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找法网>宁波律师>鄞州区律师>周云卿律师>律师文集> 正文

杀人罪、伤害罪的客观方面问题

作者:周云卿 来源:找法网 日期:2019-09-05 14:42

故意杀人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首先,这种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须是非法的。如果实行正当防卫或执行公务而将他人杀死的,不构成犯罪。其次,要有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行为方式既可以为作为,如枪击、刀砍、拳打脚踢等,也可以是不作为,如有救助义务的人见死不救,致人死亡。实践中常见的是前者,后者只有在负有防止被害人死亡的特定义务的前提下才能构成。剥夺他人生命的手段是多种多样的,可以是徒手,也可以是利用工具,或者利用他人,或者利用自然力。方式、方法、手段虽然法律没有限制,但如果行为人采用防火、爆炸、决水、投毒等危险方法杀人而同时危害公共安全的,则应以相应的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论处。最后,在死亡结果发生的情况下,杀害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必须有因果关系,否则不成立本罪的既遂。自杀案件的定性问题:

1.致人自杀行为的定性

自杀是自己剥夺自己的生命,在我国自杀行为不为罪。但在实践中自杀的情况颇为复杂,特别是因他人行为引起自杀,往往涉及他人之引起行为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的问题,须认真分析。司法实践中的致人自杀主要包括以下三种情况:1)行为人的合法行为,如履行职责对他人批评或处分,即使处分过重、态度生硬或因一般违法行为,如打骂引起他人自杀的。自杀行为往往是自杀者的心胸狭隘所致,不应追究引起者的刑事责任。(2)行为人的犯罪行为,如强奸、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等引起他人自杀的,在这种情况下,行为人主观上无杀人的故意,应以相应的罪论处,不能构成故意杀人罪,根据具体情况分别处理,如可将引起自杀作为强奸、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等罪的一个从重处罚情节;引起他人自杀这一事实可作为定罪与否的情节,如侮辱、诽谤他人引起自杀的,引起自杀就成为判定情节严重与否的一个因素。(3)行为人具有致他人死亡故意,并凭借权势或以暴力、胁迫、诱骗等手段促使他人自杀,由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杀人故意,客观上又实施了与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的行为,实质上是一种借刀杀人的行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2. 帮助自杀行为的定性

帮助自杀,是指他人已有自杀意图,行为人对其在精神上加以鼓励使其坚定自杀的意图,或者给予物质上的帮助使他人得以实现其自杀意图的行为。在前一种情况下,行为人的行为对自杀死亡结果的原因力较小,危害也不大,可以不追究其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在后一种情况下,行为人的行为多是应请求在物质上为自杀者提供了帮助,对于自杀者的死亡结果发生具有较大的原因力,原则上应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自杀是自杀者本人的意思决定,可对帮助者从轻或减轻处罚。对于虽然是应要求实行帮助,却直接动手将自杀者杀死,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但处罚可以考虑从轻。但对特定情况下的帮助自杀行为,应当按照一般故意杀人罪定罪处刑(如帮助邪教组织人员自杀的,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3.教唆自杀行为的定性

关果所谓教唆自杀,是指行为人使没有自杀意图的人产生自杀决意,实施自杀行为。教唆自杀的行为人,在多数情况下都是为了帮助自杀者摆脱某种痛苦。

一般情况下的教唆自杀行为,由于教唆者实施的是教唆自杀行为,是否自杀,自杀者仍有意志选择自由,因此,教唆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较小,虽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但应按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罪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对特定

情况下的教唆自杀行为,则应当按照一般故意杀人罪决定刑罚(如组织、策

划、煽动、教唆邪教组织人员自杀的,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4.相约自杀行为的定性

