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信息
  • 姓名 : 李晓东
  • 职务 : 高级合伙人律师
  • 手机 : 139 4060 6394
  • 证号 : 12107201010935655
  • 机构 : 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中央南街宝地铂金大厦8楼62号(辽宁邦之律师事务所)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疤痕收缩压迫输尿管梗阻肾积水医疗事故
作者:李晓东来源:找法网日期:2020年03月26日

疤痕收缩压迫输尿管梗阻肾积水医疗事故损害

        经开庭审理查明:2005年5月24日,原告因“痛经进行性加剧4年,发现盆腔肿块4年”入住被告处。妇科检查:宫颈轻度糜烂、肥大;宫体中位约孕2月大小,质硬,后壁结节感;左侧附件扪及与宫体紧贴包块8*7cm,活动差,无压痛。入院病史中记载:B超:子宫增大,左附件区囊肿(巧克力囊肿)。诊断:盆腔肿块、左附件肿块-卵巢内膜异位囊肿、子宫内膜异位症、慢性宫颈炎。

     术前查肾功能:尿素氮3.6mmol/L(参考值2.3-7.8mmol/L)、肌酐54umol/L(参考值34-106umol/L),尿常规(-)。于5月27日在连续硬麻外麻醉下行全子宫+左附件切除术。术中见子宫约孕6周大小,左卵巢囊肿10*9*8cm,与盆侧壁、阔韧带、子宫后壁及部分肠段致密粘连,左输卵管爬行于囊肿表面。切除左附件和子宫。术中出血约60ml。术后予抗炎、补液治疗。术后三天病程均记录:原告一般情况可,留置导尿畅,色清。6月1日病理报告:子宫肌腺症、慢性宫颈炎、卵巢出血性囊肿(符合子宫内膜异位囊肿)、输卵管组织。6月3日复查尿常规(-)。6月8日出院。出院诊断:左卵巢子宫内膜异位囊肿、子宫内膜异位症。

     2006年4月1日,原告在XX疗养院体检。B超报告:左肾轻度积水。建议进一步检查。尿常规(-)、尿素氮、肌酐指标正常范围。2006年8月3日,原告因头面部浮肿4月,至XX医院门诊。8月7日肾图示:左肾无功能。CT示:左肾萎缩、左肾积水伴左侧输尿管扩张。于8月15日入住该院。8月16日尿素氮4.7mmol/L、肌酐78.2umol/L,尿常规(-)。于8月18日在全麻下行左肾切除+左输尿管全长切除术。术中见左肾萎缩、肾盂积水,左输尿管下段见疤痕缩窄环压迫输尿管。术后病理示:病理符合左肾肾盂肾炎伴肾积水,左输尿管粘膜慢性炎,“输尿管旁疤痕组织”平滑肌脂肪组织伴胶原纤维增生。8月28日原告出院,出院诊断:左肾积水、左肾失功能。由于双方对赔偿事宜无法协商一致,故原告诉诸本院。

       另查明:原告就本案所涉争议曾向XX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于2010年3月24日申请撤诉,XX黄浦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4月20日准予原告撤诉。2008年5月28日,,,医学会受理了XX黄浦区人民法院的委托,就被告以及XX医院对原告的医疗行为是否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被告的医疗行为与原告的损害有无因果关系,并明确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事故的等级及责任程度等进行鉴定。该医学会于2008年8月6日出具沪卢医鉴[2008]014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其中分析意见为:

       1、患者诊断内异症明确,有手术指征,且术前告知家属有手术风险;2、患者第一次手术后未出现发热、肾区疼痛、血尿及阴道漏尿等症状,说明手术当时未造成输尿管损伤及梗阻。术后近半年出现肾轻度积水,以后四个月出现肾萎缩,第二次手术发现下尿管有纤维疤痕压迫改变,说明与原发疾病有关(内异症);3、患者处于生育期年龄,内异症可进行性加重及发展,可造成周围组织病变引起相应的症状体征,包括泌尿系统的病变;4、综上所述,该患者肾切除与第一次手术无因果关系,不构成医疗事故;5、XX医院在对该患者诊治过程中符合诊疗常规,不构成医疗事故。结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三十三条规定,陆,,与,,医院的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陆,,与XX医院的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

        2009年2月18日,XX医学会受理了XX黄浦区人民法院的委托,就被告对原告的医疗行为是否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被告的医疗行为与原告的损害有无因果关系,并明确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事故的等级及责任程度等进行鉴定。该医学会于2009年4月30日出具沪医鉴[2009]07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其中分析意见为:

     1、患者患子宫内膜异位症、左附件肿块,有手术指证,医方手术方式正确,操作符合常规; 

