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公司法》作了重大修订。新《公司法》不但突破了传统的公司法理论,而且推出了一系列制度创新。尤其是在鼓励投资兴业方面,通过大幅下调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允许股东和发起人分期缴纳出资,放宽出资形式,废除转投资数额限制,允许设立一人

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公司法》作了重大修订。新《公司法》不但突破了传统的公司法理论,而且推出了一系列制度创新。尤其是在鼓励投资兴业方面,通过大幅下调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允许股东和发起人分期缴纳出资,放宽出资形式,废除转投资数额限制,允许设立一人公司等措施,切实起到了给公司“松绑”的作用,为公司的蓬勃建立和自由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制度空间。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即如何保证公司的规范运行和健康发展,充分保护债权人利益。如果说原《公司法》对公司的种种束缚是事先预防措施的话,那么,在这种事先预防功能已显著弱化的情况下,就亟需强有力的事后救济手段来补缺。为此,新公司法规定了更加透明有效的公司信息披露制度,对于公司合并、分立、减资等行为规定了安全保障措施,赋予中小股东查帐权、退股权和解散公司诉权,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建立了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当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时,要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可以说,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是公司制度种种创新的一个配套措施,是保护债权人利益的最直接最有力的一种手段。然而在公司法修订至今已有两年多的时间里,该制度并未得到较好的运用,不是因为司法实践中缺乏适格案例,根本原因在于法律规定得较为原则,司法工作者不敢大胆适用。为此,笔者对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由来,理论依据、适用要件、适用情形、适用后果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对适用该制度的条件进行了分析和细化,以期对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一、公司人格否认的构成要件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我国的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滥用行为的主体限定为公司股东,行为要件为“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结果要件为“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适用后果为股东与公司共同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基本涵盖了该制度的构成要素,但是还需有充分的解释和进一步完善。下面笔者从理论上作一剖析。
  (一)主体要件
  1、责任主体——公司法人人格滥用者
  (1)股东。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公司人格滥用者一般为公司股东,而且为对该公司具有实质制控能力的股东,即控制股东。但是笔者认为,责任主体不应仅限于控制股东,而应是作出滥用公司人格决议的股东会议的所有股东,虽然参加了议事但明确提出反对意见的除外。理由如下:①“滥用公司人格行为损害的是债权人的利益,相对于债权人利益,公司全体股东在利益上具有高度的一致性,或者说无论是公司的控制股东还是非控制股东都完全可能从自身利益角度一致同意滥用公司人格来逃避公司债务。公司实践中也常出现滥用公司人格的决策是得到公司股东全体通过的情形。因此,在公司人格否认问题上,区分控制股东与非控制股东并无多大实际意义。”1②何为控制股东不容易界定,难以准确认定责任人。在作出决议的众多股东中选出控制股东承担责任,还容易导致股东间相互推诿,使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不能很好地落实。③既然滥用公司人格的决策是股东集体作出的,那么,同意该决策的所有股东都是有责任的。尽管非控制股东发挥的作用不大,甚至很被动,让他们与控制股东承担同样的责任有失公允。但是,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为保护债权人利益而设的,在该制度框架内,相对于股东利益而言,更应侧重保护债权人的利益。④在股东会议事过程中,非控制股东对于控制股东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的。让同意滥用公司人格决议的非控制股东也承担责任,给他们一种压力,敦促他们慎重行使股东权利,对于控制股东形成制衡和监督,这样,能够对滥用公司人格行为的发生起到一定的预防作用。
  综上所述,应由作出滥用公司人格决议的所有股东对债权人承担责任,除非有证据证明该股东受到了胁迫或者欺诈。当然,个别控制股东未经股东会议擅自作出滥用公司人格决定,侵害债权人利益的,应由其承担责任。
  (2)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使得公司权力分散化。董事、经理的权力不断扩大,甚至超越了股东。多数观点认为,董事、经理滥用职权的,应当根据公司法有关董事、经理的义务规定追究其责任,不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我国公司法也未将其纳入责任主体范围。但是笔者认为,公司人格否认制度就是要在公司被不正当控制、其独立人格遭到破坏的情况下,让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者承担相应责任,以充分保护债权人的权利。公司的实际控制者有可能是股东,也有可能是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谁滥用权利、利用公司独立人格谋取不正当利益就应当追究谁的责任,发生了滥用公司独立人格侵害债权人利益的现象,就具备了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的条件,不应以责任人的具体情况——是股东、董事还是经理——而区别适用,即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适用主要看行为要件,而不是主体要件,否则,同样是公司人格遭到滥用,债权人受到的损害都一样,却因公司背后操纵人的不同而使债权人的救济渠道和救济程度不同,是有失公允的。另外,虽然公司法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滥用职权行为规定了相应的责任,但这些责任形式是基于违背委任义务应对公司承担的责任,对债权人保护并无直接的益处,况且有时公司就在董事、经理的控制之下,公司怠于追究他们的责任。因此在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其职业操守和对公司的义务时,一般情况下按照公司法的具体规定处理,但是在其滥用职权的程度严重到使公司丧失独立人格和严重侵害债权人利益时,应当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追究他们的责任。
  2、保护对象即人格否认的主张者
  (1)关于公司债权人。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主要为保护公司债权人权利而设,而且在公司人格遭到滥用的情况下,直接受到损害的也多为债权人,故有权主张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首先为公司债权人。笔者认为,这里的“债权人”应从广义上理解,既包括合同之债的债权人,也包括侵权之债、不当得利之债和无因管理之债的债权人。
  (2)关于公司或者公司股东。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主张者一般为公司债权人,这一观点已成为共识。但是,控制股东滥用公司人格时,往往会在损害债权人权益的同时损害中小股东和公司的权益。公司或股东能否主张公司人格否认,尚存争议。笔者认为,公司和股东不能主张公司人格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为保护债权人利益而设的,而不是为了保护公司或者股东的利益。公司独立人格是挡在公司债权人与公司独立人格控制者之间的一道面纱,在必要时为了债权人的利益将其揭开,而公司和股东之间、股东和股东之间并没有这么一道面纱,公司或中小股东在因控制股东滥用公司独立人格的行为而受到损害时,可以直接向该控制股东提起损害赔偿之诉。诚实守信的股东不会主动主张否认公司人格,而往往是某些股东为了自己的目的,企图转嫁风险、逃避责任而主张,法律不能纵容这种行为。

上一页 1 2 3 4

该内容对我帮助 赞一个

转发给有需要的朋友

推荐阅读

相关问答

我是公众
关注【遇事找法】
法律咨询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免费营销诊断
加盟热线400-678-6088 (周一至周日 8:30-21:00)

找法网,中国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最早的法律咨询网站,能够为广大用户提供在线免费法律咨询服务。
CopyRight@2003-2018 findlaw.cn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广州网律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0231287号-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993-290 举报邮箱:ls@l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