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律师信息
  • 姓名 : 张凤海
  • 职务 : 高级合伙人律师
  • 手机 : 158 **** 9390
  • 证号 : 15001200810178368
  • 机构 : 重庆睿渝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重庆睿渝律师事务所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论盗窃罪
作者:张凤海来源:找法网日期:2013年07月23日

【摘要】盗窃罪是司法实践中的多发性犯罪,它是由一般犯罪主体故意实施的侵犯财产类犯罪,本罪的认定以及与其他相关犯罪的区别是值得认识和研究的问题,同时,我国对于盗窃犯罪的处罚存在缺陷,所以进一步研究盗窃犯罪,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将对盗窃罪的概念与构成特征、盗窃罪的认定、盗窃罪的处罚、盗窃罪的完善等方面进行论述。

引言

随着依法治国方略在我国进一步的实施,1997年3月14日八届全国人大修订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其后连续出台了一系列的关于盗窃犯罪的司法解释,对盗窃犯罪作了比较系统的规定,这对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方面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尤其是近十几年来,盗窃犯罪一度呈现上升和蔓延趋势,并出现了一些新型的盗窃犯罪,如计算机盗窃、盗打电话等等,这些新型的犯罪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我国刑法传统的盗窃理论的冲击和挑战,同时也严重危害了我国正常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严重侵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国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都呼唤着盗窃犯罪研究的发展,因此加强对盗窃犯罪的研究,不论是对我国刑法关于盗窃犯罪理论的发展,还是对盗窃犯罪在实践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疑难问题,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盗窃罪的概念与构成要件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未目的,秘密 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

本罪有如下四个构成要件:

(一)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年满16周岁并且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都可以构成本罪。任何犯罪都有主体,没有主体就不可能有犯罪行为的发生,更没有刑事责任的承担着。犯罪主体是解决刑法规定的犯罪行为人本身必须具有的各种基本要件问题,盗窃罪对犯罪主体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要行为人达到了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均可以成为盗窃罪的主体。我国刑法规定了一个例外情况,即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的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承担刑事责任,但是应该责令其监护人或者家属严加看管和治疗。

(二)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而且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罪的主观方面的内容比较广泛,包括罪过形式、犯罪目的及其具体内容。理论的通论认为,盗窃罪在主观方面只能是故意且是直接故意,行为人必须意识到自己窃取的是公私财物或者他人的财物,并且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窃盗的的具体对象经常是不明确的,即能窃什么就是什么,能窃多少就是多少,但是这并不影响盗窃犯罪的直接故意性。盗窃犯罪在主观上还必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这是为了防止过分扩大盗窃犯罪的打击面。我国刑法规定的盗窃罪的非法占有的含义包括:行为人非法的将公私财物或者他人的财物据为己有;也包括非法的为第三人占有。此处的非法占有是永久性的占有,如果行为人是为了开玩笑或使用或观赏等目的而秘密的拿走他人的财物,这种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远远不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盗窃行为,当然不宜以盗窃罪处罚。这种行为在社会生活中大量的存在,如果以盗窃罪论处,人为的扩大了打击的范围。

(三)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这是盗窃罪的本质特征,也是其区别于其他犯罪的关键。这里的秘密窃取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秘密窃取,而是有特定的含义:

1、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不让他人知道的故意。行为人故意避开财物所有人或者持有人的发现,在其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其财物据为己有。只要行为人在主观上有秘密窃取的故意,并实施了秘密窃取的行为,即使被他人发现,只要行为人自认为还没有被发现,仍然是我国刑法意义上的秘密窃取。

2、行为人实施的是不让他人知道或者发现的行为。行为人在主观上有窃取的故意,在客观上实施了自认为他人没有发现或者知道的行为,就是盗窃。即使财物所有人或者持有人发现了盗窃行为,但是并没有制止行为人,那么行为人的行为仍然具有隐蔽性,构成盗窃;如果行为人不知道自己被监视或发现,并不是明目张胆的实施盗窃行为,仍然是盗窃。

