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80次
好评
7807人
帮助人数

首席律师

靳双权律师

  靳双权,资深房地产律师,中国房地产营销协会副会长,说房网特邀讲师.. [详情]

靳双权的律师团队网站

所在地区: 北京 北京

联系方式: 13426037149

联系地址: 北京 东城区 朝阳门北大街8号富华大厦D3B

在线提问

办案心得

房产拆迁补偿——拆迁补偿协议,是否需要公证人才能成立?

作者:靳双权  来源:找法网  日期:2020年07月30日

北京房地产律师靳双权,专业代理二手房买卖、借名买房、房产继承、确权、腾退房屋、公房纠纷、央产房、军产房等房产纠纷案件。从业十二余年,带领专业房产团队,办理了大量房地产案件,积累了丰富的诉讼经验,现在将这些案件改编为房地产纠纷案例,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

原告叶某一诉称原告与二被告母亲潘某二1973年结婚组合家庭,原告在婚前有五个子女,二被告潘某二婚前子女。原告与潘某二1993年11月5日共同购买了某某中学宿舍西楼XX1号,该房屋于2013年10月份被拆迁。拆迁款被王某四取走,王某四利用其能够掌控拆迁款而误导原告,于2013年11月4日将其写好的协议书交给原告,并让原告在协议书上签字,协议内容显示购买某某中学宿舍西楼XX1号的实际支付价款为1879824元。2013年12月份,潘某二去世,原告于2014年1月7日去某某市房地产管理处查询拆迁房屋的相关资料时发现,购买某某中学宿舍西楼XX1号的实际支付价款为1029825元。因原告对当时签订协议的具体购房数额存在重大误解,遂多次要求被告返还原告购房所占比例款1784395元,被告置之不理。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撤销原告与潘某二2013年11月4日签订的协议;被告返还原告购房所占比例款1784395元。

被告辩称

被告潘某三辩称原告所述不是事实。原告和母亲潘某二对婚后财产有特别约定,双方实行分别所有制,且对拆迁款已有明确的拆迁处理协议,应按照协议执行。原告和母亲潘某二2013年11月4日签订的协议是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不应被撤销。在母亲生病期间,原告没有出钱也没有出力,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由我在医院照顾,我没有经手过拆迁款一分钱,不应要求我返还拆迁款。追加的第三人除叶某六外的其他五人与母亲没有形成事实上的抚养关系,该五人不在法定继承人之列。综上,原告起诉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叶某一与二被告潘某三王某四的母亲潘某二夫妻关系,于1973年结婚,婚前潘某二有两个子女即被告潘某三王某四叶某一有五个子女即本案第三人叶某五潘某二2013年12月份去世,生前某某中学老师,自1987年承租某某中学校内北宿舍楼一层东数第二户公有住房,1993年根据当时房改政策,潘某二作为乙方向作为甲方的某某中学申请购买该房屋,双方于1993年11月5日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合同载明:“经房产评估机构评估,该套公房综合价为2357664元,一次性付清房款优惠价1029825元。乙方在本月10日前付清1029825元给甲方,取得该套住房100%的产权。”

又查明,2013年10月潘某二购买的上述房屋被拆迁,各项拆迁补偿款共555919元。潘某二因病在北京治疗,委托王某四办理房屋拆迁补偿各项手续。2013年10月17日某某市某某区房屋征收办公室将555919元通过银行汇入潘某二账户。2013年11月4日,叶某一潘某二通过传真方式签订一份《关于潘某二某某中学房产拆迁处理协议》,该协议约定:“鉴于潘某二叶某一婚后数十年经济上各自独立共同协商该房产拆迁处理协议如下:一、房产基本事实:1993年11月潘某二在购置某某中学宿舍西楼XX1号房产时总共房价为2357664元,实际支付金额为1879824元。二、拆迁相关事实:2013年10月拆迁时,潘某二共获得政府房屋补偿款搬迁时原双方共同购置的家具物品已由叶某一处理。三、协商处理办法:拆迁后潘某二一次性支付叶某一房款100000元,其余款项由潘某二自行支配。”沈某作为双方见证人在协议上签字。后叶某一认为其对购房的数额存在重大误解,要求撤销其与潘某二签订的协议,并要求被告王某四返还购房所占比例款,因而成讼。

三.法院判决

驳回原告叶某一的诉讼请求。

四.律师点评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叶某一要求撤销与潘某二2013年11月4日签订的协议有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告叶某一要求被告王某四返还1699090元是否应得到支持原告叶某一潘某二签订的《关于潘某二某某中学房产拆迁处理协议》,该协议明确载明了被拆迁房屋的基本事实、拆迁补偿款及处理办法,叶某一潘某二在协议上签字确认,且有见证人沈某的签字,表明该协议协议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等强制性规定,本院对协议效力予以确认。

原告叶某一诉称,因其对购房的数额存在重大误解,故要求撤销其与潘某二签订的拆迁处理协议。本案中,协议上的房屋“实际支付金额1879824元”与房屋买卖合同上“一次性付清房款优惠价为1029825元”的数额虽不一致,但签订协议的双方当事人叶某一潘某二夫妻关系,其身份与一般民事协议签订双方相比较为特殊。协议明确约定:“拆迁后潘某二一次性支付叶某一房款人民币壹拾万元整,其余款项由潘某二自行支配。”该协议并没有明确约定拆迁补偿款应按照双方在购买该房屋时的投入比例进行分配,故该协议可认定为原告叶某一潘某二就房屋拆迁补偿款及房屋内家具物品的一种财产分配协议,原告叶某一主张其签订拆迁处理协议的行为存在重大误解的理由不充分,不符合协议撤销的法定情形,故对其要求撤销2013年11月4日《关于潘某二某某中学房产拆迁处理协议》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潘某二的各项拆迁补偿款房屋拆迁部门通过银行将款项汇入潘某二生前的个人账户,故被告王某四不负有向原告叶某一支付房屋拆迁款的义务,对原告叶某一要求被告王某四返还购房所占比例款的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律师在线
马上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