要在相约自杀案件中主要存在以下几种具体情况:1)双方相约共同自杀,一方未对他方实施教唆、帮助或诱使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虽然相约自杀而没有死亡一方的行为对对方起到精神支持作用,但由于客观上没有教唆、帮助或诱使行为,因此,自杀而没有死亡的一方不应对他人的死亡负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2)双方相约共同自杀,一方要求对方先杀死自己,后者应对方请求先将对方杀死,然后自杀未成或又放弃自杀行为的。这在本质上是一种受托自杀,行为人主观上有明知,客观行为与他人死亡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应按故意杀人罪论处,量刑时可以从轻考虑。(3)双方共同自杀,一方为自杀提供条件,另一方利用此条件自杀身死,而提供条件者自杀未死。从性质上讲,这是一种帮助自杀的行为,可按照帮助自杀的处理原则处理。(4)一方诱骗对方相约共同自杀,而行为人根本没有自杀的意图,对诱骗者应以故意杀人罪定性。但这种情况与诱使他人相约共同自杀而自己自杀未成的情形有所区别,对后者在处罚上应从轻。

5.受嘱托杀人行为及“安乐死”的定性

受嘱托杀人,也称为“得承诺杀人”,是指受已有自杀意图者的嘱托而直

接将他人杀死的行为。从广义上讲,这也是一种帮助自杀行为,但与帮助自杀

不同在于行为人是直接实施杀人行为,而不是对嘱托者本人的自杀行为给予帮

助。这种受嘱托杀人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是应已有自杀意图者所求,

在处罚时可考虑从轻。“安乐死”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受嘱托杀人的行为。一般

是指应身患绝症,精神、肉体处于极度痛苦的病人的请,便具提前迅速无痛苦死亡的行为。已有个别国家承认“安乐死”合法化,但我国目前立法上尚未承认“安乐死”,实践中的“安乐死案件,仍应按照故意杀人罪定性,但可根据具体情况免除或者减轻处罚。过失致人死亡罪,其客观方面表现为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这里的行为主要是指在日常生活中,对他人的生命安全缺乏应有的关注,因作为或者不作为行为致使他人死亡。根据法律规定,构成本罪必须发生死亡结果,且过失行为,必须对死亡结果的发生具有原因力,即两者之间必须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至于被害人或其他人有无过错,不影响本罪的成立,但在决定刑事责任时应当予以考虑。从故意伤害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其一,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因合法实施的行为而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不构成犯罪。如实施正当防卫行为而打伤不法侵害者。其二,必须具有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即具有破坏他人人体的肢体、组织的完整性或者损坏人体组织、肢体、器官的正常机能的行为。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以作为的方式及暴力方法最为常见,但对故意伤害行为法律并未以作为及暴力为必要条件。需要指出的是,在刑法中,针对他人身体而实施的犯罪有多种,而且也多使用暴力并对被害人的身体健康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如绑架罪,拐卖妇女、儿童罪等,只要刑法对此另有规定,就不能以伤害罪论处。本罪的损害结果包括轻伤害、重伤害和伤害致死三种情况。明确三者的界限,对于正确地量刑具有重要意义。由于伤害致死只要发生死亡结果即可认定,因此,有必要明确的是人体重伤害与轻伤害的标准。根据刑法第95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均属于重伤害:第一,使人肢体残废或者毁人容貌的;第二,使人丧失听觉、视觉或其他器官机能的;第三,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的。具体应依照1990年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布的《人体重伤鉴定标准(试行)》来认定。至于第234条第2款规定的“严重残疾”,宜包括下列情形之一:被害人身体器官大部分缺损器官明显畸形、身体器官有中等功能障碍、造成严重并发症等;残疾程度可参照2006年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颁布的《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确定残疾等级,107级为一般残疾,63级为严重残疾,21级为特别严重残疾,6级以上视为严重残疾。所谓轻伤,是指物理、化学及生物等各种外界原因作用于人体,造成人体的组织、器官一定程度的损害或者部分功能障碍,尚未构成重伤但又重于杀人罪、害罪基本理论与司法认定精要轻微伤的损伤。①关于轻伤的具体标准在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布的《人体轻伤鉴定标准(试行)》中作了规定。所谓轻微伤是指各种外界因素作用于人体,造成局部组织结构、器官的轻微损伤或轻度短暂的功能障碍的损伤,或者说是还未达到轻伤鉴定标准的损伤②轻微伤害行为不构成犯罪,而应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伤害程度鉴定,既要坚持法律标准,又要兼顾医学标准,应依据人体损伤当时的伤情及损伤的后果或者结局,全面分析,综合评定。伤情鉴定是科学鉴定,应当由具有此种鉴定资格的人员担任。意蓝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行为。具体地说,首先,本罪的犯罪对象只限于已满18周岁且具有正常辨认控制能力的他人的器官。其次,必须取得出卖者本人的同意。即这里的被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的人是同意出卖的。最后,必须是组织出卖人体器官,即采用各种方式促使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行为。如果是未经本人同意摘取其器官,或者摘取不满18周岁人的器官,或者强迫、欺骗他人捐献器官的,则应该按照具体情况认定为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容过失致人重伤罪的客观方面要求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其一,必须造成他人重伤的结果,如果造成轻伤害,不构成本罪其二,过失行为与重伤结果之间必须具有因果关系。回景害罪人亲为。只有那些必须由您罚的行为才是犯行四、杀人罪和伤害罪的主观方面问题人社会危害性较小,不以犯罪论处,这完本故意杀人罪在主观方面,要求行为人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在间接故意情况下,须有放任的死亡结果发生。故意杀人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但动机不影响本罪的成立,只是量刑的情节。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观方面,是处于过失,包括疏忽大意的过失和过于自信的过失。这里的过失是对死亡结果而言,至于行为人是有意还是无意,不影响认定。具体是指,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的死亡,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遇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死亡结果发生。节的故意伤害罪的主观方面,是有非法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故意。对造成伤害结果而言,可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而故意伤害致死,行为人对伤害结果出于故意,而对死亡结果则必须是过失的心理态度,即属于复杂罪过的情况。