      2、输尿管损伤后会出现腰痛、血尿、漏尿等症状,输尿管粘膜会有组织增生、瘢痕等病理改变,根据送鉴资料该患者第一次术后尿色清,尿常规阴性,无上述临床表现;第二次肾切除的手术记录示:输尿管粘膜光滑,故没有输尿管手术损伤依据;

      3、根据该患者的病情及医疗经过,第二次手术见左输尿管下段疤痕可能是因为盆腔手术后局部组织反应、粘连或子宫内膜异位症病变所致,疤痕收缩压迫输尿管引起梗阻导致肾积水;4、患者2006年4月1日在XX疗养院体检发现左肾积水后未能及时复诊、随访,丧失了早期治疗时机,最终左肾切除与医方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结论: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三十三条规定,陆,,与,,医院的医疗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

       以上查明的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原、被告的陈述,病史材料、,,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XX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上述证据并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审理中,原告主张:
一、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且与原告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并提供北京XX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同时申请委托其他鉴定机构进行过错因果关系鉴定。原告称其向XX黄浦区人民法院撤诉后,由XX海达律师事务所代其向北京XX物证鉴定中心委托鉴定。被告认为根据规定,鉴定需双方参与,该鉴定被告没有参与,程序违法;且涉及的鉴定材料都是复印件,也不符合规定;该鉴定机构是否具备对医疗损害的鉴定资质也无法确认;综上被告对该鉴定结论的真实性和所要证明的内容均不予确认。
二、被告系非法行为,麻醉师“梁XX”无医师执照,李XX医师执照变更至被告处的时间晚于被告对原告进行手术的时间,并提供申请书及答复书。被告对此庭后补充提供:一、情况说明,内容为:我院没有姓名“梁XX”的麻醉医生,我院只有姓名“梁XX”的麻醉医生,“梁XX”于2002年8月到我院工作,于2003年12月30日获得执业医师资格,2004年6月30日注册在,,医院执业。我院住院号57192的病史中,手术记录麻醉者应为“梁XX”,是由于手术医生“吴XX”笔误写成“梁XX”,在病史的麻醉记录中由麻醉医生“梁XX”的亲笔签名;二、梁XX医师执业证书;三、李XX医师执业证书;四、XX卫生局《关于同意XX医院与XX医院合作的批复》。原告认为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证实被告对原告实施了全过程非法行医行为。
审理中,被告表示愿意补偿原告10,000元。
      根据庭审确认的事实,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误工费、陪护费、营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本案为医疗事故的损害赔偿,根据XX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原、被告的争议不构成医疗事故。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所提供的北京XX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系原告自行单独委托所做的鉴定,该鉴定结论本院难以采信。原告申请重新委托鉴定,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准许。关于原告提出的被告系非法行医的主张,被告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该院及相关医生具备相应资质,故本院对原告该主张不予采信。现无其他证据证明被告存在其他医疗过错,故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审理中,被告自愿补偿原告10,000元,系当事人对自己民事权益的处分,于法无悖,本院予以准许。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四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陆,,要求被告,,医院赔偿经济损失46,374.4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被告,,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原告陆,,10,000元。

疤痕收缩压迫输尿管梗阻肾积水医疗事故损害

2

输尿管损伤医疗事故
(2018)甘12民终112号
莫某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l、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宿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共计213284元,其中医疗费39221+外地检查费4204元(票据12张)+门诊票据(2页票据12张)1931元=45356元;误工费:576天×105元/天=60480元;护理费576天×105元/天=60480元;住宿费5117元(24张);交通费729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76天×40元/天=23040元;住院期间营养费:576天×20元/天=11520元。残疾赔偿金待鉴定意见出具后另行计算;2、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审理认定:2016年1月14日,原告莫某因下腹部胀痛2月,B超发现子宫肌瘤2月在被告市医院妇产科住院治疗,市医院的初步诊断为子宫肌瘤、慢性宫颈炎。同月18日进行全子宫切除术及右侧输卵管切除术。术中见一4立方厘米子宫肌壁间肌瘤,子宫左后壁见一3平方厘米肌瘤突出子宫表面。术后原告出现小便时酸涩疼痛,少量血尿,伴有左腰部隐疼不适。与该院泌尿外科医师会诊后进行静脉泌尿系造影,显示:左侧输尿管上端扩张。同月25日转入泌尿外科,做膀胱镜以及输尿管镜检查。原告丈夫扬言花在麻醉知情同意书、经尿道内腔镜检查术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被告在为原告做上述检查时发现原告左输尿管为医源性损伤,遂即为其做了左输尿管双J管植入术。术后,被告要求原告在双J管植入术风险告知书上签字时原告予以拒绝。原告在被告处的费用至今未结算,原告预交给被告的医疗费为1240.8元。原告术后病情未见痊愈,遂向被告请假外出检查治疗。先后到,,等地检查治疗,检查结果为:左侧输尿管阴道瘘。花医疗费48703.35元,支出交通费为7291元、住宿费5117元。2016年11月22日原告离开市医院,向被告要求赔偿未果后诉至本院。诉讼中,原告要求保全被告保存原告的病历,我院于2017年4月24日以(2017)甘1202民初71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将被申请人,,市第一人民医院保存的申请人莫某于2016年在被申请人处住院的床号为+43,住院号为0014039255的病历材料清点后交本院封存。翌日,我院向被告送达上述裁定书后要求依照裁定书的要求立即执行,被告以该病历未找见为由未及时执行上述裁定书。

