诽谤案频发,法治观念需重申

时间:2010-04-04 01:27 我要评论
严晓玲案是公众所知晓的最新一起因网帖获罪大案。说它大,一是因为此案被刑拘和传唤的网民人数众多,创了纪录;二是案件变脸频仍,让人目不暇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仅网

  “严晓玲案”是公众所知晓的最新一起因网帖获罪大案。说它大,一是因为此案被刑拘和传唤的网民人数众多,创了纪录;二是案件“变脸”频仍,让人目不暇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仅网民被控的罪名换了,连原来所称的“涉密案件”,现在也变成了普通案件。

  网民游精佑在被福州马尾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26天后,已被福州市马尾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诬告陷害罪批准逮捕。律师向警方询问,罪名由诽谤变为诬告陷害,案件是否仍然当作涉密案件办理?警方明确答复,不再做涉密案件,改为普通案件。

  “王帅案”、“吴保全案”和“邓永固案”,这一连串的案子陆续给广大民众上了难得的普法课,让我们知道诽谤是自诉案而不应是公诉案,批评和举报个别官员不等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或国家利益”。尽管这些涉嫌诽谤罪的网民遭受了不同的命运———有的无罪释放,获得了国家赔偿;有的被判有罪,但却“免予刑事处罚”;有的至今羁留狱中,等待正义解救。但他们都是我们的公民教员,不仅向全社会宣示,某些地方官员企图以“诽谤罪”钳民之口是不可能得逞的,而且也向司法界提出一系列挑战性问题:《刑法》第246条“但书条款”(即诽谤罪告诉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是否应予以废除?更进一步,可不可以完全取消“刑事诽谤”,把诽谤行为都按照民事纠纷来处理?

  在过去数年里,民众通过网络公开披露或举报地方官员存在问题,往往会被司法机关按诽谤罪追究,甚至出现跨省追捕。但随着这类案件的持续曝光,有关方面的打压越来越没有胜算,典型的如上海郏啸寅诽谤案、山东曹县段磊诽谤案最终都被撤案,而四川蓬溪邓永固诽谤案的判决书自相矛盾,一会说情节严重,构成了诽谤犯罪;一会又说已向受害人书面道歉,按情节轻微而免予刑罚。这表明,以诽谤罪扼杀网上的正常言论已开始难以为继,也许网民们不必再心惊肉跳地互相转告“上网有风险,发帖须谨慎”了。

  然而,网民们或许还是高兴得太早了。警方现在提出了一个新的罪名:诬告陷害罪。根据《刑法》第243条,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此罪坐实,上网发帖的风险将会更大:诬告陷害罪情节严重者要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刑期,比诽谤罪要严重许多。

上一页 1 2

下一步:

如果您遇到了以下婚姻家庭方面的问题,为了切实保障您的利益,建议先咨询一下对应的专业律师。

如果尚未能解答您的疑问,还可以直接拨打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76-8333,专业律师免费为您解答法律问题。

杰出律师推荐

    免责声明:找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法律相关知识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予处理。了解更多》

    • 专家面对面
    • 专家说法

    微信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