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斌律师
叶斌律师

找法网律信通认证律师

服务更有保障

  • 信誉深度认证律师
  • 签订委托协议保证服务质量
  • 收费合理标准
  • 司法部门全面监督和保障
主任律师

服务地区:浙江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

电话咨询请说明来自找法网

183 - 6713 - 9170

接听时间:08:00-21:30

当前位置:找法网 > 杭州律师 > 拱墅区律师 > 叶斌律师> 律师文集

杭州刑事律师叶斌:从武汉肺炎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认定

作者:叶斌  发布时间:2020.02.14 15:44  

【导读】

认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应当注意哪些要点?

隐瞒可能已经感染病毒而频繁出入公共场所或接触多人如何定性?

案情简介

2020117日,长期在武汉工作的沈某在身体不适情况下乘坐飞机到杭州,先后前往慈溪、上虞、嵊州等地。到嵊后,其拒不配合乡镇政府检测和居家隔离要求,频繁出入公共场所。123日,沈某自行驾车到浙一医院就诊,确诊感染并被医院隔离治疗。127日,嵊州市公安局对沈某立案侦查。当日,嵊州市检察院提前介入该案。

叶斌律师评析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规定在我国刑法典第114条,与放火罪、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同属一个法条,该罪法条表述为 “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但是在实务中,准确认定“其他危险方法”与“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的性质相当,是判断是否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关键。

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工业酒精兑水冒充白酒销售、投寄虚假炭疽菌、盗窃窖井盖等行为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形,由此可知,该罪的适用范围一直在不断的扩张与调整。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本罪行为要件的开放性及缺乏必要的形式限定,因此学界有人该罪称为“口袋罪”。

因此,有必要梳理在认定该罪时,需要注意的事项:

第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属于具体危险犯,所谓具体危险犯是指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身体造成紧迫危险,没有发生侵害结果实属偶然。例如,破坏交通工具罪就属于具体危险犯。

第二,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对象必须是“不特定人”。如果行为人的的行为只会导致少数人伤亡,而不可能随时扩大被害人范围,不能认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第三,“其他危险方法”的界定必须严格按照文义解释和同类解释规则进行,以社会大众对危害程度的一般理解为其外延,以危害公共安全的现实可能性为其内涵。具体而言,“其他危险方法”在行为客观上必须具有刑法第114条规定的“放火、爆炸、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行为同等或超过上述行为危险性的方法,并非指任何具有危害公共安全可能性的方法。

第四,在醉驾行为中,如果行为人明知酒后开车违法,仍然醉驾开车冲撞、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根据《关于醉酒驾车犯罪法律适用问题的意见》之规定,此类行为按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

因此,在“其他危险方法”的判断上,要保持罪刑法定原则与刑法的谦抑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新冠病毒并非刑法第114条所列的“传染病病原体”、传染病属于疾病,例如肺结核、狂犬病等,可用药物治疗与预防,故意传播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

本案中,沈某长期在武汉工作并有身体不适症状,回到杭州后,前往慈溪、上虞、嵊州等地,不配合居家隔离,频繁出入公共场所、接触多人,而此次新冠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点,病毒传播性较强,而感染上新冠病毒后,并无有效药物治疗,有造成人员伤亡的重大风险。

根据上文分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需具备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身体造成紧迫危险,没有发生侵害结果实属偶然的特征,而根据社会大众对危害程度的一般理解,新冠病毒的危害性与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具有同等的危险性,病毒传播也是不特定的,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行为特征。

此外,从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公布的消息看,涉及此类新冠病毒携带者隐瞒真实情况、接触不特定多人,放任病毒传播的行为,基本上都定性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以上内容由叶斌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叶斌律师咨询。

叶斌律师 主任律师

服务地区:浙江

专业领域:刑事辩护

手  机:183 - 6713 - 917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 在线短信咨询

(接听服务时间:08: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