       诉讼中,双方当事人申请做医疗过错,误工、护理期限以及伤残等级鉴定,我院征得双方当事人的同意后委托甘肃,,司法鉴定所进行了鉴定,该所于2017年10月9日以甘中泰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6004号给出:1、市医院的诊疗行为与莫某左侧输尿管阴道瘘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系主要作用)、其损伤参与度建议为60%-80%;2、莫某左侧输尿管伤残等级评定为九级;3、莫某务工期限评定为180日;4、莫某护理期限评定为90日。原告为伤残等级鉴定支出鉴定费1500元,被告为医疗过错程度、务工期限、护理期限支出鉴定费8000元。另查明,甘肃省2017年度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为41861元/年,农村人均纯收入为7487元/年,,,市机关企事业单位在本市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为每天40元。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告莫某在被告处就医前未发现有阴道漏尿的情形,亦未发现未其他外伤因素所致,造成原告漏尿是被告在为原告做全子宫切除术以及右侧输卵管切除术时不慎所致。

     在人体构造上女性生殖系统与泌尿系统的器官彼此十分临近,在切除输卵管时容易伤及输尿管。但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之下,只要医务人员尽到谨慎操作的义务,做好处理异常情况的准备,一般是可以避免医源性输尿管损伤的。故被告医务人员的过失与原告输尿管损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参照甘中泰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6004号鉴定意见书,被告对原告输尿管损伤应承担70%的责任。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是患者的自我决定权,所涉及的不仅仅是健康利益,而是一种自我决定的人格利益和人性尊严。为保障患者的知情同意权,医务人员应充分履行说明、告知和解释的义务。为此,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在本案中,被告为原告做膀胱镜以及输尿管镜检查时发现原告做输尿管瘘,其认为应该做双J管植入术,应征得原告或者其近亲属的同意,原告享有是否同意被告为其做该手术的权利。被告在未征得原告方同意的情况下直接为其做了双J管植入术,侵犯了原告的知情同意权。被告为原告做了双J管植入术后,原告并未痊愈,导致原告四处求医,不但给原告造成了相应的财产损失,使原告的人格权遭到侵害,亦造成原告的精神损失。故原告以被告侵犯其知情同意权要求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基于此,被告认为应以鉴定的被告过错参与度赔偿原告损失的抗辩意见不予支持,被告应赔偿原告所有的经济损失。原告的经济损失:医疗费1240.8元+48703.35元=49944.15元;误工费41861元/年÷365天/年×180天=20643.78元;护理费41861元/年÷365天/年×90天=10321.89元;残疾赔偿金7487元/年×20年×20%=29948元;原告住院到离开医院的天数:2016年1月14日至2016年11月22日原告离开市医院共计308天,伙食补助费308天×40元/天=12320元;住院期间的营养费308天×20元/天=6160元;交通费为7291元;住宿费5117元以及原告为伤残鉴定支出的鉴定费1500元。被告为医疗过错程度、务工期限、护理期限支出鉴定的费8000元由被告自行承担。原告的诉讼请求等于或低于上述标准的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被告应赔偿的总额为医疗费45356元+误工费20643.78元+护理费10321.89元+残疾赔偿金29948元+住宿费5117元+交通费7291元+伙食补助费12320元+营养费6160元+鉴定费1500元=138657.67元。据此判决:一、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由被告,,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原告莫某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138657.67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60元,被告承担1339元,原告承担721元。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相同,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莫某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共作了三次手术,在第一次手术中,市医院为莫某进行全子宫切除术及右侧输卵管切除术,在手术中医务人员未完全尽到谨慎操作的义务,引起莫某输尿管损伤,参照甘中泰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6004号鉴定意见书,市医院对莫某输尿管损伤应承担80%的责任。之后,市医院为了医治莫某输尿管损伤,又对莫某进行了第二、三次手术,其中在第二次手术中,虽然莫某及家属在手术风险告知书未签字,侵害了莫某的知情同意权,但这次手术并未造成莫某损伤。《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未取得患者同意进行手术,造成患者损害的,承担赔偿责任。如前所述,因第二次手术虽侵害了莫某知情同意权,但并未造成莫某损害,故一审法院仅以这次手术侵害了莫某的知情权而判决由市医院承担莫某的全部损害责任不当,本院应予以改判。

