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1)徐刑二终字第23号 原公诉机关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任德勇(永)。 原审被告人袁有基(吉)。 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审理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任德勇、袁有基犯贪污罪一案,于2010年12月8日作出(2010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11)徐刑二终字第23号

  原公诉机关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任某勇(永)。

  原审被告人袁有基(吉)。

  江苏省丰县人民法院审理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犯贪污罪一案,于2010年12月8日作出(2010)丰刑初字第027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任某永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认定:

  (一)被告人袁某基在任江苏省电力公司丰县供电公司赵庄供电所所长期间,于2000年12月份伙同该供电所会计任某勇,采取虚列支出的手段,从农村电网改造材料款中贪污公款35000元,予以私分。其中,被告人袁某基得款20000元,被告人任某勇得款15000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均无异议,且某证人徐某喜证言,丰县人民检察院关于本案的发破案报告、江苏省电力公司丰县供电公司出具的任某勇、袁某基任职情况证明及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的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二)被告人任某勇在任江苏省电力公司丰县供电公司赵庄供电所会计期间,于2001年间,将其负责保管的农村电网改造资金70000元据为己有。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任某勇供述,供认1999年下半年的时候,赵庄供电站因为资金不足,袁某基申请丰县供电局拨一部分钱,后来局里同意用山东滕州祥云电力器材厂的增值税发票入账的形式解决。总共开了三次发票,前两次开错作废了。第三次是其和袁某基、李某福一起去滕州找的徐某喜。发票总金额是29万多元,在局里报账了,除增值税后还剩下14万元。袁某基送给主局长1万元,给了马楼供电站站长李某福6万元,剩下7万元由其负责保管,其他人没人知道,只有其和袁某基知道,这7万元本来就是虚开的,没有入账,2001年袁某基调走后,7万元被其个人用了。

  2、被告人袁某基供述,供认1999年赵庄镇供电所通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方法给县局争取资金,开增值税发票时,一共开了三次,有两次开错了,李某福跟着去过一次。当时开了29万多,差一点不到30万元,税率是17%,三次付了差不多15万元的税,最后得到14万元。其拿1万元送给了主局长,给马楼供电站的李某福6万元,剩下的7万元钱就交给任某勇了,他怎么处理的其不清楚。4张增值税发票没有购料,都是虚开的。

  3、证人李某福证言,证实其任马楼电力管理站站长期间,大约1999年其和袁某基在局里争取了一些资金,袁某基给了其6万元钱。其曾和袁某基一起到滕县一个姓徐的卖电料的那儿开发票。从滕县回来以后,袁某基告诉其增值税发票开错了,还得重新开,增值税也得多交,扣掉这些,已经没有钱了,只能给其6万元。其听主局长说局里争取了将近30万元左右。

  4、证人徐某喜证言,证实2000年的时候,具体时间记不清了,袁某基给其联系想让其帮忙开点增值税发票。其记得袁某基自己来过一次,任某勇有没有跟着来记不清了。马楼供电站的李站长跟着袁某基来过一次。其印象中可能是开了三次增值税发票,前两次的都开错了,最后一次是他们到滕州来拿的增值税发票,增值税发票是以购买电料的名义给丰县供电局开具的。后来丰县供电局打了一张汇票,汇到滕州农行东郭办事处的,将近30万元。扣掉三次应该缴纳的17%的增值税,大约15万多元,剩余的14万元给了他们。赵庄供电所没有实际购买其厂电料,销货清单上的材料都是虚开的。

  5、1999年11月2日山东增值税专用发票四张。

  6、1999年11月丰县供电公司出具的付款凭证及支款审批单。

  7、1999年11月25日中国农业银行汇票申请书

  原审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任某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105000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袁某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35000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应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所得赃款予以追缴,发还被害单位丰县供电公司赵庄供电所。

  根据被告人袁某基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宣告缓刑。根据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的犯罪事实、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三)项、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任某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三万元。

  二、被告人袁某基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三、被告人任某勇、袁某基所得赃款予以追缴,发还被害单位丰县供电公司赵庄供电所。

  上诉人任某勇的上诉理由是:虚开发票套取的7万元虽在其处保管,但均因公支出用于归还购买的电料钱,没有个人占有,不构成贪污。

  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

  1、应认定任某勇有自首情节。

  2、侦查机关在一周内对任某勇讯问达16次,且有部分讯问时间是在深夜12时,其供述属非法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3、根据证据不能得出7万元是从虚开发票中获得,任某勇供称该款是用于请客送礼,袁某基在一审开庭后在打给任某勇之子的电话中认可7万元是还电料款,在侦查机关是虚假供述,袁某基对7万元的支出应知情,且袁某基不参与分配此7万元不符情理。

  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相符。二审期间,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未提出新的反证,原判决所列证据均经一审庭审时举证、质证,经查属实,本院亦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任某勇提出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告人任某勇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及一、二审期间,均对虚开出发票套取公款7万元由其个人保管的事实予以供认。但对该款的去向,其在各诉讼阶段供述不一。在侦查阶段的多次供述均供称该款被其占有并用于家庭生活使用;在一审庭审时供称7万元被其和袁某基一块送礼用了;在二审上诉时又称该款被用于归还购买的电料钱。对其一审庭审时所称用于送礼的情节,袁某基予以否认,同时其又不能提供送礼的具体对象。对二审时称用于归还所欠电料款的事实,亦提不出收款人收到款项的发票及收条等证据,其作为会计支付欠款而不要求对方出具相关票据亦与情理不符。

  其在审判阶段所辩称的款项去向一再发生变化,且无其他证据予以证实,亦无相关证据线索可以追及,故审判阶段的辩解不能成立。上诉人任某勇在侦查阶段对贪污款项去向的多次供述均稳定,被羁押在看守所后仍对贪污款项的去向予以供认,同时历次讯问均有同步录相予以证实,无证据表明存在刑讯逼供的迹象,故应认定其在侦查阶段的讯问笔录真实、合法,应予采信。据上述供述可认定,由其保管的7万元公款均被其个人占为己有。

该内容非常好 赞一个

转发分享给更多朋友阅读

相关文章

相关问答

我是公众
关注【遇事找法】
法律咨询有法律问题?直接发布咨询(不限时间,律师在线,有问必答)
我是律师
免费营销诊断
加盟热线400-8015-358 (周一至周日 8:30-21:00)

找法网,中国大型的法律服务平台,最早的法律咨询网站,能够为广大用户提供在线免费法律咨询服务。
CopyRight@2003-2020 findlaw.cn ALL Rights Reservrd 版权所有 广州网律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222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0231287号-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993-290 举报邮箱:ls@ls.cn