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法律现实主义——今非昔比(下)

来源: 作者: 日期:11-05-30
你所在的位置:找法网 > 法律论文 > 法学理论论文 > 

  注释:

  [1] 见The New Legal Realism Project, athttp://www.newlegalrealism.org/events.php:下载日期2005-03-06.。

  [2] Duke Ellington的儿子Mercer Ellington在1942年谱曲。然而,Mercer说,父亲会给我出难题,删除他认为格调不高的部分,并设定了旋律让我据此谱曲。当乐队奏出基调时,我必须在他的引导下写出曲调。例如“Things Ain‘t What They Used To Be”……这就像是一种悦耳乐思的启示。Mercer Ellington With Stanley Dance, Duke Ellington in Person: An Intimate Memoir 93(1978)。(麦考利教授在给我的邮件中说:这一篇论文是以一种相当非正式的风格写的——基于我尝试着在娱乐读者的同时提供一种重要理念。例如,“今非昔比”是一首Duke Ellington乐队的著名歌曲,它写成于1940 年代,在1960 年代后期演奏。最有特色的是Johnny Hodges的极美的萨克管演奏。不能指望50岁以下的人熟悉这首乐曲。我不知道如何将其翻译为中文。歌名的这种语句是过去缺少教育的人使用的,时常反映出老一代的人对现代的嫌恶。我虽然使用了这个词,但是当然,还是希望事情会比以前至少稍微好一些——译者注)

  [3] 1921年罗斯科?庞德号召法学家去学习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的发现:“在我们还不能建立坚实的理论之前,我们需要大量事实,以建立这些理论。即使在我们已经建立了坚实的理论之后,也需要事实帮助我们去应用这些理论。” Roscoe Pound, The Spirit Of The Common Law 213-14(1914)。

  [4] John Henry Schlegel教授报告了Dorothy Swaine Thomas 和Emma Corstvent在1930年代初期耶鲁大学进行的经验性研究中的作用。John Henry Schlege, American Legal Realism and Empirical Social Science: From the Yale Experince, 28 BUFF. L. REV. 459, 521(1979)。 这两位学者都是社会科学家,作为协作者参加了Charles Clark教授的项目。参见 Schlegel的注:“Clark的人事任命招致了一些麻烦,因为Thomas是一位女性。”Id. At 521 n.306.

  [5] see Paul D. Carrington  Erika King, Law and the Wisconsin Idea, 47 J. LEGAL EDUC. 297, 299(1997)。 Morton Horwitz教授强调:“最好只是将法律现实主义视为二十世纪初期进步的改革主义者的继续”。Morton Horwitz,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LAW1870—1960, at 169(1992)。但是,John Henry Schlegel, 在A Tasty Tidbit , 41 BUFF. L .REV.1045(1993)中在关于现实主义研究项目中的社会科学方法方面批评了Horwitz教授的观点。参见 Gregory S. Alexander, Comparing the Two Legal Realism—American and Scandinavian, 50Am. J. COPM. L. 131,133-4(2002),该文简略介绍了美国法律现实主义的兴起以及斯堪的纳维亚的法律现实主义流派。

  [6] See 4 John B. Buenker, The History Of Wisconsin: The Progressive Era, 1893-1914, at 543-48(1998)。

  [7] 正如Gregory Alexander写道的:1890年至1913年是美国的经济、政治高速发展的时期,社会冲突不断加剧,……财富和权力的快速集中加深了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造成了一些社会经济群体之间的相互怨恨。……改革论者是改革者,而不是革命者。……改革论者并不试图与自由放任和反父权主义的意识形态达成妥协或寻求共存。他们的意识形态直截了当地主张父权主义和国家干预,尤其是在社会问题上。Gregory Alexander, supra note 5, at 135-37.

  [8] Carrington  King, supra note 5, at 326.

  [9] See John R. Commons, Myself : The Autobiography Of John R. Commons 107-111(1963)。

  [10] Carrington  King, supra note 5, at 324.

  [11] Id. At 329.

  [12] See Eugen Ehrich,Fundamental Princples Of Sociology Of Law(1936)。 William Herbert Page教授在1914年美国法学院协会年会上称赞了埃利希的研究,见William Herbert Page,Professor Ehrich‘s Czernowitz Seminar of Living Law, In Readings In Jurisprudence 825(Jerome Hall ed., 1938)。Schlegel报告,“在1914年春,[当时正在威斯康星大学的Underhill Moore教授,在威斯康星大学]协助组织了一次’法律与哲学学术座谈会‘,参加者包括John Commons,Richard T. Ely和著名伦理学教授F. C. Sharp.” John Henry Schlegel, American Legal Realism and Empirical Social Science : The Singular Case of Underhill Moore,29 BUFF. L. REV. 195, 229(1980)。“Commones Spoke on the ’Legal and Economic Theory of Value and Valuation,‘ Ely, on ”The Social Theory of Private Property,’ and Sharp, on ‘Principles of Judicial Legislation.’“ Id. At 229 n. 200. Schlegel还报告了Underhill Moore教授于1914年调往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在芝加哥的工资是5500美元,而如果他留在威斯康星大学,薪水则仅为4000美元(Id. At 229 n. 205.)。能够得知世界上留存下来的一些事情是令人愉快的。

  [13] Page, supra note 12, at 825( quoting Ehrich‘s description of Living of Law)。

  [14] See William Herbert Page, The Law Of Contracts(2d ed. 1920)。

  [15] See 4 Buenker, supra note 6, at 657(“在1914年,经过胜利的十四年之后,主张改革的共和党人终于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16] See 5 Paul W. Glad, The History Of Wisconsin: War, A New Era, And Depression, 1914—1940, at 41-42(1990)。

  [17] Id. at 1-2(“作为威斯康星州最著名的政治领袖,参议员Robert LaFollette冒着不利其声誉和影响的危险,首先站出来支持未获成功的阻止美国参战的努力,接着又成功地努力避免了批准和平会议上达成的和解协议草案。

  [18] See Cora Lee Nollendorfs, The First World War and the Survival of German Studies: With a Tribute to Alexander R. Hohlfeld, in Teaching German In America: Prolegomena To A History 176, 181-83(David P. Benseler et al. eds., 1988), Cora Lee Nollendorfs指出:“威斯康星大学为了证明她不是被很多人宣称的”德国化“的,承受了可想而知的压力”。Id. at 181.此外,美国学术界和较高级的研究机构整体一直被认为属于一个亲德国的圈子。Id. At 183.在这个领域,特别是在自然科学界,很多教学科研人员以前都曾获得德国大学的学位。而在这些大学学习的学生在这种攻击面前也难于幸免。(所举例证略有所省略——译者注。)

编辑推荐文章
有法律难题、无须注册快速提问

您的问题标题:

您所在的地区:

问题补充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