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信息
  • 姓名 : 李晓东
  • 职务 : 高级合伙人律师
  • 手机 : 139 4060 6394
  • 证号 : 12107201010935655
  • 机构 : 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中央南街宝地铂金大厦8楼62号(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乙状结肠癌手术医疗事故
作者:李晓东来源:找法网日期:2020年03月22日
乙状结肠癌手术医疗事故
     原审法院认定,徐,,因10天前无明显诱因下出现便血3次,量不多,鲜红色,至,,医院处就诊,肛指检查指尖可及一肿块,指套有染血。徐,,发病前大便约3-4次/日,色黄,成形,为进一步就诊于2010年5月17日入住,,医院普外科。入院初步诊断:直肠肿瘤,拟行手术治疗。5月18日肿瘤标志物检查:AFP2.7ng/ml,CEA0.99ng/ml,CA19920.30u/ml,CA12512.30u/ml。电子肠镜诊断描述:内镜回盲部,回盲瓣正常。距肛门28cm及20cm处各见一0.5×0.5cm息肉,予活检咬除,距肛门10cm处见一2.5×2.5cmIsp型息肉,其余肠段未见溃疡、新生物及狭窄。活检:直肠3块,乙状结肠4块。检查诊断:“乙状结肠多发息肉(已咬除),直肠息肉。如直肠息肉病理为良性,建议EMR治疗。5月18日徐,,一般情况可,予出院。5月25日病理诊断:1、“直肠”(3块):“直肠”粘膜高级别上皮内瘤变,请结合肠镜病灶形态、大小等考虑。2、“乙状结肠”(4块):“结肠”粘膜轻度慢性炎症,部分上皮呈腺瘤型增生伴有轻-中度异型性。2010年6月8日徐,,收住,,医院消化内科,之后行肠镜下EMR术。直肠距肛门10cm处见一2.5cm大小息肉,NBI观察Pit,Pattern呈H4型,CP呈II型,以EMR切除治疗。直肠另见一0.6cm大小息肉,以APC烧灼质治疗。诊断:直肠多发息肉EMR+APC治疗。6月14日徐,,一般情况可,予出院。6月17日病理诊断:“直肠EMR切除息肉”(2块,大小分别为0.9cm×0.6cm×0.4cm和1.5cm×0.6cm×0.4cm,取材4块):“直肠”绒毛状腺瘤,局部癌变(分化型腺癌),浸润至粘膜下层,基底部见癌组织(2张切片)。为进一步诊断治疗,徐,,于2010年6月30日以“直肠癌”入住,,医院普外科。


       7月2日电子肠镜予直肠病灶定位:结肠镜到达30cm处,见距肛缘8cm处原手术病灶,予金属止血夹定位。同日,与家属行术前谈话签字,拟行直肠癌根治手术。7月5日,徐,,在气静麻下行直肠癌根治术,术中见原EMR手术野定位夹距肛缘7cm,未及明显肿块残留。探查近端结肠未发现异常,胃、肝脏、大网膜、小肠及盆腔未见明显转移。


       进腹后,打开乙状结肠侧腹膜,游离其系膜,于根部切断肠系膜下血管,清扫根部淋巴结,打开腹膜返折,沿骶前向深部分离,切断两侧直肠侧韧带,游离前壁过精囊腺和前列腺,远端分离至肿块下方5cm处,近端分离至肿块上方5cm处;切断乙状结肠,近端乙状结肠置入28*管状吻合器钉头,远端直肠距肿瘤3cm处荷包钳阻断,扩肛后以生理盐水1000ml冲洗肛门及远端直肠,切断,移除标本,经肛门置入管状吻合器行直肠乙结肠端端吻合,吻合口浆膜加固一周。7月6日病理诊断:直肠:部分粘膜缺失,粘膜下层血管扩张充血,炎性细胞浸润,未见肿瘤组织。上、下切缘,剥离面、肿瘤平面肠壁淋巴结(0/1)均阴性。术后抗炎补液等对症支持治疗,7月17日徐,,一般情况良好,予以出院。


        本案在庭前由,,医学会对本次医疗争议进行鉴定。该会出具鉴定结论,明确:徐,,与,,医院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并分析认为:


       1、病理诊断明确为乙状结肠癌。理由:病理切片示,切缘有癌细胞,且侵犯到粘膜下层和基底部。


       2、手术指征明确。基底层和切缘均显示有癌变,外科行经腹腔直肠癌根治术(Dixon手术)符合卫生部颁发的《临床治疗指南肿瘤分册》(2005年版)、《结直肠癌诊疗规范》(2010年版)及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2009版]规定。


       3、鉴定会现场肛检示肛门括约肌张力无异常,不会存在大便失禁。大便次数增加与结肠切除后水分吸收少有关,属于结肠手术后的常见表现。


       4、术后病理未见癌组织与术前内镜获得的病理结果无矛盾,临床上类似情况并不少见。,,医院为此预付鉴定费3,500元。


       2010年11月,徐,,诉至法院称,因,,医院医术诊断水平的匮乏,迷信病理的治疗思想,武断专横的治疗态度,草率手术的治疗手段,造成这次医疗过度,给其留下了无法弥补的身心痛苦,故请求判令,,医院赔偿医疗费人民币40,000元(币种下同),护理费5,000元,伤残补偿金100,000元、精神损失费20,000元。
       ,,医院辩称,根据,,医学会的鉴定,本次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徐,,患病至,,医院处诊治,该医院的诊疗行为均按规范进行操作,诊疗行为不存在过错,未对徐,,造成损害。故不同意其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患者徐,,到,,医院处就诊,双方由此建立了医疗法律关系。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是以医疗过失以及过失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为基本条件。,,医院作为专业诊疗机构,其医师在履行诊疗义务时应当尽到医师应尽的审慎的注意义务,该注意义务通常表现为法律、规章所规定的具体医疗行为的操作规程、医界的诊疗规范及当时当地的医疗水准。