需注意的是,在间接故意伤害的情况下,只能是放任他人身体健康损害结果的发生,而不能是放任死亡结果发生,否则应构成故意杀人罪。伤害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但动机不影响本罪的成立,只是量刑情节。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的主观方面,只能是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实施了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行为,仍然希望这一行为能够进行。由于组织行为本身就具有积极性的特性,因而实施组织行为在行为人的主观心态上就不可能存在放任这一行为的进行,因而在意志因素方面的本罪行为人只可能是希望的心态,也就排除了间接故意成立本罪的可能。至于犯罪目的,法律并没有限定内容,行为人通常就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犯罪动机也往往多种多样。过失致人重伤罪的主观方面,要求行为人是处于过失,可以是疏忽大意或者过于自信。即行为人应当预见其行为可能发生致人伤害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重伤结果。器需要注意的是,在区分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的主观方面时,尤其是故意伤害罪与故意杀人罪的未遂以及故意伤害罪的伤害致人死亡与故意杀人罪的既遂的区分时,应注意和客观方面相联系,从行为人行为的打击力度、打击部位、使用工具和与被害人的关系等方面综合考虑来认定行为人主观方面的内容。五、杀人罪和伤害罪的停止形态问题

故意杀人罪、过失致人死亡罪和过失致人重伤罪的停止形态比较好判断。需要注意的是,故意伤害罪的停止形态。(一)争议之一:刑法第234条第1款规定的故意伤害罪有无未遂意1.肯定说肯定说认为,损害结果并非故意伤害罪的成立要件(当然,间接故意伤害由其主观特征决定,损害结果是必备的,而只是故意伤害罪的既遂要件。因此,在行为未致伤害的情况下,如果能够确凿地证明行为人具有伤害的故意,而且综合全部案情又不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以认定为刑法第234条第1款故意伤害罪的未遂给予适当处罚或决定免予刑事处罚。2.否定说,向近高质集量否定说认为,故意轻伤的,不存在犯罪未遂问题,即行为人主观上只想要成轻伤结果,而实际上未造成轻伤结果的不宜以犯罪论处。理由主要有:1)从刑法谦抑性来看,将不值得追究刑事责任的“未遂”行为也必须排除在犯罪构成之外。尽管我国刑法总则规定原则上处罚未遂犯,但事实上许多未遂行为并没有以犯罪论处。因为在刑事司法实践中,对于刑法分则所规定的各种不以危害结果为构成要件的具体故意犯罪必须进行实质性考察:什么样的危害行为在未遂(一般意义上的未遂,不是指未遂犯或犯罪未遂)情况下,其社会危害性没有达到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程度,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什么样的行为在未遂的情况下,其社会危害性已经达到了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程度,因而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这样考察后,可得出三种情况:一是犯罪性质严重的未遂应当以犯罪未遂论处,如故意杀人未遂;二是犯罪性质一般的未遂只有情节严重时才能以犯罪未遂论处,如盗窃未遂;三是犯罪性质轻微的未遂不以犯罪论处。故意轻伤未遂便是属于第三种情况从刑事立法来看,由于我国不处罚单纯的暴行,而没有造成轻伤的行为在客观上只能认定为一种暴行,难以认定为伤害行为,如果将轻伤的未遂以犯罪论处,实际上形成处罚单纯暴行的局面,这与刑事立法精神相冲突。