3、秘密窃取行为是针对财物所有人或者持有人而言的。行为人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其秘密性不是针对所有的人而言的,而是针对财物所有人或者持有人而言。对财物所有人或者持有人以外的人来说,窃取行为可能是公开的、明目张胆的将财物拿走,即公开窃取。像这种情况仍然构成盗窃犯罪。

4、窃取行为主要是针对实行行为而言。盗窃行为的窃取并不是贯穿在盗窃犯罪的整个过程,即不是从盗窃预备行为起就是秘密的或者不让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知晓的,行为人为实施窃取行为而在预备阶段玩弄某种手段、花招为实施盗窃行为做准备,仍为盗窃犯罪。如某甲在黑市交易市场高声呼喊“工商局干部来了”,然后乘众人惊慌、混乱之际,窃取他人的财物,这种欺骗手段是为了实施窃取行为创造条件,其非法占有财物仍然是秘密手段、行为,因而,本案仍然成立盗窃罪。

5、窃取行为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获取财产时未使用暴力,未经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同意。窃取行为的基本特征就是不让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知道、发现,以便于秘密窃取财物,因而,不存在使用暴力问题。如果行为人使用了暴力手段获取了财物,那么就构成抢夺或者抢劫了;如果行为人采取了欺骗手段,使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自愿”通过处分行为将财物交给行为人,则成立诈骗罪。因而行为人取得财物到底是通过自己的行为窃取所得,还是通过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处分而得,是区别是否构成盗窃罪的一个重要标准。

(四)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所有权。公私财物是指国家、集体所有或者公民个人所有的各种财物。在我国的法律体系中,所有权是指所有人对特定的财产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我国刑法关于盗窃犯罪中的客体,就是指侵犯了权利人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本罪侵犯的客体是财物的所有权,那么上述财物包含哪些呢?我们认为包括动产与不动产、有形与无形的财产等。结合国际上关于盗窃犯罪对象的主流观点,并根据我国刑法的立法精神,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对象财产应该具备三个条件:财物必须具备可支配性;财产必须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财物被盗时必须正被他人控制和支配。只要符合了上述三个条件,就可以成为盗窃罪的犯罪对象。

二、盗窃罪的认定

(一)本罪与非罪的界限

在司法实践中,要正确的认定和处理盗窃犯罪,就必须研究清楚罪与非罪的界限问题,区分盗窃罪罪与非罪的界限,主要是区分盗窃罪与一般盗窃行为的界限,以及法定的作为以及不作为犯罪处理的特定情况。

1、盗窃数额没有达到较大的,不作为犯罪处理。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盗窃犯罪与一般的盗窃行为在许多方面都是一样的,如秘密窃取他人的财物,都侵犯了他人的财产所有权等,但两者仍有本质上的差异,这种差异主要体现在社会危害程度上,作为盗窃犯罪,其社会危害性主要体现在盗窃金额的上,也就是说,盗窃金额越大,社会危害性就越大;盗窃金额越小,社会危害性就越小;盗窃罪是典型的量变引起质变的犯罪。因而,在区别盗窃罪与一般盗窃行为时,就把盗窃金额的大小作为区分盗窃罪罪与非罪的主要标准。因我国各地经济发展状况的差异,各地方成立盗窃犯罪的金额大小也不尽相同,有各地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而决定。

2、我国刑法关于盗窃行为没有达到“数额较大”和达到“数额较大”的特殊处理

(1)盗窃公私财物接近数额“数额较大”的起点标准,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也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第一,以破坏性手段盗窃造成公私财物损失的;

第二,盗窃残疾军人、孤寡老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的财物的;

第三,造成严重后果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的;

(2)盗窃公私财物虽已达到“数额较大”的起点标准,但情节轻微,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

第一,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作案的;

第二,全部退赃、退赔的;

第三,主动投案的;

第四,被胁迫参加盗窃活动,没有分赃或者获脏较少的;

第五,其他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

划分罪与非罪的依据总体上讲应该是犯罪构成,即主观和客观的统一,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罪与非罪的界限更直接体现于定罪的情节.根据我国刑法典和相关的司法解释,影响盗窃罪定罪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应该从盗窃数额、盗窃次数、以及盗窃行为的其他情节因素等方面进行考查。

