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违反国境卫生检疫规定,足以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行为,就是对我国国境卫生检疫管理活动的破坏。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国境卫生检疫的正常管理活动。那么,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案例分析是怎样的呢?找法网小编为您整理了相关内容,以供大家参考。

  在实践中,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案例分析是怎样的呢?下面跟着找法网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阅读完以下内容,一定会对您有所帮助。

  [案情介绍]

  被告人黄某,男,36岁,个体工商户。被告人黄某在某国经营餐馆业务,2001年,该国爆发霍乱病,黄某便匆忙回国。在过关时由于要接受卫生检疫检查,黄某变得异常紧张,担心要是被查出感染霍乱会被拉去强制治疗,万一被人知道了以后餐馆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便想找个机会混过去。此时,检疫人员已发现黄某心神不定,便告诉他不必紧张,这只是例行的检查,为的是防止传染病传入我国。谁知黄某听到这些竟破口大骂,说检疫人员污蔑他有病,并试图从检疫室中冲出去,当被检疫人员阻拦时,黄某便开始对检疫人员进行殴打,还砸坏了部分检疫设备。后黄某被边防人员制止。经检查,黄某确已染上霍乱,所幸的是,与他接触的国境卫生检疫人员及边防人员未被感。

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案例分析

  [法律问题]

  对于本案的处理,有几种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黄某的行为已经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应定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第二种意见认为,黄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但是,由于其“冲关”未果,因此只能认定为“未遂”;第三种意见认为,黄某逃避国境检疫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但其殴打国境卫生检疫人员的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上述哪种意见是正确的?

  [法理分析]

  第一种意见实际上是认为黄某的行为属于刑法第330条第4项规定的“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情形,并且其行为已经造成甲类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因而,对其行为应以“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认定。这种意见是不正确的,原因是:对出入境人员进行检疫这一防止传染病传播的措施,是规定在我国《国境卫生检疫法》中而不是规定在《传染病防治法》中,所以,黄某企图逃避国境检疫的行为具体违反的是《国境卫生检疫法》而不是《传染病防治法》,因而黄某的行为也就不属于刑法第330条第4项规定的情形,其行为也就不构成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第二种意见也是不正确的,原因是所谓犯罪停止形态是针对直接故意犯罪而言的,即这种意见所认为的“犯罪未遂”只能存在于直接故意犯罪中,而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属于过失犯罪,其主观方面只能由过失构成,所以,该罪中不可能存在未遂形态。本案中,黄某起初企图从边境检疫站“混过去”,之后又企图从检疫室中“冲出去”,但这些行为均被阻止。黄某虽有逃避检疫的故意,并实施了一定“逃避”的行为,但最终这些行为都由于黄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没能实现,乍看起来,这符合“犯罪未遂”的特征,但实际上,这里的“故意”只是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过失”心理状态的一个方面,这里的“过失”是针对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或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的结果而言的,但这并不排除行为人对逃避检疫持有故意的心理状态。按此分析,黄某的“故意”只是针对引出本罪的先行行为而言,而这种故意未及于危害结果,即,先行行为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或者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这种结果,而这种结果正是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的关键,所以说,上述将黄某的行为认定为犯罪未遂的观点是错误的。其实,上疫未果外,更重要的是因为黄某的行为未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甚至没有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由于检疫人员和边防人员的共同努力,黄某最终未进入国境,所以也就阻断了他造成霍乱这种检疫传染病传播严重危险的可能性,至于他接触了检疫人员和边防人员,使这些人有了感染的可能性,由于这些人员不构成“不特定多数人”,所以,这种“接触”也不能被认定为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而且最终上述人员中也无人因“接触”而感染霍乱,所以,本案中黄某的行为没有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危险,更没有造成检疫传染病传播。根据规定,没有上述结果就不构成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因此,将黄某的行为强行按照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处理实际上是违反了罪行法定的原则。

  第三种意见是正确的,国境卫生检疫人员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对每位进出境人员进行检疫的行为是执行公务的行为,黄某为了逃避检疫,当众殴打检疫人员并砸毁其检验设备,其行为按照刑法第277条的规定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只是黄某的行为未造成严重影响,也没有对被殴打人员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因此,对其应从轻处罚。

