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法律咨询 > 法律知识 > 知识产权 > 著作权法 > 著作权案例 > 正文

蛇年邮票与剪纸作者著作权纠纷引发民间文学艺术再利用话题

时间:2015-03-04 13:51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
  日前,著名歌唱家郭颂和其创作的被传唱了40余载的《乌苏里船歌》成了侵犯赫哲族群众著作权案的被告。广东乐百氏集团则因将流传数十年的儿歌《小燕子》歌词改成钙奶的宣传广告词,被已故词作者王路的子女以侵...

  日前,著名歌唱家郭颂和其创作的被传唱了40余载的《乌苏里船歌》成了侵犯赫哲族群众著作权案的被告。广东乐百氏集团则因将流传数十年的儿歌《小燕子》歌词改成钙奶的宣传广告词,被已故词作者王路的子女以侵犯其母著作权为由提起诉讼并索赔300万元。而广东某企业为了避免卷入知识产权纠纷,日前特意为他们拟用的一段广告赴京,不惜重金寻找童谣《金娃娃》的作者……日前陕西民间剪纸艺人白秀娥诉国家邮票印制局侵犯其著作权一案,更将这种基于民谣、民歌的知识产权纠纷扩延到另一民间艺术形式——剪纸上。

  那么,作为一个有着特定内涵和历史传承等复杂特点的民间文学艺术创作究竟应该受到怎样的保护?民间文学艺术创作的利用应遵循什么原则?在今天,是不是一经拿来便使使用者步入“雷区”?为此,当4月8日白秀娥诉国家邮票印制局侵权一案二审开庭之即,本刊再次投以了关注。

  4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法庭,陕西民间艺人白秀娥诉国家邮政局、邮票印制局侵犯著作权一案二审开庭。

  白秀娥面前的桌上摆满了邮票、剪纸、首日封、香币……她一再重复一审法院不曾支持的几项诉讼请求,坚持要国家邮政局和邮票印制局赔偿自己经济损失100万元,白秀娥激动的陈述令审判长几度不得不抬手示意,进行制止。此次庭审围绕四个焦点展开。

  ■焦点一:

  编辑约稿的过程

  白秀娥认为:是自己让编辑给骗了

  被上诉方:上诉人说的全部不是事实

  在庭审陈述事实时,白秀娥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安塞剪纸展”上,邮票印制局的编辑问她会不会剪蛇,说蛇年邮票要用剪纸,自己出来得匆忙,没有带稿约,口头约稿行不行?她告诉对方,自己回去可以剪一些。编辑还告诉她,剪纸作品一经专家评选入选,双方就会签订合同,给她作品使用费。没选上,邮票印制局也会按剪样的多少支付劳务费。她送去60幅剪纸作品,对方选中4幅。后自己一再向该编辑追问,自己的剪纸是否被专家选中,直到辛巳年蛇生肖邮票发行前夕,编辑仍告诉她未被选上。

  白秀娥说,在领取费用时,如果4幅剪纸算选上的,应和她签订合同;如果算劳务费,她送了60幅剪纸,为什么只给4张的?直到在蛇年邮票上看到自己的剪纸,她才意识到被人给骗了。

  被上诉人邮票印制局答辩说,上诉人说的话全部都不是事实,邮票印制局图稿创作部是专门负责设计邮票的部门,对设计邮票的工作有一套固定的程序,我们的编辑要求白秀娥提供剪纸时明确告诉了她,剪纸只是邮票设计的资料,在剪纸被选中设计邮票后,也及时通知白秀娥领取了费用。而且邮票设计的过程,是邮政部门的公事行为,图稿通过专家评审,编辑没有任何动机隐瞒这一消息。况且在邮票印制局历史上,支付素材的费用都叫“资料费”,从来没有用过“使用费”,更没用过“劳务费”这个词。

  被上诉人国家邮政局答辩指出:虽然双方没有签订书面使用合同,遗憾也没有留下任何录音、录像资料进行证明,但上诉人主动将剪纸送到编辑处,其后还留下“收到1000元资料费”的字据,足以证明,她对编辑选用剪纸的意图是非常明白的。

  ■焦点二:

  谁是邮票真正的设计师

  白秀娥说:邮票对剪纸的改动不大

  被上诉方:设计邮票和制作剪纸完全是两种行当

  白秀娥谈到这个问题,情绪激动,她说,邮票中的蛇,除了蛇信和身上的梅花稍微做了改动,哪些体现了邮票设计者的创作?