       由于医疗行为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对该行为是否适当的判断,除依照一般常理及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以外,还需由相关部门即医学会做出公正鉴定。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等,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应当由医学会予以鉴定。医学会所作的司法鉴定,既包含了对医疗事故鉴定,也包含了对医疗过错的鉴定,医学会所作的鉴定结论具有客观性和权威性,且符合证据性质,可以作为确认医患双方医疗纠纷过错的依据。现,,医学会确认本次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故法院对该鉴定予以采信。徐,,之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因本次医疗纠纷所产生的鉴定费由徐,,承担。


       据此,原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600元,减半收取计1,800元,鉴定费3,500元,由徐,,负担。


       原审法院判决后,徐,,不服,上诉至本院称,原审法院完全采信医学会的鉴定报告有误,对上诉人提出的事实依据置之不理,认定事实不清,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原审时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医院则不接受上诉人徐,,的上诉主张,并辩称徐,,的手术指征明确,其诊疗行为符合相关规定。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上诉人,,医院对上诉人徐,,的医疗行为是否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关键则在于,,医院对徐,,进行手术是否具有相应的手术指征。由于医疗活动的专业性,对医疗机构是否存在过错以及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因果关系的判断,通常需以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为依据。本案中,,,医学会已就本案出具了专业的分析意见,其鉴定结论为本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该分析意见还认为手术指征明确;术后病理未见癌组织与术前内镜获得的病理结果无矛盾,临床上类似情况并不少见。故原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徐,,诉讼请求尚属合理,依法可予维持。


       对于徐,,就术前病理与术后病理存在矛盾所提出的异议,虽从患者而言于情于理可以理解,本院亦表示同情,但根据医疗损害赔偿案件的举证责任分担规则,医学会鉴定结论既已认定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则徐,,请求改判支持其原审全部诉讼请求,则需提供更为充分有力的证据反证医学会的鉴定结论不成立,而本案中徐,,始终未完成该举证责任,故本院对其上诉请求碍难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乙状结肠癌手术医疗事故


2


医疗事故结肠癌      患者王,,于2013年11月25日到被告,,医院主诉:便后出血伴有物脱出10年入院治疗,门诊以“混合痔、直肠粘膜内脱垂”诊断收入院,后行混合痔外剥内扎内注术、直肠粘膜注射术。术后2013年11月28日和2013年11月29日查房记录均为:…大便每日一次、质软、无便血…。2013年12月5日患者及家属要求出院。 2014年2月18日,患者以急性肠梗阻、高血压、心功能不全、结肠恶性肿瘤、肝转移到XX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2014年3月3日出院,出院诊断为急性肠梗阻、高血压、心功能不全、结肠恶性肿瘤、肝转移、腹腔广泛转移。       2014年3月3日,患者主诉:结肠癌术后20天,到XX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中心医院诊断为1、胰体尾癌;2、肝转移癌;3、结肠造瘘术后;4、房颤。行胰体尾切除、脾切除、左半结肠切除术。后患者于2014年3月17日因冠心病、急性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去世。      患者王,,在,,医院的诊疗行为经本院委托北京XX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
(一)医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
     ,,,医院对患者的混合痔诊断成立,有手术治疗的指征,手术方式的选择符合患者当时病情需要,术前有手术同意书的告知和家属的签字同意。
     患者在住院期间无有关结肠癌的体征及自诉,患者的主诉及体征均为肛门部疾患,与脾曲部的结肠肿瘤无相关性,医方未进行肠镜检查无原则性错误,认定医方漏诊、误诊的依据不足。医方在术后未将患者切除取出物送病理检验,违反了手术病理送检的相关规定,存在过错。 (二)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其参与度,医方的过错与被鉴定人的恶性肿瘤早期诊断,及早治疗的时机无相关性,故与缩短患者预期寿命无因果关系。鉴定意见为,,医院对被鉴定人王,,的诊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行为与王,,早期诊断、及早治疗的时机无相关性,医疗行为与缩短患者预期寿命无因果关系。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对于因医疗过错而产生的医疗损害责任,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了过错责任原则,也就是受害人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证明责任,证明医疗机构存在医疗过错且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关于被告是否存在医疗过错,以及该医疗过错与缩短患者预期寿命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被告的诊疗行为经司法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认定,存在一定过错,但过错与缩短患者预期寿命无因果关系,且经鉴定人出庭表示按照患者的主诉诊断为肛门部疾病没有错误,医方不可能扩大检查范围到原告主张的范围,另即便是扩大了检查范围,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就能检查出患者的疾病。
     现经鉴定无法支持原告的主张,且原告没有其他证据可支持其主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的诉讼请求





以上内容由李晓东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晓东律师咨询。

李晓东律师
李晓东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锦州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手机热线:139 4060 6394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