(二)盗窃罪的既遂与未遂

关于盗窃罪的未遂与既遂标准,在中外刑法理论上,存在多种学说和观点,如接触说,转移说,隐匿说,失控说,失控加控制说,损失说,控制说等等。结合我国的司法实践和理论研究,我们认为失控加控制说相对更合理,这一学说也成为我国刑法学界的通说。

虽然在刑法理论上我们已经确认,盗窃罪的既遂、未遂标志是根据盗窃行为人是否已经取得了对所盗窃财物的实际控制来判断的,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在千差万别的具体盗窃行为中,判断何谓对所盗窃的财物已经取得了“实际控制”,仍然是一个极为复杂的问题。在一般意义上,所谓的“实际控制”是指行为人能够支配、处理该财物,所以“实际控制”财物并非要求财物一定要在行为人手里,同时即使在行为人手里,那么该财物也未必就一定被行为人所控制,并且这种实际的控制并无时间长短的要求,也无行为人必须利用盗窃所得的财物的要求。因此我们在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必须要谨慎对待,具体而言,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1、对盗窃财物的实际控制,不仅仅是指破坏了权利人对被盗窃财物的原有控制,更重要的是建立起盗窃行为人对被盗窃财物新的控制。在很多情况下,权利人因为盗窃行为而失去了对被盗窃财物的控制,同时盗窃行为人也取得了对财物的控制。但是在很多情况下,权利人虽然已经失去了对被盗窃财物的控制,而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盗窃行为人并未能实现对财物的控制,因而只能成立未遂。

2、盗窃行为人对所盗窃财物的实际控制是指行为人把所盗窃的财物处于自己可支配的状态。行为人支配财物的手段和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这就决定了对所盗窃财物的控制也是多种多样的,可能是控制的非常牢靠,也可能控制的不是很牢靠,因为盗窃犯的盗窃能力、盗窃手段、盗窃对象、盗窃的环境和条件是不同的,所以对所盗窃财物的控制牢固程度也是不同的。

(三)本罪与其他犯罪的界限

1、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界限

侵占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或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行为。盗窃罪与侵占罪有很多共同之处,如两者的犯罪客体都是公私财产所有权制度,主观方面都是故意并且都是以非法占为己有为目的,犯罪的主体都是一般主体。二者的主要区别:首先,财物持有人不一样。侵占罪所侵害的犯罪对象在自己控制之下;盗窃罪的犯罪对象是处于他人的控制之下。其次,侵犯客体的内容不尽相同。二者虽然都侵犯财产所有权,但是侵占罪的客体仅仅限于公民的个人财产所有权;而盗窃罪侵犯的是公私财产所有权。第三,盗窃属于公诉案件,侵占属于自诉案件。第四,二者的客观方面不同,这是最大的区别所在。盗窃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也就是行为人自认为采用相对于财物控制着的秘密手段,将公私财物从物主的控制之下转移到行为人的控制之下;侵占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或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所以说,是采用秘密的手段还是公开的手段占有上述财物,是二者的最大区别。

2、盗窃罪与诈骗罪的界限

诈骗罪是指行为人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欺骗方法,使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陷入错误认识,“自愿”的将财产交给行为人。盗窃罪与诈骗罪在主观上都是以将他人财产据为己有为目的,在客观上都侵害了公私财产所有权。所不同的就是非法获取的财产方法不同,二者的主要区别:首先,行为人是否采用了欺骗手段。诈骗犯罪的行为人客观上使用欺骗的方法获取财物;而盗窃犯罪的行为人在客观上采用的是秘密窃取的手段获得财物的。可见是采用骗术获取财产,还是采用秘密手段获取财产,是区别盗窃罪与诈骗罪的最本质的法律标准。其次,行为人是否具有处分其财产的行为和意思。如果财产所有人或者持有人并没有处分财产的行为和意思,那么行为人得到财产,即使是采用秘密窃取手段获得的,仍然是盗窃犯罪;如果行为人是基于错误的认识,有处分财产的意思并处分了财产,那么就符合了诈骗罪的特征。