  邮票印制局代理律师予以反驳说:白秀娥的剪纸和邮票图稿设计完全是两种作品,外行看不出多大差别,但内行能看出这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绝不仅仅是在剪纸外边加个框,署上“中国邮政”4个字那么简单。

  被上诉方庭前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辛巳年蛇生肖邮票设计者出具的证词,其中指出,他至少在蛇头、蛇信、蛇身的花纹、蛇身的色彩等方面进行了符合雕刻版印制工艺的适度修改。

  法庭也对邮电部门设计邮票的程序进行了详细问询。

  审判长(以下简称“审”):邮电部对邮票设计师有什么规定?

  被上诉方(以下简称“被”):1994年11月7日,邮电部颁布的《关于邮资凭证发行问题的若干规定》中规定了邮票设计的原则,委托设计要实行:1、专业人员;2、社会美术家;3、社会征稿三种方式,但版权永远归属邮电部。

  审:该邮票设计什么时候完成?

  被:2000年4至6月份,设计图稿最终通过是在6月。

  审:专家评审会是什么时候开的?

  被:2000年4月13日,这里有当时的会议纪要,说明这一天图稿初步通过。经过6月的国家邮政局局长办公会议批准,就可以正式印刷并发行。

  审:蛇年生肖邮票有几个设计师?

  被:十几个,他们提供了21套设计方案,42幅设计图稿。

  审:和他们签订合同吗?

  被:签。要确定版权归属。邮票设计中有两个工程:一是为设计邮票收集素材;还有就是请专门委托的设计者直接提供图稿,签订详细合同,确定我们要求设计的风格、色彩、内容、大小等等。

  ■焦点三:

  提供剪纸应当如何计酬

  白秀娥:生肖邮票是有收藏价值的变相商品

  被上诉方:邮票不同于普通出版物

  面对审判长“一百万元索赔的依据是什么”这个问题,白秀娥说,赔偿额的确定,是根据国家版权局《关于如何确定摄影等美术作品侵权赔偿额的请示》答复函(1994年12月2日)权办字[1994]64号,“提出侵权赔偿数额”其中第二条作出计算的,该条文中明确有“以侵权行为著作权人造成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全部非法所得作为依据。这里的实际损失应包括著作权人因调查、制止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费用。”

  据此,白秀娥计算了蛇生肖邮票、发行量8000万枚,每枚面值0.8元;蛇年邮票《小版张》,发行量166万版,涉及侵权的为996万枚;台历、铜章、首日封等等其它同类侵权产品,无法确定赔偿额,需请法庭调取,共计赔偿损失100万元及其它相关费用。

  白秀娥强调,蛇年邮票基本上不在流通领域,而是被高价收藏,是变相商品。

  被上诉方国家邮政局代理律师在庭上驳斥说,邮票的面值与出版物的码洋(定价)性质完全不同。出版物的定价是由市场决定的,而邮票的面值是由国家物价局核定报国务院批准的。它的面值、发行数量与邮票票面内容、质量无关,是广大邮政系统职工邮政劳务价值的体现,邮寄一封信包含了投寄、分检、运输等种种邮政职工的劳动,从北京寄往广州和山西的全国性信件,邮资都是0.8元,但运输成本却非常悬殊。

  另外,生肖票的收藏价值与使用价值之间重要的区别在于:谁是持有者,谁享受邮票的收藏价值,与国家邮政局无关。况且香币、首日封等等均是集邮公司行为,与国家邮政局没有什么关系。

  被上诉人邮票印制局代理人说,白秀娥的观念有问题,首先国家发行的是邮票,不是你的作品;其次发行多少不因为图案的价值,而是国家相关部门的计划。这种概念上的不同请上诉人搞清楚。

  ■焦点四:

  剪纸是否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被上诉方坚持认定:是民间美术作品,我们有新证据

  被上诉方向法庭提交的两份新证据,其一是延安市桥儿沟公社刘万家沟村79岁的张凤英老人在1979年时所剪的一幅蛇剪纸,名为《蛇盘兔》,是一幅反映生殖繁衍,家庭幸福的剪纸图样,表现的是陕北地区普遍认可的图腾文化:“蛇盘兔,必定富”。另一证据是辽宁剪纸艺人蔡雅新的剪纸,于1991年赠送陕北友人。