  上述文章找法网小编为您介绍了“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案例分析”的相关内容,通过上述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案例分析,相信您对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希望上述内容对您有所帮助。若您有需要,建议咨询找法网专业律师。

该内容对我帮助 赞一个

转发给有需要的朋友

推荐阅读

相关问答

  • Q我想要些妨害清算案例,有人有吗

    Axxx年xx月xx日   被告人:杨某。因本案于xxx年x月xx日被刑事拘留,同年x月xx日被逮捕。   被告人:陈某。因本案于xxxx年xx月xx日被取保候审,同年11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xx月x日被逮捕。   被告人杨某从xxx年起担任集体企业(法人)某一公司的总经理至该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止,被告人陈某则在上述期间担任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该公司于2000年7月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法院于同年9月1日裁定某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并向某一公司发出破产人须知。同时,某一公司经依法指定成立了破产清算组。同年12月6日,法院裁定认可某一公司破产清算组提出的财产分配方案,并裁定终结破产程序。   被告人杨某曾在担任某二电机厂(某一公司前身)厂长期间,于xxx年xx月22日;动用该厂小金库资金46400元委托本市某三纸箱厂以该厂的名义购买了500股xxxx法人股票xxx年7月4日,上述股票经本市xxx区公证处公证,股权由某三纸箱厂转入某一公司。由于购买该xx股股票并未列入某一公司账目,故于xx年x月x日在被告人杨某的授意下,由被告人陈某虚构上述股票购买资金由陈个人垫付的事实,并以此为由向某一公司财务部门“索回”了xxxx元现金后,又以陈的名义存入上海银行自忠支行,存折则由某一公司办公室内勤林某保管。某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被告人杨某欲将该款转移至某四客车厂,被告人陈某明知杨的目的,仍于同年9月29日向财务人员提供存折密码,致使该款存入某四客车厂的财务账。   xx年4月,被告人杨某为解决某一公司干部职工奖金来源困难而求助于某五公司与某一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上海某xxx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市政设备公司),市政设备公司考虑到杨某的身份而同意。xxxx月至xx月,被告人杨某采用各种名义从市政设备公司套取现金共计175700元,此款由被告人陈某保管。某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被告人杨某、陈某故意不将该笔资金剩余的116052元申报。同年10月,被告人陈某明知该款会被杨挪作他用或转移至某四客车厂,仍根据被告人杨某的意思,将该116052元移交给了林某。此外,xxx年x月,某一公司销售分公司将其小金库现金26807.14元移交给了林某。该款至xxx年xx月尚余12804.14元。某一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至2001年3月间,被告人杨某将此款连同上述116052元与某四客车厂厂长xxxx一同以工作补贴等名义发放给相关人员共计118149元,并让受领人将款项发放的时间填写至某一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之前。余款被转移至某四客车厂。   xxxx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杨某于xxx年至1997年间,利用其担任上海某xxxx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xxxx)副董事长、副经理兼原上海某一电器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某一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伙同任某一公司办公室主任并负责保管该某一公司小金库的被告人陈某,采用虚假列支的方法共同侵吞该小金库公款人民币xxxx万元,用于杨个人股票交易。xxxx年底,陈擅自销毁上述小金库的账册。xx年xx月至同年12月间,被告人杨某在担任某一公司破产清算组下设工作组长,负责该公司破产清算、资产申报清理工作期间,隐匿、转移某一公司计人民币29万余元的资产。其中被告人陈某帮助隐匿上述资产中的16万余元。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杨某、陈某的行为分别构成贪污罪和妨害清算罪,依法均应予惩处。鉴于陈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可依法从宽处罚。  

    赵雪律师 回复时间:2018-07-20 07:39 3个回复

我是公众
关注【遇事找法】
法律咨询400-676-8333(周一至周五 8:30-18:00)
我是律师
免费营销诊断
加盟热线400-678-6088 (周一至周日 8:30-21:00)

找法网,中国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最早的法律咨询网站,能够为广大用户提供在线免费法律咨询服务。
CopyRight@2003-2018 findlaw.cn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广州网律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0231287号-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993-290 举报邮箱:ls@l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