3、盗窃罪与抢劫罪的界限

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劫取公私财物的行为。盗窃罪与抢劫罪相比,具有如下几个共同点:首先,二者对犯罪主体无特别要求,都是一般主体。第二,二者在主观上都必须以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为目的。第三,二者都是财产类犯罪,客观都采用非法的方法实施侵害公私财物的行为。

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首先,从犯罪客体看,盗窃罪的犯罪客体是单一的,即公私财物所有权制度;抢劫罪既侵犯了公私财物所有权制度,同时也侵犯了他人的生命健康权利。第二,二者的客观方面不同,这是二者最核心的区别之处。盗窃罪客观上是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抢劫罪的客观方面是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劫取公私财物, 表现出强制性、公开性、当场性。第三,盗窃罪除了因多次盗窃构成犯罪外,一般都需要窃取行为人控制被盗窃财物且数额较大,才能成立既遂;但是抢劫罪只要行为人实施了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劫取公私财物的行为,无论是否控制了财物,也不管劫取财物的数额多少,均可以成立抢劫罪既遂。

(四)我国刑法关于盗窃罪的一些特殊规定

1、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行为的认定

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是指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同胞兄弟姐妹之间以及共同生活的其他成员间的盗窃。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各国刑法的态度并不一样,有的国家直接规定了亲属盗窃问题,有的国家则没有规定。我国的刑法涉及到了亲属间的盗窃问题,根据相关的司法解释的精神和亲属盗窃问题的特殊性,对于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问题,不适用普通盗窃犯罪的构成标准,也就是说,不按照普通盗窃犯罪所确定的数额标准和次数标准来衡量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是否构成犯罪。我们认为,对于家庭成员及近亲属间盗窃虽然达到了普通盗窃犯罪数额较大或者巨大的标准,但是没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一般不作为犯罪处理。确有必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必须是数额较大或者巨大,同时又有其他严重情节,引起家庭成员愤慨,要求追究刑事责任的,才能追究盗窃行为人相关的刑事责任。

2、我国刑法关于盗打电话、计算机盗窃的规定

我国刑法规定,以牟利为目的,盗接他人通讯线路打电话、复制他人电信号码,或者明知是盗接、复制的电信设备、设施而使用的,都按盗窃公私财物(盗窃罪)来处罚。

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更改系统设置,使自己能够无偿使用电信服务的行为,符合我国《刑法》第265条明确规定为盗窃行为,应当认为是盗窃犯罪。

我国刑法关于盗窃虚拟财产尚没有作出规定,如果盗窃的虚拟财产可以以货币衡量其价值,且符合我国刑法265条之规定,我们认为应当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3、我国司法解释关于盗窃罪一罪与数罪的规定

根据我国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和具体的司法实践情况来看,我国刑法对盗窃犯罪作了一些特殊的规定:

第一,实施盗窃犯罪时,造成公私财物损毁的,又构成犯罪的,择一重罪从重处罚,盗窃公私财物未构成犯罪的,但因采用破坏性手段造成公私财物损毁数额较大的,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盗窃后为掩盖盗窃行为或者报复等,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又构成犯罪的,应当以盗窃罪和构成的其他罪实行数罪并罚。

第二,为盗窃其他财物,盗窃机动车辆当犯罪工具使用的,被盗窃机动车辆的价值计入盗窃数额;为实施其他犯罪盗窃机动车辆的,以盗窃罪和所实施的其他罪实行数罪并罚。为实施其他犯罪,偷开机动车辆当犯罪工具使用后,将偷开的机动车辆送回原处或者停放到原处附近的,车辆未丢失的,按照其实施的犯罪从重处罚。

第三,为练习开车,游乐等目的,多次偷开机动车辆,并将机动车辆丢失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在偷开机动车辆过程中发生交通肇事构成犯罪的,对构成的其他犯罪,应当以交通肇事罪和其他犯罪数罪并罚,偷开机动车辆损坏的,按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偶尔偷开机动车辆,情节轻微的,可以不认为是犯罪。