       在二审中,莫某上诉主张,在一审庭审后又产生了医疗费用,请求二审法院予以一并解决,因本案已进入了二审程序,对当事人新的诉讼请求不能直接判处,故对该费用莫某如确有证据证明是因市医院手术损害而支出的费用,应当另案提起诉讼,本院在二审中对莫某该请求不予判处。另在二审中,莫某向本院申请重新鉴定,因该鉴定报告系原审法院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后委托具备司法鉴定资质的甘肃中泰司法鉴定所进行相应鉴定,在莫某对该项鉴定意见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未提供充足证据反驳的情形下,一审判决采信该项鉴定结论并无不当,因此莫某要求重新鉴定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在二审中,市医院对一审法院认定莫某的医疗费用数额提出异议,但其在二审中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否定莫某的医疗费用数额,也在诉讼中未申请对莫某医疗费用的合理性进行鉴定,故对市医院该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对误工费、护理费的计算依据是经鉴定确定的合理天数,故本院对莫某二审要求增加误工费、护理费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的计算依据是莫某的实际住院天数,故本院对市医院二审要求减少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对莫某因医疗责任纠纷引起的损失金额认定准确,但对责任的承担比例划分不当,本院参照鉴定意见对双方的责任划分予以改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市武都区人民法院(2017)甘1202民初71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市武都区人民法院(2017)甘1202民初71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由,,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莫某医疗费等各项经济损失110926.14(138657.67元X80%)元。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2060元,由莫某承担412元,市医院承担1648元;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060元,由莫某承担412元,市医院承担1648元

3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10月7日,曾XX因左腰及左下腹疼痛到XX医院就诊,诊断为:左输尿管结石。当日缴纳了治疗费后,该院对其进行左输尿管下段体外碎石治疗。术后,曾XX出现疼痛等状况。同月13日,XX医院再次对曾XX进行右输尿管下段体外碎石治疗。两次体外碎石手术后,曾XX感腹痛加重,腹胀明显,排尿困难。2010年10月19日,曾XX到,,第二人民医院就诊并住院治疗,初步诊断为:1.左肾结石;2.右输尿管上段结石;3.双肾积水。

     ,,二医院给予了抗炎、抑酸等对症治疗。由于该院的医疗条件受限等因素,该院建议患者转上级医院治疗。曾XX遂于同年10月20日转入,,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初步诊断为:不全性肠梗阻,慢性浅表性胃炎,高血压病3级高危,双侧输尿管结石。住院治疗过程中,患者出现无尿情况,市一医院于10月24日行“双侧输尿管镜检查+双侧输尿管内支架置入术”。术后患者尿量明显增加,但以后又减少至无尿。市一医院认为患者病情复杂严重,鉴于医院技术力量及条件所限,建议患者转上级医院治疗,但遭拒。尔后,在对患者诊疗过程中,市一医院曾先后数次进行手术更换输尿管插管等。2010年11月10日,曾XX同意转上级医院治疗,并于次日入住成都军区总医院。入院后,XX医院垫付了治疗费15000元。,,军区总医院予以禁冷水、胃肠减压、血液透析、抗感染、纠正电解质紊乱维持内环境稳定等治疗。2010年12月5日10:13分,曾XX治疗无效死亡。


最后诊断为:1.急性肾功能衰竭;2.左肾结石;3.胃储留;4.代谢性碱中毒等。


经XX医院申请,我院委托四川,,司法鉴定所对三家医院对曾XX的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以及参与度进行补充鉴定。四川,,司法鉴定所出具华大司鉴所(2013)临鉴字第37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


1.根据送检资料,曾XX多系急性肾衰竭死亡;


2.XX医院存在对曾XX早期病变未作相关检查而漏诊诊治的过错,该过错是其急性肾损伤、衰竭发生发展的主要原因,应负大部分责任,建议参与度为80%;


市一医院在对曾XX的诊治过程中,存在治疗方案欠妥的过错,应负轻微责任,建议参与度为10%;


曾XX性肾衰竭的发生有其自身疾病因素参与,参与度为10%。鉴定费5080元由XX医院垫付。


判决:一、XX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XX因曾XX死亡产生的各项损失143411.41元;二、市一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XX因曾XX死亡产生的各项损失20379.05元;三、驳回XX对大安二医院的诉讼请求

以上内容由李晓东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李晓东律师咨询。

李晓东律师
李晓东律师
服务地区:辽宁-锦州
专业领域:医疗事故
手机热线:139 4060 6394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