  由此被上诉方对一审判决中认定白秀娥对其剪纸有著作权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们说,在这两幅剪纸中,白秀娥剪纸中蛇的盘法作为民间的一种艺术形式,早就存在了。白秀娥的剪纸作品风格明显是延川县的风格,与延安、安塞这些地方的剪纸具有极强的传承性。如果判决我们侵犯她的著作权,她对这些作品是否也存在侵权?如果一幅剪纸使她获利一百万元,对于她曾经汲取过营养的其他民间艺人的利益,是否造成伤害?

  白秀娥对于这两份新证据的看法是,真实性不可靠,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方的邮票是在我的剪纸基础上修改的,不能认定我的作品来自对她们作品的修改,依据最高院有关规定,法庭应当不予审理。

  在庭审即将结束时,国家邮政局和邮票印制局的4位代理人均面有忧色,邮票印制局代理人之一在法庭上说,如果这幅剪纸作品的著作权人判定是白秀娥,是否有利这类剪纸作品的继续流传,而不构成对白秀娥的侵权?我们特别希望法庭对本案的审理能成为一个典范,对指导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如何利用、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树立一定的法律规范。

  ■不能不面对的思考

  作为邮票印制局的首席法律顾问,高华苓律师告诉记者:通过邮资票品宣传和弘扬中华民族文化是国家赋予邮票设计单位的责任。在邮票是否使用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这个问题上,邮票设计部门没有选择的权利和可能,特别是在表现我国民族传统节日、传统生肖纪年的邮资票品上,当然应当使用最能体现我们民族风格、优秀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质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作为图案,比如1998年虎生肖邮票采用的山西成县的民间布老虎作为图案,从而使其风行一时,成为家喻户晓的形象。

  她还谈到,如果判决白秀娥的剪纸作品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一般美术作品,而非民间文学艺术作品,那么邮票设计部门将被迫不得不放弃在邮资票品中使用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否则,必然随时会面临被指控和判决侵权的局面。因为,有关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保护办法尚未出台,邮票设计部门无从判断谁是真正的权利人。

  ■民间文学艺术作品

  创作的复杂性

  在陕西省延川县,记者见到了在县文化馆供职的民间艺术家冯山云,他告诉记者说,中国的民间剪纸历史悠久,具有很强的传承性。自古以来在前后辈、左右村之间广泛流传。当地俗语说,能生孩子的就会剪纸,剪刀上的功夫成为衡量一个女人是否贤惠的标准。妇女们也通过剪纸来宣泄情绪,剪纸几乎成为她们生活的一个主要内容,成为邻里、亲友间交流的主要话题,相互之间的吸纳、摹仿性很强,剪纸艺术也由此得到了不断发展。

  陕西省延安大学副教授、著名的民间剪纸艺术大师贾四贵告诉记者,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情况比较复杂,基本上处于一种互相临摹的状态,具有艺术水准的创新比较少,一些表现生活、传统的剪纸语言在剪纸的发展历史中逐渐固定下来,成为大家公认的图腾符号:比如“蛇盘兔”,就是民间流传甚广的“蛇盘兔、必定富”的表现,但是这些民间作品过去不落作者姓名,一般找不到作者。而且女人们在一起剪纸,一般是你的“样”,我剪,我的 “样”,你剪,互相摹仿,再凭个人喜好进行随意发挥,传来传去,逐渐交融于民间,剪纸艺术也由此得到了繁荣。

  ■民间文学艺术是否将成邮票设计的“雷区”

  高华苓律师对记者说,邮票印制局作为国家邮资票品的印制主体,在设计创作中使用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并不是以之牟利的行为,邮资票品也不同于一般商品,不是由于商品本身的审美价值、使用价值而获得利润,换句话说,即使邮票上没有任何图案,只印上“中国邮政”,依然可以照常流通使用。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今天,国际交往日益增多,我们的民间文学艺术作品面临的是巨大的国际市场。如何发扬光大?邮票设计必然站在了展示国家形象的第一线,无疑肩负了更多宣传中国灿烂文化、悠久历史的光荣任务。

  如何界定来自民间的文学艺术作品的权利人、进行著作权保护,我们可依据的法律法规尚停留在10年前的“对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制定”上,但该法至今尚未出台。

