊柱后路融合、支撑矫形术。术后即出现神经损伤,当晚被告对原告再次施行手术,将植入物重新取出,术后原告发生双下肢彻底瘫痪。此后,被告医院从南京及上海其他医院请来多方面的专家进行会诊,但一直没有疗效。期间,经被告同意,原告父母也主动向北京、上海各大医院的多位知名专家求助,但均认为原告脊髓或脊神经损伤导致双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后为查明该严重后果是否系由被告过错直接造成,原告父母通过,,律师事务所委托,,物证鉴定中心进行法医学过错因果关系鉴定,确定被告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原告的医疗损害后果与该过错存在因果关系。2010年4月29日原告被允许出院。出院时,被告连床带被用救护车将原告送到家中,并主动承认其医治不当导致原告损害后果。
法院查明事实:
       2007年11月11日,原告曹,    ,因“发现脊柱侧弯畸形1年,进行性加重6月”入住被告儿童医学中心治疗。入住时,被告对原告诊断为“特发性脊柱侧弯”。同年11月13日,被告为原告在气静麻醉下行AIS后路松解、融合+CD-H(M8)T3-L2支撑固定术。手术在神经监护下进行。13时20分,T8椎弓根螺钉打入后,神经检测报右侧检测图像波形微弱,手术即停止。温盐水冲洗伤口后,13时37分,报图形恢复。13时45分,术中唤醒试验双下肢活动良好,手术继续。T8固定放弃。16时10分,手术完成第一根上棒,开始第二根上棒。16时34分,神经监测再报图形波形不好,此时第二根棒基本完毕,手术稍停顿,待第二根棒上毕后再次唤醒试验。17时20分唤醒试验双足活动存在。手术在植骨后缝合伤口后结束。19时30分,原告麻痹基本清醒,平卧,左足底刺激后见足趾活动,右足活动未见。给予甲基强的松800mg静滴。MRI检查示金属伪影强,图像欠清晰。椎弓根螺钉未见触及椎管,但在T8、T9节段可疑张力钢丝有压迫。综合考虑原告术后右足未见活动,神经受损症状明确。23时30分,原告在气静麻醉下被再次行植入物取出术。术中取出T9、T11三枚螺钉,再次探及钉孔四周壁骨性未及破损。术中留存左侧T12、L1、L2和右侧L1、L2五枚螺钉,支撑棒、钩、张力钢丝均全部取出。术后予抗感染、甲基强的松等治疗。11月14日,查体:胸部痛觉减退平面T8,双下肢触觉存在,深感觉部分存在,左下肢症状轻于右下肢,双足刺激有反应。MRI示:小脑扁桃体位置偏低,C4下缘-C7下缘水平脊髓空洞。脊柱侧弯术后,目前未见明显脊髓受压表现。11月19日予高压氧舱治疗。12月24日,被告嘱原告佩戴胸腰段支具坐起,活动。2008年1月17日,原告出院。出院时情况:神清,一般情况可,下肢肌力0,感觉恢复至膝上水平,双侧巴氏征(+)。当日,原告因“脊柱侧弯术后”再次入住被告处行抗感染治疗及康复训练。2010年4月29日原告出院。出院时情况:神经并发症症状无根本性好转迹象,不能站立和行走,大小便不能完全控制。上肢肌力、肌张力正常,提睾反射左侧(+),右侧(-),感觉定位至脐上水平,下肢肌张力高,主动肌肉活动未检出,双侧巴氏征强阳性。2010年11月10日,原告至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行神经肌电图检查示:神经源性损害,累及双下肢和腹直肌。下胸段和腰膨大根性损害可考虑。

        2010年12月13日,,,医学会经本院委托,对被告的上述医疗行为出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分析意见为:

       1、2007年11月11日,患者(即原告)因“发现脊柱侧弯畸形1年,进行性加重6个月”入住,,医学中心(即被告)。医方(即被告)诊断为“特发性脊柱侧弯”,没有考虑到神经源性脊柱侧凸的可能性,入院2天后即行“脊柱侧弯T3-L2后路松解、融合、内固定术”。术后患者发生双下肢神经受损症状,后迅速发展为不可逆的双下肢截瘫。


       2、根据2007年11月14日术后MRI检查示,患者C4-C7存在脊髓空洞,故为神经源性脊柱侧凸。医方术前未明确诊断,手术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加大了发生瘫痪的风险。术中监测神经电生理提示信号变化时,医方未及时终止手术。医方过失与患者目前截瘫的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3、脊髓空洞症是一种损害脊髓的严重病变,进展快,是患者发生截瘫的易感因素。据此,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例构成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学中心承担主要责任。为此,被告预付鉴定费3,500元。




本院认为,医疗机构发生医疗事故,应根据医疗事故等级、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中的责任程度、医疗事故损害后果与患者原有疾病状况之间的关系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本案被告儿童医学中心对原告曹,,所实施的医疗行为,经,,医学会鉴定,确定本医疗行为构成二级乙等医疗事故,且被告的过失与原告所造成的下肢截瘫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对此应承担主要责任。据此,本院确定被告应按百分之七十的责任比例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判决如下:
一、被告,,儿童医学中心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返还原告曹,,预缴款46,440.50元;
二、被告,,儿童医学中心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曹,,医疗费8,797.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628元、营养费10,080元、住院期间的陪护费50,259.40元、护理费403,200元、残疾生活补助费389,760元、残疾用具费3,499.30元、交通费10,231.20元、住宿费333.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600元、鉴定费2,000元、律师费60,000元,总计991,388.90元;
三、被告,,儿童医学中心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曹,,自2007年11月13日至本判决之日止的一次性成人尿裤、床垫、湿巾等费用14,660元;
四、驳回原告曹,,的其余诉讼请求。


脊柱术后截瘫医疗事故


以上内容由李晓东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晓东律师咨询。

李晓东律师
李晓东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锦州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手机热线:139 4060 6394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