三、盗窃罪的处罚

盗窃犯罪的刑事处罚主要是解决对盗窃罪的量刑问题,主要受盗窃金额、盗窃情节、盗窃次数等方面的影响。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犯盗窃犯罪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的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或者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我国刑法对盗窃罪处罚的设置,分了若干档次,从最轻的刑罚到死刑均有体现,设置的主要依据就是根据盗窃金额、盗窃情节、盗窃次数等方面,这主要是考虑到盗窃犯罪的复杂性,同时也是为了在罪刑法定的原则下,打机日益猖獗的盗窃犯罪的需要。

四、完善盗窃犯罪的几点建议

我国现行的刑事立法远远不能适应当前打击盗窃犯罪的需要,主要表现在:现行刑法的立法不完善,应予补充;盗窃罪的刑罚设置不合理,应作适当的调整。我们认为应作如下几个方面的完善:

(一)规定单位在特定情况下可以成立盗窃罪。

我国现行刑法对单位盗窃未予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在现行刑法颁布以前的司法解释为:单位盗窃数额较大,影响恶劣,对有关人员按照盗窃罪批捕、起诉。这种将单位盗窃犯罪按照自然人盗窃犯罪处理,虽然起到了事后制裁的作用,但作为一个内部文件,不能起到事前规范作用,不能有效防止单位犯罪的发生。现在司法实践中,单位盗窃犯罪频频发生,2005年曾发生了这样的一个案件,“山西省太原市某供热站的技术人员,一连三个冬天都发现:锅炉昼夜不停地加油烧,可供暖区内13栋宿舍楼的居民为啥总反映温度达不到采暖标准?经过调查,供热站终于查清了缘由。原来,是太原市某市政工程公司偷接了供热站的供热管道,为其4栋宿舍楼窃热。了解情况后,供热站立即报案,在接受公安机关传讯时,某市政工程公司有关人员承认了他们擅自接通供热站上下主管道窃热的事实。”在司法机关审理中,司法机关严格按照现行刑法的规定,对窃热行为以自然人犯罪来处理,追究有关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而单位的利益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基于上述情况,笔者认为单位盗窃犯罪是大量客观存在的,将单位盗窃按照自然人盗窃来处理,不符合法制原则,与整个单位犯罪的相关立法是不协调的。同时将单位盗窃按照自然人盗窃来处理,显然会加重单位盗窃具体犯罪行为实施者的刑事责任和刑罚。这显然是违背了我国刑法的罪刑法定原则以及罪、责、刑相适应原则,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单位盗窃水、电、窃取通讯话费等犯罪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无论是从预防单位盗窃犯罪的需要来看,还是从打击单位盗窃犯罪来看,设置单位盗窃犯罪都是必须和必要的。

(二)废除盗窃罪死刑,修改为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

我国刑法规定,盗窃金融机构和珍贵文物可以使用死刑,我们认为这对盗窃罪的处罚过于严厉,而且我国刑法对盗窃金融机构和珍贵文物的的范围没有明确的规定,对犯罪使用死刑的情节没有规定。所以,盗窃罪设置死刑的处罚,与我们坚持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相违背,与轻刑化的国际潮流不符,也不利于控制死刑的数量,因此,我们建议废除盗窃罪的死刑。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我国刑法对盗窃罪已经作了很详尽的规定,但由于盗窃犯罪的复杂性,在理论、实务以及相关问题上仍然存在诸多不足和缺陷,需要我们作进一步的研究和分析。所以,进一步从理论和实务上深刻认识和研究盗窃犯罪,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主要参考文献:

1、苏惠渔:《刑法学》,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2、王礼仁:《盗窃罪的定罪与量刑》,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1999年版。

3、王礼仁:《盗窃罪的定罪量刑案例分析》,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3年版。

4、黄玉庭:《盗窃罪研究》,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版。

5、张明楷:《刑法的基本立场》,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

6、丁慕英等主编:《刑法实施中的重点难点问题研究》,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

以上内容由张凤海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张凤海律师咨询。

张凤海律师
张凤海律师
服务地区:重庆
专业领域:债务债权,债务债权,损害赔偿,经济纠纷,婚姻家庭,婚姻家庭,名誉毁谤,暴力伤害,刑事辩护,仲裁
手机热线:158 **** 9390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