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信息
  • 姓名 : 卢国全
  • 职务 : 专职律师
  • 手机 : 138 2451 7640
  • 证号 : 14406201110047794
  • 机构 : 广东信孚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佛山市顺德区大良
卢国全律师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关注卢国全律师

深圳虐童事件之我见
作者:卢国全来源:找法网日期:2018年12月29日

今年年末舆论热议的事件,应该少不了"深圳父母虐童"事件。该事件在深圳市公安局的最新通报中得到解决,虐童父母被刑事立案侦查,视频提供和发布者被行政处罚。对这个消息,既有情理之中,也有意料之外的结果。情理之中,虐童父母被立案侦查(后续应该还有刑事责任问题),意料之外,视频提供和发布者被行政处罚。

事件曝光之初,就有知名律师得出女童经法医鉴定,身体没有受到轻伤以上伤害,虐童父母不构成犯罪(故意伤害罪或者是与虐待罪的想象竞合),难以追究刑事责任的结论。对该结论,本人持有不同的看法。纵观事件中的视频(后期只能看到动画图片,足以让人火冒三丈),虐童父母的施暴行为令人发指:大耳刮子抽,直接抽到地上,人在地上打滚;操起扫帚,往肩背上猛抽;死死抓着头发,就像抓着一个吊死鬼,头往地板上撞,砰砰直响;脚踹,一脚飞过去,坐在椅子上的小女孩瞬间就飞到地上;吃饭的时候,也不忘记打,吃着吃着,放下碗筷,突然过来抓着头发,飞脚连着踹,一下,两下,三下。女童的反应异常“冷静”,被虐待后很快恢复原来的状态,表现淡定,由此看来应该是已经麻木。以上暴行,虽未对女童身体造成轻伤害,但是,谁敢说没有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呢?查阅了一些案例(佛山和深圳地区的),涉案被害人经过鉴定,损伤程度均达轻微伤,再结合其他被虐待的情节,法院认定施暴者构成虐待罪, 判处有期徒刑。这恰恰说明,并非达到轻伤才能入罪,也应该说明,刑法并非对轻伤以下的损伤结果不予干涉,施暴者就可以为所欲为。但被采访的律师却认为没有达到轻伤无法判刑(其实这种虐待行为应当具有层次或者程度之区别,浅层次可以倾向认定虐待罪,深层次则构成故意伤害罪。但从故意角度看,施暴者实施行为时不一定是带着伤害的故意来施暴的,而往往是莫名的使用暴力,习惯性发泄,很多时候两个罪的故意不是同一概念,所以,家庭虐待更多倾向于是浅层次的虐待行为,应往虐待罪方向考虑,而非要求轻松以上才认为构成犯罪),我实在不敢苟同。即便女童没有达到轻微伤(轻伤更不用说了),但不能就此得出结论,非轻伤以上不可追究责任,这种粗糙的解释完全在误导大众。诚然,最好最简单的现实状态是,有证据证明,能认定达到轻微伤的损伤结果,结果与施暴行为有因果关系,没有免却刑事责任事由,施暴者就应当承担法律责任。但是现实也有骨感的时候,不能证明轻伤,连轻微伤都没有,就不能入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的通知》17条的规定看,虐待行为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只从轻微伤认定是否构成虐待罪,那是太片面,也太被动。其实,追究虐童父母的刑事责任,不应局限于轻微伤的犯罪结果,还应当从精神方面考察。从虐待罪的角度来说,相关的法律条文中强调的是情节恶劣。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经常以打骂、冻饿、捆绑等方式对被害人的肉体和精神进行摧残、折磨或迫害,情节恶劣者,可以构成虐待罪。情节恶劣不仅包括我们能够肉眼看到的外伤,还包括受害者心理上严重的伤害。综上,虐童父母的行为构成虐待罪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情理之中的结果。

 然而,公安居然对视频提供和发布者进行了行政处罚!从通报的内容看,并未指出视频提供和发布者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哪一条规定,但通报中叙述的无非就是“偷窥”和“发布”。那么大概推定为违反《处罚法》第42条。但是,根据该法第1条规定,也是该法立法的宗旨,保护个人隐私(虐童父母的隐私)是针对合法权益的,而虐童父母虐待的行为能被评价为合法权益吗?由此看来第42条就没有适用的前提空间了。换一个角度说,视频提供者多次登录而“偷窥”,那么就有充分理由处罚吗?把这“偷窥”过程拆解分析,视频提供者第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之下登录,无疑是属于偷窥,但仅这一次就能处罚吗?这充其量就是民事责任问题。接着后面多次登录,视频提供者是出于偷窥的心理而登录吗?作为一个具有良知的正常人“偷窥”是出于了解虐童父母是否还存在持续性的施暴行为,考虑是否要进行举报揭发,而现实的结果是看一次,发现多一次施暴,最后看不过眼终于揭发出来(期间还警告虐童父母,但该父母说“关你屁事,我打的是我女儿”)。所以这过程貌似偷窥,实际是在监控,随时揭发不法行为的过程和义举。这怎么能被视为“偷窥”呢?还要被行政处罚?只是有一点我不确定,视频提供和发布者是否把视频直接发到网上让网民进行道德审判,还是第一时间报告公安揭发的。如果是前者,确实有不恰当的地方。但即便如此,公安作出的处罚性具体行政行为至少在《处罚法》规定中没有适用的依据,行为无效,因此对视频提供和发布者不能处罚。有网民认为公安的做法没有问题,视频提供和发布者确实是存在违法行为,应该处罚。但问题是,网民是站在批判违法行为的角度上,而并非从公安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本身是否合法有效的角度考虑。其实,只要具体行政行为没有作出的法律依据,哪怕存在违法行为,该具体行政行为也是无效的。因此,该处罚在我意料之外。

以上内容由卢国全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卢国全律师咨询。

卢国全律师
卢国全律师
服务地区:全国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抵押担保,合同纠纷,公司法,银行,婚姻家庭,交通事故,劳动纠纷
手机热线:138 2451 7640 (07:00-22:0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