  高华苓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的邮票设计工作由于立法的滞后目前备受困扰。如何界定一个作品是否属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找不到相应的法律依据,这必将限制邮票设计中弘扬民间文化的脚步。

  另外,她也有一个很大的困惑:邮票设计弘扬民族共同遗产的受益者是被推广的这门民间艺术,还是个别人?她给记者举了两个例子,设计虎年生肖邮票时,邮票印制局图稿创作部的编辑看中了山西民间的一种布老虎玩具,就通过当地的同行,请山西成县一位老大娘给缝制了一只,资料费给了400元,没想到邮票发行后,这种布老虎玩具一下火了起来,成县家家都在制作布老虎玩具,仅这年该县就创利润500万元,还带动了相邻的昔阳县、绛县布老虎制作业的发展。但是设计蛇年邮票却被缠进了官司之中,与提供资料者签订书面合同的文件是2001年4月正式批复实施的,但还是遇到了料想不到的情况,在设计马年邮票时,编辑看中的是从一所美术院校库房里翻出的一只小泥塑马,已经根本无法寻找作者了。

  对于引发本案纠纷的白秀娥的剪纸作品,高律师对记者说,白秀娥剪纸中蛇的盘法不可能是她自己凭空想象的,它与陕西民间流传很广的“蛇盘兔”剪纸基本一致,只是拿掉了中间的兔子。如果法院判定对这幅剪纸白秀娥有著作权,我们希望能够看到一个公正客观的评判标准,以及它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邮票印制局也向记者表示,对什么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保护的范围、方法等等,急需以立法的方式给予明确,而不能以《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规定代替。

  ■专家观点

  记者:至目前为止,法院如何判定引发著作权纠纷的作品是否属于民间文学艺术作品?

  刘心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目前,我国法律对什么是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没有具体规定。不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1976年制定的《发展中国家突尼斯著作权法》,对该类作品定义为:在本国境内由被认定为该国国民的作品或者民族集体创作,经世代流传而构成传统文化遗产基本成分之一的一切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

  记:它对我国的著作权纠纷有什么意义?

  刘:它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这一概念的理解,有极大的合理性。根据这个国际性理解,对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与《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至少可以从三个方面区别:作品本身有无“经世代流传而构成传统文化遗产”的性质;作者是否特定;表现方式在法律意义上是否固定。

  记:利用和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应遵循什么原则?

  刘:《著作权法》规定的作品,其表现方式在法律意义上固定化,即非经作者修改或同意,其他人不得改变,民间文学艺术作品因为没有特定的作者而不可能具备这个条件,因此,只要是本着“发扬光大”、“继往开来”的精神,社会生活和法律并不限制对作品的改编。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改编者,只对改编作品有著作权,对原作品不能取得作品权利、社会和国家通过对优秀改编作品作者的保护和鼓励,维护并且发展民间文学艺术。

  ■背景

  2001年5月,陕西民间剪纸艺人白秀娥以蛇年邮票侵犯其剪纸著作权为由,把国家邮政局、邮票印制局告上了法庭。10月1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白秀娥在诉状中称,蛇年生肖邮票面市后,她才得知自己的一幅作品确实被采用,只是进行了稍许修改,而邮票的设计者却变成了邮票印制局的专业设计师,她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包括图案的设计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等权利,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停止侵权,在全国性报纸上公开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邮票印制局答辩中称:编辑向原告约稿时,已讲明剪纸是被当做素材采用,会进行一定的修改,且在剪纸被选作邮票设计资料时,及时通知了原告,原告也接受了被告支付的资料费。

  两被告在答辩中均认为,剪纸属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故原告的诉讼无法律依据,且被告在邮局向全国发行的《新邮预报》和其他媒体上为原告公开署名:第一剪纸作者:白秀娥,故被告没有侵犯原告著作权。

  2001年11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邮票印制局向白秀娥支付作品使用费4685元;驳回白秀娥的其他诉讼请求;原告负担案件受理费13000元,被告邮票印制局负担2010元。

  2001年12月3日,白秀娥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

如果尚未能解答您的疑问,还可以直接拨打免费法律咨询热线:400-676-8333,专业律师免费为您解答法律问题。

杰出律师推荐

    免责声明:找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法律相关知识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核实后会给予处理。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