①(2)认定犯罪未遂的思维过程应当是:首先,审查行为人所实施的是否具备罪名所规定的行为;其次,审查其行为是否完全满足了具体罪名所规定的构成要件,没有满足的,只能说属于行为的未遂形态;最后,审查该未遂形态所具有的社会危害性,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能认定为犯罪行为。只有那些必须由刑罚惩罚的行为才是犯罪行为的未遂形态,才应以犯罪论处。行为人基于轻伤害意图,实施伤害行为未遂的,社会危害性较小,不以犯罪论处,这完全符合我国刑法所规定罪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进言之,故意伤害(轻伤)罪不具有未遂状态②面糖况量3.折中说有论者认为,根据犯罪未遂理论和刑法第234条第1款的规定,轻伤的故意伤害罪的未遂状态是存在的。但是,绝大多数的轻伤未遂形态不具有可罚性,司法实践中对大量的轻伤未遂案件不作犯罪处理,既符合刑法谦抑性原则,也有利于社会稳定。行为人仅仅出于轻伤的故意,客观上又未造成轻伤的结果,因而这种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一般是很轻微的,如果没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不作犯罪处理也是适当的。否则,会造成刑罚的过多、过滥适用,不利于刑罚的节俭。而且,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法律甚至将追诉权赋予被害人

①张明楷:《故意伤害罪探疑》,载《中国法学》2001年第3期。

②丁强、丁猛:《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犯罪司法适用》,法律出版社2004001版,第91~92页。

被害人不起诉的,不作犯罪处理。造成轻伤结果尚且如此,未造成轻伤结果的,更可以不作犯罪处理。①演铸数击我们认为,在实践中运用刑法时,要注意总论和分论的相结合,不能偏颇其一方,而上述观点的折中说便能很好地处理这一问题,值得借鉴。(二)争议之二:刑法第234条第2款规定的故意伤害罪有无未遂该款分为两段:前段的规定是“致人重伤的”,后段的规定是“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对上述情形的未遂问题,学界主要有以下不同看法:怎售会1.否定说因否定说认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和致人死亡都是同条第1款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只有构成与否的问题,不存在既遂、未遂之分。理由如下:1)从结果加重犯角度来看,因一个基本的犯罪行为,故意或过失造成了加重结果,只要刑法有加重其刑的特别规定,就是结果加重犯。据此,故意致人重伤,是结果加重犯,而结果加重犯只有完成的形态即既遂问题,不存在任何未完成犯罪的形态。符合其条件的,便适用此款的法定刑,不符合其条件的,便不适用此款的法定刑。因此,故意重伤未遂的,不能适用刑法第234条第2款处罚。②从刑法第234条的规定不难看出,其第1款规定的是故意伤害罪基本的犯罪构成,而基本犯罪构成所要求的危害结果,即是第234条第1款规定的轻伤结果。这个轻伤结果,也就是故意伤害罪既遂、未遂的分水岭,即只要行为人具有直接伤害的故意,实施了伤害的行为,出现了轻伤以上的结果,即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的既遂。反之,没有出现轻伤以上的后果,只能认定为未遂。而刑法第234条第2款规定的重伤、死亡后果,则是故意伤害罪基本罪的法定加重结果。出现这样的加重结果,只能反映出行为更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法律对此种情况下规定更重法定刑,即故意重伤、故意伤害致死均系故意伤害罪的结果加重犯。结果加重犯是不存在未遂形态的,只有既遂形态注意:此论断有争议)。如果没有出现加重结果,当然就不存在结果加重犯的问题。而一旦出现了加重的结果,就构成了既遂。具体到本罪,也就不应该存在“故意重伤未遂”和“伤害致死未遂”的论断。出现未遂的情况,均成为故意伤害

2)从区分犯罪既遂、未遂的标准看,既然应当以是否具备刑法则所规定的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为标准,那么,用以区分直接故意犯罪既遂未遂形态的犯罪结果,应当是刑法分则作为犯罪构成要件所要求的结果,而包括法定加重结果。因为法定加重结果不属于某种犯罪的构成要件。这种结是否发生,只是在构成犯罪的基础上,对反映社会危害性大小起一定作用,因而影响量刑,刑法理论上又称为“客观的加重处罚条件”。作为故意伤害罪加重处罚条件的“致人重伤、死亡”,不能作为区分故意伤害既遂与未遂的标准。②(3)从犯罪结果的客观性来看,犯罪结果是犯罪行为对刑法保护的客体已经造成的侵害事实。危害行为可能造成但没有实际造成的所谓侵害事实,不是犯罪结果,只是人们根据实践经验判断行为成功就会出现的“结果”。它不是客观存在的,而是推测可能出现的。就故意伤害行为而言,这一行为可能导致几种结果:轻伤、重伤、致人死亡。认为某一伤害行为成功就会出现重伤结果,这只是一种主观推测。如果把这种推测的可能发生的重伤结果当作犯罪结果,就混淆了故意伤害罪犯罪目的与犯罪结果的区别。③宝果重宝2.两分说E边,果重未尚土容两分说区分刑法第234条第2款规定前后两段分别进行阐述。对于该款后段的规定,学界一般认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是结果加重犯,行为人对被害人死亡结果是出于过失,因而不存在未遂问题。“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故意伤害罪,与致人死亡的故意伤害罪一样,属于结果加重犯,不可能存在未遂,只有成立或构成与否的问题④而对于该款前段规八定的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情形,理论上则又有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该款规定的伤害“致人重伤”包括两种情况:一是行为人以轻伤的故意而过失造成被害人重伤的;二是行为人以重伤的故意,实施了重伤行为,既可能发生重伤结果,也可能没有发生重伤结果。按照狭义的结果加重犯的概念,即因基本的故意行为而发生了超过其故意的加重结果时,刑法规定了加重其法定刑的情况,视为结果加重犯,则前一种情况属于结果加重犯,不存在未遂的问题,后一种情况不属于结果加重犯,存在未遂问题。如果行为人具有明显的重伤故意,应经着手实施了重伤的行为,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造成重伤(包括造成轻伤、轻微伤及未有任何损伤)的,应按故意重伤未遂论处。①读密梁态漂额第二种观点认为,对于意图重伤但没有造成轻伤结果的,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的未遂,适用第234条第1款的法定刑,同时适用关于未遂犯的规定。对于意图重伤造成了轻伤结果的,不宜认定为故意重伤的未遂,应认定为故意轻伤的既遂,直接适用于第234条第1款的法定刑,不再适用关于未遂犯的规定。因为当行为人以重伤故意造成了轻伤结果时,在轻伤范围内实现了主客观统不,成立故意轻伤的既遂,根据故意轻伤的法定刑处罚是合适的②赞同该观点的论者还指出,我国在故意伤害罪的立法上将故意轻伤和故意重伤规定在同一条文的两款之中,并没有区分故意轻伤罪和故意重伤罪,而只是把重伤作为伤害的结果加重行为处理。因此,按照这种立法精神,刑法第234条第2款中的“致人重伤”,是指已经造成重伤结果的情况,而第1款则是对尚未造成重伤结果的规定。所以,无论行为人是出于轻伤故意,还是出于重伤故意,只要在客观上尚未造成重伤结果的,就应该适用刑法第234条第1款的规定量刑。

我们认为,第一种观点对故意伤害罪中“伤”的结果理解的比较科学,符合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另外,在故意伤害罪中致人死亡则属于典型的结果加重犯,不存在未遂情形。

以上内容由周云卿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周云卿律师。

周云卿

执业机构:北京盈科(宁波)律师事务所

手机:13777948785

在线咨询周云卿律师

地区:

律师综合信息

  • 用户推荐热度: 4.3

  • 累计帮助用户量:57

  • 评价:4

验证手机

通过上面数字验证获取短信验证码

咨询电话:13777948785
找法网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律师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